水乡人家

第833章 歹毒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郭家的混纺毛呢是巧儿织的,巧儿气得倒仰。

????乌油镇的研发中心两年前就织出了混纺毛呢,不过一直在反复改进不断完善而已。在没有试验出满意的成果前,清哑不让公开。这陈家分明偷了郭家的东西,居然敢来和郭家争风!

????郭勤忙拉了妹妹一把,叫她别冲动。

????一面他又扬声问:“陈老爷这是说郭家偷了陈家的技术?”

????陈老爷忙笑道:“在下可不敢污蔑郭家。只是前儿郭大爷在寒舍对大家说,凡能踩着织女肩膀扬名的,是好事,郭家就是要借梯子给人。这话听得我等好生钦佩。想来若是弄清了陈家早就研制出混纺布,以织女的胸襟,必定会鼓励和提携后进,绝不会为了争风头打压的。”

????他虽含沙射影,却不敢公然指称织女偷他的技术。

????这是心虚,怕闹大了,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。

????他只搬出郭大全的话,软硬兼施,务要压得郭家不便和陈家争夺,吃个哑巴亏,只要今天把陈家名次挪到郭织女前面,他便成功了。

????众商贾顿时起哄了。

????有人说陈家分明是偷了郭家的技术,郭家借梯子给人,可没叫连梯子都偷走搬走。这是不信陈家有此实力的。

????还有人说必须将陈家排名提前,陈家和郭家都是一样的东西,郭家排在前面,分明是沾了织女盛名的光,难道只要织女在,其他人就不能出头了?这是嫉妒大户的,巴不得陈家胜出。

????诸葛鸿委决不下,看向天字一号亭。

????世事是残酷的,竞争更是残酷的,官场如此,商场亦如此。

????若有当官的位极人臣便觉无人敢犯,那就等着被抄家吧。

????若有经商的富甲一方便觉得基业永固,那就等着败家吧。

????多年前,庞大的谢家被一个村姑郭清哑弄得灰头土脸、一败再败;今日,已是御封织女的郭清哑同样遇见了这样的挑战!

????面对这挑战,清哑神色不变,因为胸有成竹。

????她只奇怪,怎的陈家会织出一模一样的混纺布,这太巧了!

????她不信这是巧合。

????她看向方初,方初对她点点头,示意她不用出声,他沉声对上道:“陈老爷不敢污蔑郭家,郭家却怀疑有人偷了郭家的技术。”

????陈老爷心中一跳,不依道:“方少爷这话怎讲?”

????陈太太也娇声道:“方少爷丢了……也不能随便冤枉人哪!”

????欲言又止,话说一半便转弯,仿佛掩饰什么。

????上面,周巡抚眼神一闪,捻须道:“郭织女,方初,本官知你们长子丧命,你们深受打击、心情沉痛,本官便是为此事来的。在此案未查明、掌握实据之前,说话须谨慎,以免影响织女声誉。”

????方瀚海双目猛然爆出犀利的光芒,直射周巡抚。

????方初更是浑身紧绷,紧盯着那个一派威严地提及“长子丧命”的官员——这话看似不经意,实则刻意!

????今日来的这些人,从上到下,方郭两家几乎都打了招呼,请他们不要在清哑面前提及无适失踪一事,也就剩下周巡抚没说。这么巧的,他就在这当口不经意地提起,而且他说“丧命”,用心歹毒。

????只盯了一瞬,方初便收摄心神,转向清哑。

????“清哑,你听我说……”

????清哑茫然看看他,又看向郭勤,心头被巨大恐惧笼罩。

????“无适呢?”她轻声问,抓不住自己的声音。

????怪不得这段日子方初行为反常,又对她说那样话;又怪不得二哥来清园住了那些天,也对她说那些富有深意的话。

????方初见她神色不对,抱住她急叫:“清哑!”

????郭勤和巧儿也都急了,郭勤将方无莫推过来,示意他“快叫娘!”

????方无莫抓住清哑的手,大声喊道:“娘!娘!”

????方无悔不知怎么了,见众人慌张,也慌张叫起来。

????郭大全和郭大贵听见声音急忙从隔壁跑过来。

????上方官厅内,诸葛鸿懊恼地对周巡抚道:“大人,郭织女并不知儿子失踪死亡。大人这一说……唉!”

????周巡抚惊讶道:“原来她还不知道?本官失察。”

????一副失悔大意的模样。

????诸葛鸿见这样,不禁疑惑,记得自己曾提醒过巡抚大人的,怎的忘了?眼下他也顾不得这个了,但愿郭织女别出事才好。

????他便急切地看向天字一号廊亭。

????夏流星瞄了周巡抚一眼,也迅速转向下方。

????所有人都关注天字一号廊亭,看郭织女得知儿子没了作何反应。谢吟月目光炯炯地等待;陈老爷满心快意,只想趁乱争取胜算;其他视线被阻挡、看不见的只好竖着耳朵听动静。

????方瀚海和严氏也严密关注这边,只见方初紧抱着清哑,急切地在她耳边低声说着什么,又摊开手掌给她看一纸片;方无莫和方无悔各自揪住清哑衣襟,仰脸看着爹娘;郭勤和郭巧站在一旁待命;清哑神情依然安静,仿佛还开口问了一句什么,方初用力点头。

????清哑问方初:“你确定那尸体不是无适的?”

????方初斩截道:“肯定不是!雅儿,这些日子你虽然被蒙在鼓里,可是母子连心,你一向又最敏锐的,你可感觉到危险和不安?”

????他试图用玄奥的预感来说服清哑。

????清哑摇头,肯定道:“没有!”

????她一向直觉敏锐,所以她信了方初的话。

????说她自欺欺人也好,在她心里,若儿子真死了,她就算不知情,那睡觉也必定睡不安稳,怎么可能还好吃好睡?

????方初道:“无适没事,正在陈家。你放心,父亲和我都安排好了,今日定要救他出来。眼下暂不打草惊蛇,是为了引蛇出洞,看幕后还有哪些人主使。否则,单凭一个陈家做不成此事,他又与我方家无冤无仇的。哼,等弄清了,我定叫他们生不如死!”

????他满目森寒,大热天的,浑身冷冽。

????接着,他又示意清哑看手上的纸片,张纸片上的字,正是无适稚嫩的笔迹,是方瀚海传给他的,柔声道:“瞧,咱儿子多聪明!”

????清哑动了动,眼眸也亮了。

????********

????二更求月票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