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840章 红肚兜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适哥儿接着道:“那贱人把我和如棋姐姐送给这大人。这大人拉着如棋姐姐的手揉啊揉,还把我抱怀里。我扯了他一把胡子。瞧,这是他的胡子毛毛——”从胸前摸出一个纸包打开,托着给方瀚海看,上面横着两根胡须——“你比比他胡子,这毛毛就是他的。”

????他懵懂不知事,方瀚海父子却世事通透,听说“揉啊揉”“把我抱怀里”,哪还不明白这周巡抚的癖好,顿时看周巡抚的眼神犀利如刀,剐了他的心都有了,哪有半点畏惧和尊敬。

????周巡抚冷声问:“方老爷,你不会真信了令孙的话吧?”

????他也恨不得剐了适哥儿,这小崽子太可恶,居然收着他胡须!

????清哑道:“我儿子不会说谎。”

????平静无波的声音,掩盖不住她眼底的汹涌暗流。

????继大悲大怒之后,儿子回来又大喜,却无法令她释怀,仿佛补发工资一般,将她这些日子未付出的急痛和愤怒都一股脑地集中补算。这些痛、怒、恨急速汇聚、酝酿,乌云滚滚,遮天蔽日!

????娘亲护短的口气,祖父和父亲的纵容,令适哥儿胆气大壮,指控道:“就是你!昨晚上贱人叫我和如棋姐姐去伺候你,如棋姐姐是女孩子,我怕你又摸她手,叫她不要去,说我去。如棋姐姐说我小,不叫我去,叫我装病,非要她自己去。

????“如棋姐姐去了一直没回来。我去找她。我躲到床底下,看见你和贱人光着身子在床上打架,还说了许多许多的人和事。

????“你身上穿着贱人的红肚兜,你敢脱了衣裳给我们看吗?”

????众人“唰”将目光集中在周巡抚身上,要透过官服看本质。

????巡抚大人穿女人的红肚兜,略一想象那风采——

????大家都不能淡定了,心里像猫爪子挠啊挠的。

????周巡抚往后一靠,好整以暇地看着方瀚海等人,淡淡道:“方瀚海,这孩子看见的人是谁,还要细细查证。或者,你们就是要借此事兴风作浪,拿本官开刀?方家好大的气魄,竟敢污蔑地方大员,谁借给你这胆的?本官定要上奏皇上,好好查实此事。”

????情急之下他豁然开朗:这里他官阶最高,别说方无适,就算这会儿有个大人站出来指证他,没有十足的证据,谁能奈何他?

????他是穿着陈太太的红肚兜,谁敢让他脱了官服检查?

????所以,他便理直气壮地摆出官威,凛然不可犯。

????清哑看看稳坐如山的周巡抚,忽然跨前一步,跪下,从怀里扯出一面凤形血玉令牌,双手高举道:“请二位大人为民妇作主!”

????作什么主,她没细说,也无需细说。

????她目光坚定地盯着黄知府和夏流星。

????周巡抚和陈老爷勾结,掳了她儿子,又道貌岸然地来到锦绣堂坐镇,公然干涉大会评选,袒护陈家,嚣张狂妄之极。可是,如今她不是当年那个毫无根基的郭清哑了,以方家和郭家如今的影响,周巡抚想要在阴谋败露后全身而退,那是休想!

????她当年敢和谢家对抗,今日就敢状告周巡抚!

????在县令和知府面前告巡抚,这举止很可笑。

????但是,若加上她手中的令牌,就一点不可笑:这一状不过是走个过场,最终肯定要捅到京城、捅到皇上面前。

????那令牌,是太皇太后赐给她的凤令!

????夏流星和黄知府也曾有耳闻,今日得见,急忙站起身。

????黄知府道:“郭织女快快请起!”

????他背后沁出一层冷汗,急速思忖对策。

????夏流星双眸晶亮,凝视着清哑。

????周巡抚身形不动,扫视那二人,冷哼一声——

????今天看谁敢接她的状子,审问巡抚!

????方初没想到清哑这样快出手——有他和父亲在场,他怎能让她出头呢——他来不及拉她,略一顿,也跪了下来,对众人道:“小儿之言,不可全信。或许真如周大人所言,是弄错了。夏大人乃霞照父母官,黄知府乃景泰府父母官,是百姓的依靠,还请二位大人下令彻查此事,将掳劫犬子的恶贼绳之以法,并揪出背后主谋,揭露真正阴谋。也免得带累周大人官声,还周大人一个清白。”

????他说话便圆滑的多,却又暗含威胁。

????黄知府道:“这是自然的,应该的……”

????一面抬手擦汗。

????方初又对夏流星道:“夏大人,犬子听说‘夏流星小姨子’那番话,内情如何姑且不论,只说此案涉及卫昭,大人不会忘了被锁之辱吧?也许大人重情,看在卫姑娘份上,不念旧恶。”

????被卫昭坏了好事且被锁在飞絮阁地下数日,是夏流星毕生之恨,是他的逆鳞,他双眸一冷,脱口就想说“郭织女不也被关在飞絮阁下面多日吗”,眼角余光瞥见清哑,又把话咽了回去。

????清哑被关,也是拜他所赐,受他所累。

????清哑被关,即便卫昭没有****她,到底对她名声有碍,虽然后来她请赐了贞节牌坊,这件事也是忌讳。夏流星给清哑按上妖孽的罪名,想让她借烧死从人世间消失,却不愿别人辱她清白,因为他真正的目的是要将她替换身份,从此和他相伴一生。

????他明白方初用心,这是激他出头,逼他出头。

????都是逼,他更愿意被清哑逼迫。

????清哑请出凤令,他身为霞照父母官,无法置身事外,他也不会退,“郭织女请起。此案,本官责无旁贷!”他神情坚定。

????黄知府没想到他这样干脆果断,尴尬地不敢看方家父子。

????因为,他是方瀚海请来的,临阵却这样畏缩不前。

????可天地良心,不是他不肯尽力,而是他一介知府,怎能对顶头上官巡抚大人发难呢?他没这个权利呀。

????方瀚海没有跪,瞅着周巡抚不紧不慢道:“陈家和卫昭勾结,利用废太子残余势力,图谋打击锦商世家,挑拨锦商互相残杀,并趁乱壮大自身实力,为废太子筹集财富,以图谋反。夏大人,黄知府,虽然两位大人官低势弱,没有权限审问巡抚大人,但此案发生在霞照县景泰府,是二位管辖范围,二位大人还想坐视不理,还能置身事外吗?”

????“谋反”二字一出,周巡抚当即变色。

????********

????适哥儿道:“谢谢哥哥姐姐们捧场支持我,今次一定把这狗官打趴下!你们多投点票票,让原野再把我写厉害点(*^__^*)嘻嘻……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