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841章 打七寸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他厉声喝道:“方瀚海,你敢信口雌黄?”

????方瀚海道:“大人,这些消息是刚才小人孙子亲口说的。他一个七岁孩童,怎会编出寻常人看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?不管内情如何,都要彻查。首先就要查证,陈老爷昔日是否是废太子身边太监,与卫昭如何勾连。大人牵涉其中,若想洗清嫌疑,更要下令彻查才是。大人如此震怒,难道是要阻挠清查?是何居心?”

????适哥儿忙接道:“对呀,你想阻挠查案,你安的什么心?等查清楚了,要是小子说的不对,小子认罪;要是我说对了,你认罪。”

????他可得意了,逮着机会就不忘记显示自己。

????这件事上,他可是立了大功的,这时候必须加把劲儿。

????周巡抚看着这对祖孙,哆嗦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????他“你”不下去了,这官厅内不仅坐着诸葛鸿等官员,还有宫中来的太监和宫嬷,下面还坐着无数锦商,众目睽睽之下,他这个巡抚若敢有任何异动,后果难料。当然,不动后果一样难料。

????方瀚海这个老奸巨猾的家伙,这是掐住了他的七寸!

????掐住了七寸,连稚子都敢理直气壮地指证巡抚。

????夏流星两点寒星一闪,厉声喝道:“来人,拿下姓陈的!封了陈家,细细搜查,不可走脱一人,不可漏掉一物!”

????立即有衙役上前捉拿陈老爷和陈太太等人。

????夏流星又对方无适道:“方无适,请你协助本官去陈家搜查。”

????适哥儿大喜,双手一抱拳,振奋道:“好!我去!”

????一个小女孩儿,做出这种大男人举动,怪!

????清哑觉得儿子忒有喜感了,忍不住抿嘴笑。

????夏流星被她笑得眼神一晃,忙转身,又对黄知府躬身道:“还请大人到场监督和指点。案情重大,下官不敢自专。”

????黄知府终于也反应过来,肃然道:“职责所在,当仁不让!”

????夏流星又朝周巡抚躬身道:“周大人,正如方少爷所言,是非曲直,一查便知,下官斗胆僭越了。然下官再大胆子也不敢冒犯大人,还请大人在此稍候,待下官和知府大人搜查审问后,还大人一个清白。免得沾上这谋反罪名,那便得不偿失了。大人也无法向皇上交代。”

????他也像方初一样,用话逼住周巡抚,禁止他行动。

????若强令禁止,他没有这个权利。

????在这官厅内,他官职最小,可他是本地父母官,掌管本地一切刑狱、民政和经济事务,有直接处置权;再者,清哑请出凤令,方瀚海又指控此案涉及谋反,周巡抚纵然位高权重,也不敢当着这些人逞威风,若想洗清嫌疑,装无辜显大度是必须的。

????所以,他笃定周巡抚会待在这。

????周巡抚冷哼了一声,木着一张老脸没言语。

????他咬紧牙关克制自己还不够,哪还能张得开口,佯作无事之际,心中把方瀚海剥皮抽筋拆骨下油锅,都不够泄恨于万一!

????夏流星又朝诸葛鸿躬身道:“锦绣堂还请织造大人主持。”

????其实他是拖诸葛鸿下水,他知道诸葛鸿与郭家关系匪浅。

????诸葛鸿沉声道:“织锦大会正要紧时,本官自当严律。”

????遂下令封了大门,非他手令不许进出。

????清哑见夏流星雷厉风行,俨然执法如山的模样,心下疑惑,又不放心起来,谁让他和郭家有仇呢,因低声对方初道:“我们也去。”

????这是怕夏流星玩花招、做手脚,坑害他们。

????方初断然道:“你别去!我带无适去。”

????他目光沉沉地打量夏流星,下意识地搂紧了清哑。

????仿佛知道妻子担心,他低声在她耳边道:“我保证这次把儿子看好,再不会弄丢了。其他事你也放心,父亲都安排妥了。你担惊受怕这半天,好生歇会吧,无莫和无悔还要你照看呢。”

????他觉得清哑刚才承受太多,他不想她再劳神劳累。

????清哑很感动,明明他独自煎熬了半个多月,而她是才知道的,他反说她担惊受怕半天,嘱咐道:“那你小心些。”

????朝夏流星瞅了一眼,意思叫他防备这个人。

????方初微笑道:“我知道。”

????夏流星瞥见方初对清哑柔声细语,心中一阵刺痛和不舒服,这才发现:知道她嫁了人是一回事,亲眼见她被另一个男人拥有呵护又是一回事。正难受的时候,又撞见清哑忌惮的目光,更加气闷她那个表情,赤*裸裸地怀疑和防备他,比一切言辞更让他备受打击。

????他强行转脸,伸手对黄知府道:“大人请”

????黄知府便迈着官步,当先出了官厅。

????夏流星一正官袍,紧随其后。

????方初忙对清哑低声嘱咐道:“跟爹回去。凡事不要出头,让爹娘拿主意。我很快就回来。别怕,嗯?”清哑答应了,也嘱咐无适“别乱跑知道吗!”适哥儿脆声应道:“知道了娘。娘,等我回来吃饭。”

????清哑赶紧道:“好。娘叫人做你喜欢吃的。”

????她心疼极了,想儿子这些天肯定吃了许多苦头。

????那父子这才手牵手跟去了。

????方瀚海对诸葛鸿和周巡抚拜道:“小人告退。”

????诸葛鸿忙笑道:“方老爷请便。”

????方瀚海淡淡扫了周巡抚一眼,威严地对清哑道:“走!”

????清哑点点头,跟着公公出了官厅。

????从适哥儿跑进锦绣堂,到现在也不过一刻钟的工夫,锦绣堂情势陡然紧张,到处是官差,大门关上,严禁随意进出;又有衙役锁住陈老爷夫妇等人,听候发落;又见知府和县令带人匆匆向外去……

????众人没想到,陈家窃取郭家技术还在其次,居然勾结卫昭和周巡抚,掳了方家长孙,还与废太子有牵连;又震惊方家强势,敢当着这么多人面向周巡抚发难,都议论纷纷。

????适哥儿牵着方初的手,蹦蹦跳跳地下了台阶,小脸上并无受苦受难委屈的表情,笑灿灿的心情十分好。

????方初虽有大事在身,然儿子平安归来,心情十分好,含笑看着适哥儿,牵紧他手任凭他蹦跳又防止他跌倒,眼神温柔又放纵,还隐隐透着自豪。觉得儿子太出色了!

????看见这温馨的一幕,很多人都笑起来。

????不为别的,为了适哥儿那女孩儿的装扮。

????********

????适哥儿觉得自己抢了妹妹方无悔的风头,有点点不好意思,不过还是很尽职地为原野嚎了一嗓子:月底了,有票的快抛,留着占仓库,被老鼠啃了就得不偿失了……(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