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842章 韩非花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严暮阳逗道:“适姐儿,你回来了?”

????他觉得适哥儿这模样,和巧儿小时候有的一比。不过巧儿是真女孩,自有一股女孩的娇憨;适哥儿透着胆大英气。

????适哥儿瞄他一眼,目光就晃过去了,因为他看见了祖母、小叔、舅舅、弟弟、妹妹等许多人,忍不住就高声喊了起来。

????方无悔听着熟悉的声音,看着似曾相识的面孔,困惑了,“哥哥……姐姐?!”她还太小,无法在脑子里完成男女置换。

????方无莫却明白,叫道:“大哥。”

????适哥儿笑道:“弟弟你认出我了?”

????方无莫无语,似乎觉得他很幼稚。

????适哥儿忽然一跳起来,“弟弟会说话了?”

????哎哟,这事儿简直太神奇了!

????方初见儿子后知后觉的模样,忍俊不禁。

????韩希夷看着那个“小女孩”,也笑了。

????方无适平安归来,还将谢吟月的嫌疑洗清,他不由大大松了口气,很替方初高兴,主动招呼道:“适哥儿!”

????适哥儿诧异地看着他,不记得他是谁了。

????韩希夷笑道:“忘了韩叔叔了?”

????“韩叔叔”三个字令适哥儿想起一件重要的事,忙道:“记得。韩叔叔,我听见姓陈的老东西和那贱人说,要捉韩叔叔的女儿呢,对人说是我们方家干的,是我爹我娘报复谢吟月,要叫我们方家和韩家反目成仇。那贱人说谢吟月防范很严,无法下手,姓陈的就说下药……”

????他并不知谢吟月是谁,所以原话复述。

????韩希夷大震,急问: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

????适哥儿道:“就是前天晚上。我昨下午叫一个要饭的给叔叔送信了,叔叔没收到吗?他们说今天动手,趁叔叔来锦绣堂……”

????方初急对韩希夷道:“你快回去瞧瞧!”

????韩希夷一跳起来冲出廊亭,广袖流云,飘然而去。

????“回头韩叔叔谢你。”

????适哥儿看着韩希夷的背影张张嘴,又闭上了。

????他是想问韩希夷,到底收到他的信没有,不过很快他反应过来,韩希夷这样子肯定没收到,若不然也不会往家跑了。

????谢吟月本来垂眸,刻意不看方无适,主要是怕和方初目光相对。等听见适哥儿的话,顿时从清哑对她的打击中回神,一颗心沉入谷底,惶恐似雾气在肺腑间弥漫。

????照说以韩家的实力,她和韩希夷又早有防备,完全不用如此害怕,可是不知怎的,她就是慌张害怕,有挥之不去的隐忧。

????非花终究还是不能避免前世的劫难吗?

????那为什么方无适回来了?

????她来不及细想这个问题,也仓皇起身向外走,因为太慌乱了,撞到矮几上,疼得嘴角一咧,锦绣上来扶,她推她道:“快走!”

????然后,双手提起裙摆,就往外跑。

????方初看着她张皇而去的模样,有一瞬间的快意。

????刚才,清哑顶着丧子之痛,谢吟月还那样咄咄逼人,他心里未尝没有怨恨。那一刻,他强烈怀疑谢吟月与掳方无适一案有关,就为了在织锦大会上给清哑致命一击,以雪前耻。

????不过现在看来,应该是没有关系的了。

????他忍不住叹息,谢吟月求胜的执念是没救了。

????清哑手上握有那些新品,却任由她连续几年在织锦大会上夺魁,这份淡然她永远也学不会,也看不开。

????他对适哥儿道:“大人们走远了,我们快跟上去。”

????稚子无辜,想起适哥儿失踪后自己日夜焦灼和悲痛,他便担心起韩非花来,进而担心韩希夷,要去问问陈家可得手没有。

????走在通道内,看见前面夏流星和吴青梅说话。

????夏流星去后,吴青梅呆呆转身,神情复杂。

????方初冷眼瞅着她,想起适哥儿说的“夏流星的小姨子”那番话,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眼下夏流星正追查此案,且放过她,回头再说。

????夏流星义无反顾地走出锦绣堂,神情坚定。

????他脑海中浮现清哑的目光,嘴角一勾,原来和她共进退是很容易的事,且痛快淋漓。再者,方瀚海老谋深算,方家根深叶茂,周巡抚若仅和陈家官商勾结,结果如何还难说;如今和卫昭废太子扯上关系,扣上谋反之罪,再想全身而退,几乎不可能。

????这现成的功劳,他不抓住,难道让给黄知府?

????他愉悦地想着,觉得自己极善审时度势,原本倒霉受牵连的事,被他利用得好,借此立功,为仕途增添浓墨重彩的一笔,完全忘了方瀚海尚未开口时,他就已经答应郭清哑趟这浑水。

????或者,是他下意识地回避这个问题。

????他从立功又想到报仇,然后想到卫昭,想起和清哑住在庄子的日子,后来被卫昭锁在卫家飞絮阁地下,眼中寒芒跳跃。

????……

????清哑从官厅出来,迎接她的是无数敬佩的目光。

????谢家人的目光却十分复杂。

????谢吟诗至此才深刻体会到堂姐的心情。以往,听家中长辈谈及大房两位堂姐的事,她总觉得她们不够冷静不够自持,行事有失大家闺秀的气度,所以才输给郭清哑,且给谢氏带来灾难。今日亲眼见了谢吟月和郭清哑斗锦的激烈,方才体会到那种被压制到绝境的绝望。

????性格坚韧的她,也被打击得毫无信心可言。

????清哑无暇关注别人的眼光,因为公婆来了。

????严氏对大儿媳真满意到极点,又真心钦佩。

????明明是个安静柔弱的女子,并不像谢吟月和严未央强势,也不善八面玲珑的应酬,然每每该她出头的时候,她从未退缩过,永远站在人前。以前在郭家是如此,现在嫁到方家还是如此,哪怕有方初挡在她前面,有方氏一族做后盾,她也没忽视自己的责任。

????今天的表现,严氏自问连她也做不到这样完美。

????方瀚海看着清哑,眼底也流露欣赏。

????对这个儿媳,他欣赏中还带些疼爱,像疼爱女儿一样。想当初她刚入门时,非要当他亲爹一样待,他偏要给她立规矩、竖威严;如今翁媳见面,她对他倒是恭敬了,却少了当初对他的那份赤诚和亲近。

????他忽然有些怀念和她下棋时她悔棋的样子。

????********

????适哥儿看了昨天的推荐票和月票,觉得自己人气还蛮高的,忍不住得意:原野平日怎么求也求不来,他一张嘴就求来了o(n_n)o~~于是他抱拳:先感谢哥哥姐姐们对他关心,然后继续求订阅、推荐、月票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