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847章 救人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周巡抚浑身轻颤,阴沉沉地看向黄知府。

????黄知府再无之前的畏缩,严正道:“下官不敢辜负皇恩!”

????这就是说,他和夏流星共进退了。

????周巡抚道:“好,很好!你们与方家勾结,只手遮住江南了!”

????他反扣了一顶大帽过来。

????夏流星冷笑道:“大人口不择言了!大人可对任何人说这话,独不能对下官说。这江南谁不知道:下官与方家、与郭家曾有莫大过节?说下官与方家勾结,真乃天下奇闻。亏大人想得出!”

????黄知府也道:“事实如何,还要朝廷彻查。下官会立即将此案报与湖州按察使司,请按察使大人处置。”

????大靖各州,巡抚为最高长官,节制管辖三司;同时,三司对巡抚有相对独立性,若巡抚违法,三司主官有权向朝廷参奏。

????所以,黄知府和夏流星都要将此案向上捅。

????他们不怕,因为他们都知道,方家敢动手,必定有所依仗。

????周巡抚面对这情势,急速思忖对策。

????方初正看着,忽然方瀚海过来问:“无适呢?”

????方初朝身旁看去,正要说“在这”,忽然呆住——

????适哥儿不见了!

????趁方初关注周巡抚等人的时候,他不知跑哪去了。

????方初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道:“刚在这的。”

????一面转身就往外跑,一面叫“无适!”

????谢吟月一直关注这边的,见此情形眼睛一亮。

????方初到厅外,见人就问:“可看见一个孩子?”

????好在外面一直人来人往,并未忽视这一细节,立即有个差役回道:“我看见他往后边去了。”说着指向东跨院月洞门。

????方初急忙跑去,一路不停问人:“可见了一个孩子?”

????方瀚海郭大全不敢掉以轻心,也招呼人手跟了来。

????方初穿过两道园门,进入后院,忽见一个衙役飞奔而来,方初莫名心慌,急问“可见了一个孩子?”

????那衙役猛点头道:“他说想到韩姑娘藏哪了,带我们一个兄弟去找,叫我回来报信。他们到后园子去了。”

????方初丢下一句“你快去”,就飞奔而去。

????刚跑进后园子,又见一个衙役惊慌跑来。

????他拦住厉声喝问:“孩子呢?”

????那人惊魂未定,回身指道:“那……那边……下洞去了。”好容易语气顺了,急速道:“我是回去叫人拿绳子来救人的。你快去吧!”

????方初丢下他,发力狂奔过去。

????郭大全跟着拦住那衙役,追问道:“下洞干什么?你怎么不下去?让他一个孩子下去?”

????那衙役快哭了,道:“我下不去呀!”

????方瀚海喝命:“扣住他!”

????又回头命人:“快去叫人来,带上绳索。”

????跟着一拉郭大全,向方初那边飞奔过去。

????墙角处,隐约听见有小女孩哭声“无适哥哥”,方初站在那,低头看向一个所在,结巴道:“无适,慢点,慢……点!”

????忽回头见方瀚海等人来了,又惊恐大喊:“站住!”

????方瀚海等人停住脚步,慌的问:“怎么了?”

????方初脸色惨白,束手无策,艰难道:“轻点,慢慢过来,别用力!小心,别用力跺脚,别用力,不能震动——”说着又转回身,低头对地下柔声道——“无适,你别急,慢慢来。爹想办法,爹马上想办法……”

????方瀚海不知怎么了,和郭大全小心翼翼地走过去。

????只见那地方有个柴堆,一旁散乱堆着几捆柴草,墙角泥土湿润清新,显然那柴草是才被挪过来的,原先堆放在墙角。

????墙角有个洞口,方瀚海探头一看,差点没晕过去。

????“无适!”他紧紧捂住胸口。

????郭大全比他好不了多少,一个劲问:“怎么办?怎么办?”

????那是个坑洞,约有一丈多深,上窄下宽。要命的是,坑洞半空中横七竖八、不规则地放置了许多碗口粗细圆木,几块大石被拦在洞腰处,最大一块比磨盘还大。也不知是何人布置的,那些圆木和石块互相牵制、互相支撑,若动了其中任何一个,都会引发坍塌。在石块和圆木中间,只有很小的空档可容小孩子上下,大人是下不去的。若要强行挤下去,后果严重。

????一根圆木斜斜地从空档中间插下去,像个梯子,角度不偏不倚,恰好避开了那些石块和木头,上端靠着洞口边沿。

????洞底,适哥儿仰面喊“妹妹用力”,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抱着那根圆木,努力往上爬,已经爬到一半,正处在空档中间。

????方初一颗心提到喉咙口,颤声叫:“不能碰那木头!”

????这情势,一个不慎,两个孩子就会被砸成肉饼。

????从洞的位置来看,这坑洞是专门用来关人的。从洞内布置来看,是为了防止人逃跑,因为只要往上爬,必定会引发牵制,被巨石砸死。便是外面人发现了,也休想轻易把人救出。

????韩非花虽小,也知厉害,努力将身子贴在木头上,不碰旁边的木头和石头,以免引起严重后果。

????适哥儿仰着面,大喊:“用力爬!别怕!这木头是我放的,稳的很,你就抱着它爬上去。你上去了我就能上去了。”

????方初惊恐阻止道:“不能碰!非花,你还是别爬了,你告诉我别人是怎么把你放下去的,我们再想办法。”

????他生怕非花碰塌了那些木石,他儿子在下面啊!

????韩非花停止动作,小脸上神情十分犹豫。

????眼下往上爬固然艰难,往回退却更难。

????适哥儿不耐道:“哎呀爹,你别叫了!你再啰嗦,我俩都上不去了。都要被砸死了。”说着再命令韩非花,“妹妹只管爬!”

????韩非花便抱紧那根木头,再次像蜗牛一样往上爬。

????小孩子身子轻灵,从没爬过树的她,生死关头爆发潜力,动作还算稳当,手臂被蹭破皮了,也咬牙不哭。

????方初急得回头喊道:“绳子拿来了吗?再去催!”

????他想等非花上来后,就用绳子拴了儿子,让儿子借着那圆木的支撑,爬和吊并用,才能拐过来,直上直下肯定不行。

????适哥儿以为爹要吊非花,喊道:“来不及了!快爬!”

????郭大全看得心惊胆战,惊叫道:“不行了,要塌了!”又喊:“叫人拿锄头和铁锹来,从旁边挖个洞下去。”

????********

????五点有加更,争取让孩子们出来,不让你们悬心!适哥儿高呼:求哥哥姐姐们月票鼓励,不然他撑不住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