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848章 绝境(给jwpapa和氏璧加更)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方瀚海看了这一会,否决道:“不行!隔近了挖容易引起震动,且不好使力;隔远了来不及。若是用绳子将三块大石套住,上面使人拉住,使其不能下落,其他小些的石头纵然塌下去,也可阻一阻,不会有大碍了。”至少没有性命危险。

????郭大全问:“怎么套?”

????方初涩声道:“没法套!”

????这一会工夫,他脑子已经转了无数个念头,也没想出万无一失的办法。因为那空档在正中间,还有些倾斜,便是用绳子捆住他们往上直吊,也很容易碰到木头或者石头,引起坍塌。

????倒是适哥儿这顺着圆木往上爬的法子还靠谱些。

????也不知当初那贼人是怎么把韩非花放下去的。

????韩非花爬到一半的时候,韩希夷、谢吟月、夏流星、周巡抚等人都得了消息,一窝蜂地赶来后园子,还有大批衙役,手里拿着绳子、铁锹、锄头等赶来。

????方瀚海见了,忙回身张开双臂,不顾一切地拦阻道:“都不要过来!把绳子家伙给我舅兄带过来。都别乱动!”

????夏流星,谢吟月,还有周巡抚等人,他都不放心。

????这个时候,哪怕是一点点的意外,都会造成方家难以承受的后果。

????谢吟月不知那边情形,哭道:“非花!我的女儿!”

????方瀚海挡住她,怒喝道:“你闭嘴!”

????他恨透了,方无适若不是为了救韩非花,怎会身陷险境?

????韩希夷深知方瀚海心思,更有一层:方无适是听了谢吟月的求助,才想着出来找非花的。谢吟月放着那些大人不求,却去求一个小孩子救她女儿,用心何在?先前觉得她疯了,现在连他也感到不对。

????他拽住谢吟月不许她上前,一面紧张地对方瀚海道:“方伯伯,我去瞧瞧,大家一起想办法。”他不会对方无适不利的。

????方瀚海果然道:“你可以去。要轻点。”

????韩希夷令锦绣看住谢吟月,然后才过去了。

????夏流星见这样紧张,主动维持现场,严肃对众人道:“大家都不要轻举妄动。”又诚恳对方瀚海道:“本官也去看看。看完了就回来,说给大家听,让众人帮着出主意。”

????正说着,那边一声“娘”,韩非花爬上来了!

????小女孩看见韩希夷,哭道:“爹,救无适哥哥……”喊完,又回身爬在洞口,对下面叫“无适哥哥,你快上来!”

????而方初则大喊“儿子!!”声音悲怆惊恐。

????他的担心成了现实:

????刚才韩非花上来时,碰歪了一根木头,令本就岌岌可危的架构不堪支持,一块石头往下滑了一尺,恰好将进出的空档堵住,现在以适哥儿的身材也出不来了,他被彻底封在下面。

????郭大全死死拉着方初,回头高叫“快来人!”

????方瀚海再也顾不得,叫严纪鹏“看好了他们”,然后旋风般转过身,跑向洞口,尚未到达,就惊慌问:“怎么了?”

????难道石头砸下去了?

????等到近前看清下面情形,他双腿一软,跪倒在洞口,身子不住颤抖,被巨大恐惧攫住心神,连说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????韩希夷到近前,看清了方无适的险境,也是手脚发软。

????他先命韩非花“去你娘那儿”,然后坚定道:“我下去!”

????方无适救了他女儿,哪怕舍了这条命,他也要把他救上来。

????方初转脸看向他——韩希夷见他脸上都是泪,心中一惊——恶狠狠道:“你住口!你有这好心,不如去问你那好妻子,为何要对无适说那些话?她什么居心?”

????韩希夷沉痛道:“一初,先救人要紧。”

????方初越怒了,道:“我叫你住口!”

????他难道不知道救自己儿子吗?

????他难道还贪生怕死吗?

????若能用自己的性命换儿子上来,他不会皱一下眉头,早下去了。可是,他下不去,甚至不能动一动,只能站在上面眼睁睁地看着,等着儿子不知何时被落下去的大石砸成肉饼。

????这种心情,当真比酷刑还折磨人。

????方瀚海后来的,不知之前发生的事,听方初这话内有文章,虽疑惑,也没心思和工夫问,只顾盯着孙子想法子。

????郭大全忍住焦躁告诉韩希夷:“不能下去!这些东西不能碰。刚才你女儿上来的时候,只身子歪了一下,胳膊碰了一下,那块石头就掉下去卡在那儿,把那个出口堵死了。”

????也就是说,方无适用自己的性命换了韩非花的命。

????韩希夷冷汗直冒,还要拼命克制恐惧想主意。

????郭大全还在怨怪他:“唉,你女儿怎不会爬树呢?要是我们家的孩子肯定不会这样,再多几个都爬上来了。”

????韩希夷痛定思痛:为什么没教女儿学爬树?

????方初不能再等下去了,强忍紧张和方瀚海商量道:“父亲,必须要动手了。叫他们在旁边挖地道,不管来不来得及,先挖,不然等决定了再挖,更加紧迫。再把绳索放下去,让无适缠在腰上,顺着那根木头往上爬。爬到那个地方,那块石头就在他头顶上。一旦坍塌,叫他把石头往旁推,我们在上用力扯,也许能躲过……”

????方瀚海略一想,点头道:“就这样!”

????不管行不行,都不能坐以待毙。

????于是,他便急速命人行动起来。

????方初又对下喊:“儿子,别怕,爹马上救你上来!”

????救了韩非花,适哥儿孤单单地站在下面,顶着两个可爱的包包头,仰面来回打量那些石头和木头,心想:怎么上去呢?

????若救了别人,自己却被砸成肉饼了,可不倒霉?

????他若死了,人家不但不会夸他,还会骂他蠢货。

????不行,他一定要活着上去!

????他是聪明的适哥儿,方家长孙,方初和郭织女的儿子,他爹和他娘都是出类拔萃的人,他坚决不做蠢货!

????一定能想出办法的。

????凝神之际,他听见上面乱糟糟的吵嚷,爹总喊“儿子别怕”,大舅舅这样说,爷爷又那样说;还有许多人在远处乱叫乱问,还有人哭,又有人喊“快挖”什么的,弄得他五心烦躁。

????他气得喊道:“别吵了!烦死了!吵得我都不能想办法了!”

????上面一下子安静下来,方初呆呆地看着他,郭大全等人都僵住身子,生恐动一下就会影响到洞下的孩子。

????适哥儿听见安静了,这才一屁股坐到地上。

????********

????不好意思地说:实在是存稿太难,不然早加更了。本想不让你们今天悬心的,结果没做到,抱歉!有人质问:从现在到晚上你打算一个字不写咩?原野回:今天写明天的,明天写后天的,原野习惯提前写好,不然木有安全感。适哥儿说:哥哥姐姐们,我是聪明的适哥儿,给我扔点儿月票,我一定能全身而退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