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851章 翻悔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方初一把抱住适哥儿,将头埋在他肩窝,贪婪地吸着他身上的味道,叫“好儿子”,声音黯哑,哽咽难言,泪水更是急涌。

????适哥儿浑身湿透,跟个小水鬼似的,欢喜地叫“爹!”凤眼弯弯,对着所有人咯咯笑,一直笑,开心得不得了。

????郭大全、严纪鹏,甚至夏流星等人,都欣慰地笑了。

????方瀚海蹲下,和郭勤一起检查适哥儿胳膊腿,发现他右胳膊都抬不起来了,血迹浸透了衣袖,大腿也被撞出一大片青紫,也出血了,心痛之下又觉安慰,因为没发现致命伤。

????他忙催方初道:“快送去瞧大夫。这胳膊怕是骨折了。”

????一番话说得方初又紧张起来,抱起儿子就走。

????一转身,却发现韩希夷一家三口挡在面前。

????谢吟月率先跪下,韩非花也跟着母亲跪下。

????这大礼有些隆重,方初却没有避让,冷冷地盯着她,。

????适哥儿刚才命悬一线,他无暇生气,也无暇追究;现在危机过去,他缓过来了,所有的愤怒一齐爆发,对着她,心都怄肿了。

????谢吟月低声道:“对不起!”

????不敢与他森寒的目光对视。

????方初道:“今天,若适哥儿没了,你说什么都没用!”

????谢吟月一震,没有回应,也无可回应。

????她只对适哥儿道:“方无适,谢谢你救了我女儿。”

????说完伏下身。

????韩非花也乖乖学母亲伏身,道:“谢谢无适哥哥。”

????韩希夷心情一松,对这结果说不出的感激——感激适哥儿,也感激上苍,也向方初抱拳道:“一初,大恩不言谢!从此,适哥儿就是我另一个儿子。”

????他如此说,有几层用意:

????其一,自然是感激适哥儿救了他女儿,要当他儿子一样待。

????其二,是对谢吟月之前疯言做个了结。

????其三,却是为了他和方初许下的亲事,试探方初反应。

????这第三才真棘手,虽是权宜之计,却是当众许下的。如何了结呢?所以他说把方无适当儿子一样看待,可为义子,也可为女婿——一个女婿半个儿嘛,不管将来这亲事能不能成,都无损两家的情分。

????方初尚未说话,适哥儿踢腿道:“爹,放我下来。”

????方初将他放下,他走到谢吟月母女跟前。

????他先去扶谢吟月,小大人一样道:“韩婶婶起来。我年纪小,受不起你磕头。婶婶别难过。瞧,我一点没事,非花妹妹也没事。”

????谢吟月抬眼,细细打量他,心思复杂难明。

????前世种种不提,今生她原想远离方家郭家,不与他们沾边,谁知女儿逃不过宿命,结果还是要方无适来救,害得他差点丧命。

????韩希夷说“帮别人就是帮自己,断送别人也是断送自己”,方初以前也曾经说过类似的话,至今日,她才深刻领悟。

????对着适哥儿阳光的笑脸,她喃喃道:“对不起!”

????适哥儿晃晃头,笑道:“我没事。婶婶不用对不起。”

????又用左手碰碰谢吟月肩膀,道:“婶婶起来吧。”

????说罢,也不去管她是否会起来,就转向韩非花,笑得眼睛更弯了,叫“妹妹!”韩非花也对他笑,叫“哥哥!”两小一齐对笑。

????适哥儿便去扯韩非花,非花顺势就站了起来。

????适哥儿摸摸小女孩缠了纱布的手,问“妹妹手还疼吗?”。

????非花道:“不疼了。”

????适哥儿笑嘻嘻道:“妹妹是我媳妇了。我长大了娶你。”

????韩非花长睫毛扑扇两下,乌黑杏眼有些懵懂,但她只愣了一小会,随即软声糯糯的回道:“非花长大了嫁哥哥。”

????适哥儿便牵了她手,邀请道:“妹妹去我家玩。”

????非花点点头,“嗳”了一声,十分的情愿。

????众人面色古怪,一齐看向韩希夷和方初。

????谢吟月心下一沉,木木地转向方初。

????韩希夷也觉不妙:适哥儿先前在洞内说的话、他和方初的承诺,加上两小刚才的对答,都是大庭广众之下做出来的,两家若不定亲,他女儿这名声可就……怎么办?

????他微笑道:“虽是两小无猜,也是患难见真情……”

????尚未说完,就见方初拦腰抱起适哥儿,断然道:“此事休要再提!刚才为什么许诺,你们比我更清楚。你敢说我背信弃义?你们要说便说,我就背信弃义了!”竟来个翻脸不认账。

????又愤怒地盯了谢吟月一眼,转身就走。

????一面走,一面将儿子竖在胸前,左臂紧紧搂住他腰,腾出右手大巴掌,高高举起,狠狠拍向他小屁股,骂道:“你个混小子,毛都没长齐,就想娶媳妇!君子不立危墙之下,你不为自己想,就不顾你娘了?你成心不让我和你娘好过是不是?”

????自做了父亲以来,他从未这样为孩子烦恼过。

????韩非花有些不知所措,呐呐叫“无适哥哥!”

????怎么方伯伯好像不高兴她做儿媳?

????是她长得不讨人喜欢吗?不乖吗?

????适哥儿也一个劲地叫“妹妹!”弄得好像被棒打的鸳鸯似的。

????又听了他爹那话,急得辩解道:“是我挣回来的媳妇!是我赢的!我要带妹妹回家……爹,你答应的!我赢的……”

????重点不是媳妇,而是“挣”和“赢”。

????在他心里,谢吟月就好比那张榜求救的人,许诺谁救了她女儿,她就把女儿嫁谁。他凭借自己的聪慧救了韩非花,那奖励是他该得的呀,怎么能不兑现奖励,反而责怪他呢?

????这可是他人生中第一个丰功伟绩!

????当然,他也知道这个奖励有些特殊,必须要两家长辈同意才能拿,可是爹和韩叔叔刚才亲口答应了,现在怎么又不作数了呢?

????这些长辈出尔反尔,真没信用!

????方初脸黑了,呵斥“闭嘴!”抱着他扬长而去。

????身后,韩希夷脸也黑了,谢吟月脸更黑。

????“都是娘害的你!”

????她抱着韩非花,难受不已。

????这时方瀚海走过来,问:“你为什么求适哥儿?”

????不等她回答,又道:“别告诉我你是急疯了。”

????急疯了也不可能去求一个小孩子,这事太反常了!

????谢吟月跪着还没起身,垂首道:“晚辈确实急疯了。晚辈自知言行不妥,差点给方家带来无可挽回的灾难,晚辈任凭方伯伯处置。”

????********

????谢谢所有正版订阅、投票和打赏的亲们对原野的无声支持,特别是我没有加几更,大家也都包容鼓励,满满都是感动!八月第一天,求订阅、求推荐,还有最重要的保底月票(适哥儿道:忒市侩了,三句话不离求票(*^__^*),你应该让大家恭贺我脱险,这样比较委婉含蓄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