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357章 撩拨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方家却不许传是非闲杂话的,就有,也传不到小主子耳中。大方氏人多口杂,还没那么干净;小方氏这边,因当年下人无意中闲话导致清哑早产,被方初狠狠整治后,下人们十分谨慎规矩。

????方氏族中子弟,一般要等长到十来岁,开始学习接触家族买卖时,会有专人将商场和官场的各种人脉关系讲解给他们听。

????故而,适哥儿竟不知方家和谢家的过往渊源。

????郭孝继承了郭大有的稳重细心,阮氏管教严厉,加上巧儿时不时回家也会教导弟妹,他和郭义一直都很懂事,且勤奋上进。

????他听说适哥儿为了救谢吟月的女儿差点丧命,很生气,就端出表哥的架子责怪适哥儿;而郭义受巧儿大姐影响,看似文静其实很厉害,直接就说适哥儿逞能,害得姑姑姑父操心。

????对于这点,适哥儿也觉得理屈,无话可辩,唯有干笑。

????一转头,又见弟弟无莫眼神不善地盯着自己,一副想揍自己的样子,忙说道:“是我没想到。那不是情况紧急吗!”

????又将韩非花命悬一线的惊险说了一遍。

????说完心想,这下该赞他有仁义心肠了吧?

????郭孝反问道:“你下去了就不紧急了?”

????莫哥儿蹦出一个字:“蠢!”

????他不懂别的,但大哥让爹娘担心,就是不该。

????适哥儿便抱怨道:“都是爹他们大惊小怪,喊得韩妹妹心慌,吓得手一抖,把那石头碰掉下来了。要不然,我早就爬上去了。”

????郭孝道:“你还敢怪姑父!你就知道帮仇人。”

????适哥儿愣住了,连表哥也知道方家和韩家是仇人?

????他急忙追问郭孝是怎么回事。

????郭孝也不过比他大两岁,想了一下,还真说不清几家的纠葛。主要是不知从何说起,这中间还关系到江家,后来还有夏家,还牵扯到卫家;再说事关姑姑退亲的事,这事奶奶和娘都叮嘱过,不许乱说……唉,太复杂了,小娃儿觉得难以表达。

????他便抓重点,道:“谢吟月差点害死了姑姑。”

????适哥儿瞪大了眼睛,笑容没了,“真的?”

????莫哥儿原本安静的目光一下子炯炯有神。

????郭孝点头道:“是真的。她妹妹杀了人,赖到姑姑身上,姑姑被判了死罪,差点被砍头。后来她又叫人污蔑姑姑是妖孽……”

????适哥儿问:“三表哥听谁说的?”

????那口气就很严肃了,面色也转严峻。

????郭孝道:“她自己在公堂上承认的。她还流放过呢,就为这个罪。后来皇上登基才回来。这事谁不知道!全城人都知道。”

????可他这个被害人的儿子居然不知道。

????适哥儿小脸涨红,心下极为震动。

????他却没有跳脚怒骂,父亲常教他:不可偏听偏信,凡事要有自己的判断;回来路上父亲也说,等有空会告诉他方韩两家的事,相比郭孝,他更愿意听父亲母亲亲口告诉他真相。

????见他不说话,郭义又撇嘴道:“你说她求你救她女儿,她肯定没安好心!她就是要指使你下洞,就想害死你!”

????适哥儿道:“她又不知道她女儿在洞里。”

????知道了还不去救,那还是亲娘吗?

????郭义词穷,憋了一会才道:“她怎么不求别人,单求你?”

????这个,适哥儿也回答不出来。

????不知道谢吟月和清哑的仇怨之前,他只当她是为女儿伤心得发疯;知道她和清哑的仇怨后,他不敢确定了,哪怕他还小,也觉不正常。

????他情绪低落,再没了对兄弟姊妹们说笑的兴致。

????郭孝见表弟被打击怏怏的,心生不忍,想他这么小,被人捉去了居然能凭本事逃回来,还能男扮女装揭发贪官,又下洞救人,这份聪明和胆气,实在让人没法不佩服他;再说,他之前并不知谢吟月和姑姑的仇,也不好怪他。

????他便笑道:“适哥儿,你再跟我们说说你是怎么跟着陈老爷坐轿子去锦绣堂的。那抬轿子的也蠢,怎就没发现轿子重了呢?”

????郭顺则嚷:“我要听你偷嘴吃东西。”

????郭义也笑问:“你可学会梳头了?”

????……

????众兄妹七嘴八舌地问,适哥儿重又鼓起精神,但他心底还是堵得慌,一颗心悬着,没着没落的很难受,急需要一件事来充实。

????他便建议道:“我们来学梳头吧。都扮一回女孩子。比比看,看谁梳的最好看、最像女孩子。”

????男孩子们哈哈笑起来,跃跃欲试,又怕丢人。

????适哥儿道:“学了这个有许多的好处:将来没丫头在身边,咱们自己也能梳。还有就是,要是哪天也遇到坏人,也能像我一样扮女孩子逃跑。表姐,我们互相换衣裳,你们扮男孩子。”

????大家见都有份,都觉有趣,都答应了。

????适哥儿就命丫头们搬梳头的家伙来,并教他们梳。

????别说男孩子了,就算女孩子们,平日也是丫头伺候梳头的,要他们自己梳,都不会。大家商议后,分成两个一对,先互相帮忙梳。等学会了,再自己梳。于是一齐忙活开来。

????清哑就听里间孩子们笑声一阵一阵的,很纳闷,不知干什么,也顾不上,她正听娘家亲娘和婆婆说话呢,极有趣。

????适哥儿没事,吴氏转悲为喜,高兴得找不着北。

????严氏和她同喜,两亲家共同享受劫后欢乐。

????因吴氏刚到,很多事都不知道,严氏便将清哑和谢吟月斗锦、适哥儿救非花一节说了,听得吴氏时而紧张,时而大笑,最后愤怒了。

????她和严氏坐在铺了寒冰簟的罗汉床上,中间隔个矮几。

????她伏在几上,对严氏道:“亲家太太,你可要照看我清哑呀!我清哑老实,不会跟人争的,从小就不会!亲家吃的盐比她吃的米还多,过的桥比她走的路还长,可别让谢吟月害了她了!她经不起了!再害,九条命也没了……”

????清哑不会跟人争?

????那早上跟谢吟月斗锦的是谁?

????这些年来,谢吟月虽害得清哑吃了不少苦头,她自己也没落得好下场,亲退了,家败了,名声臭了,没死在流放地算她命大。

????这些话在严氏心头一晃而过,便了无踪迹,她本来生就护短的性子,和清哑婆媳间磨合这些年,如今拿她当女儿一般,便是吴氏不说,她也会护着清哑,因此硬昧着良心附和道:“是,清哑太单纯了!”

????吴氏又道:“都说和气生财,为人要宽和。可那谢家也太不是东西了,也没个完。谢大太太连亲姐姐都害,害得亲家的娘家哥哥被骗了几十年。谢吟月又害得亲家儿子把手都剁了。现在又来害亲家孙子……不是我说,你们方家也太仁义了……”

????她不说“严老爷”,说“娘家哥哥”;不称方初为“女婿”,说“亲家儿子”;再加上亲家孙子,好么,数数都三代人了。

????严氏当家太太惯了,就算生气也很有威仪。

????然听着听着,威仪维持不住了,气得手都抖起来。

????人是最不经念的,要不怎有“吹枕头风”一说呢。

????郭家刚进城那会儿,为了清哑被谢吟风抢了未婚夫,郭家人对谢家江家仇恨滔天,真恨不得“吃其肉喝其血”。然江明辉一死,仇恨便烟消云散。吴氏有次见到江大娘,苍老的恨,再懒得恨她了。

????后来郭家又经历了夏家逼亲、清哑被污为妖孽等事,经历越多,心态就坚硬起来,“见多识广”,承受能力也强了。

????如方氏这样的百年世家,更不知经过多少风浪,真要记仇,只怕整天活在仇恨中。更何况,世上没有永远的朋友,也没有永远的敌人,他们这些世家关系牵扯也复杂,很难将仇恨延续。

????比如谢吟月嫁给了韩希夷,而韩家和方家是世交,两家和谢家以前也都是世交,如此一来,方家怎么也会给韩家三分薄面。

????但吴氏将数年间的事集中说,对严氏的冲击效果十分强烈。

????哥哥、儿子、孙子,还有儿媳……她不能镇定了!

????就像暴风雨来临前的天空,她的脸都青了,满眼煞气。

????她道:“哼,她还想结亲?做梦!我定要和韩太太说道说道,这是害完了我儿子儿媳,要害我孙子了?”

????要叫谢吟月受婆婆折磨,叫她不好过。

????吴氏道:“那就是个祸害!也不知韩大爷中了什么邪,竟然娶她!”

????说起这个吴氏就不忿:韩希夷当时可是恋慕清哑的,硬是被谢吟月搅和了。在吴氏心里,韩希夷娶不成清哑,也不能娶谢吟月。

????严氏道:“还不是韩老爷和太太糊涂闹的!”

????吴氏道:“他们这是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。”

????两亲家同仇敌忾,将谢吟月狠狠踩踏了一番。

????别说严氏了,连安静的清哑也被吴氏撩上了火,就像上午在锦绣堂面对谢吟月一般,要死死将她踩入尘埃。

????正说着,一群女孩子唧唧呱呱从隔扇后涌出来,虽然头发有些奇怪,但都不失可爱,淘气的笑容熟悉又陌生,不由看得发愣。

????愣了一瞬,大家就笑得前仰后合,一下子冲淡了刚才的气氛。

????严氏见了适哥儿,嗔道:“肯定是适哥儿的主意!”

????适哥儿胳膊伤未好,没参加梳头,是以一眼就被认出来。

????********

????早起求推荐票、求月票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