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860章 逼问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谢吟月脸上血色褪尽,神思又恍惚起来。

????似乎,前世陶女撞死那一幕又出现在眼前。

????她右手用力掐左手手心,让自己保持清醒,免得又因为心下不平说出不该说的话。——这个时候,她什么都不能说。

????韩太太说完,起身就走。

????到底年纪大了,又担惊受怕这半天,又怒气攻心,忽起得猛了,一阵晕眩,站立不稳,身边妈妈急忙扶住。

????韩希夷也吓一跳,忙上前搀扶。

????他不敢大意,立即请大夫来看母亲。

????谢吟月也打起精神起来伺候婆婆。

????经诊脉后,大夫说韩太太无大碍,众人才放心。

????韩希夷惦记陈家那边,匆匆交代了谢吟月一番,便离开了,快天黑才回来,先去母亲那里请安探视。

????晚间回到卧房,他将伺候的人都遣出,才问谢吟月:“你还不肯说吗?”声音透着凛冽寒气。

????谢吟月换了一身素白常服,乌黑的头发垂了一肩背,坐在床沿,在紫檀八角玻璃灯光芒照耀下,影子印在绣帐上,一晃一晃的。

????韩希夷随意站在她面前,身姿优雅,宛如谪仙。

????她看着他,认真道:“我真是为了救女儿。”

????韩希夷点头道:“我信!”

????谢吟月又道:“我没有想害适哥儿。”

????韩希夷顿了下,也点头道:“这我也信。”

????谢吟月期盼道:“既信我,能不追问吗?我实在无法告诉你。当初,郭清哑被控为妖孽,纵然方初找来了明阳子,也无法自圆其说。你不一样没问,因为你坚信她没有害人。”

????韩希夷轻笑一声,道:“你跟她比?”

????谢吟月见他嘴角讥诮地弯起,心一沉。

????就听他道:“她弹琴害了谁了?会写会画又碍着谁?”

????不等谢吟月回答,他即自回道:“我忘了,她碍着你了。将你比了下去——”他目光猛然锐利,不复在外对她的宽容——“你知道非花有劫难,你还知道适哥儿能救非花,那适哥儿失踪后我问你,你为什么不说?等自己的女儿失踪了,你又去求人家儿子。你能跟她比吗?”

????最后一句重重喝出,谢吟月吓得身子一抖。

????韩希夷向床边逼近一步,轻声问:“你为什么不说?”

????很温柔很轻柔的声音,落在谢吟月耳中,恍如暮鼓晨钟,激得她从里到外震颤,浑身起一层鸡皮疙瘩。

????他盯着她的眼睛,她想逃避,却移不开目光。

????就好像他将她的目光盯死了,她动不了。

????她眼睛红了,很快泪水盈满眼眶。

????她强忍住泪水不语。

????她不说,因为她知道适哥儿最终会逃回去。

????她不说,因为她不能说,说了就要像郭清哑当初那样,被当做妖孽烧死;非花失踪,她急疯了,才言语失当,并非想害适哥儿。

????韩希夷看着那泪眼,柔声问:“你哭什么?很委屈吗?是委屈非花不是方无适的妹妹?你就这么希望非花是一初的孩子?”

????谢吟月颓然闭眼,挤出两滴泪。

????泪水顺着光洁的面颊滚落,留下两道淡淡的泪痕。

????再睁开眼,眼中一片淡然。

????“我说过,不会再对付郭清哑。这次的事是意外。非花失踪你就不急吗?我言语失当,给你带来了羞辱,是我不对。”

????她不再提刚才的事,只承认自己言行失当。

????“你言语失当,我不能不给方家一个说法。”

????韩希夷也不提了,知道她是不会说的了。

????谢吟月沉默了一会,才道:“我不会让你难做的。等此事了,你将我禁足五年好了。家中一切都交给婆婆打理。”

????韩希夷一怔,跟着怒气翻涌。

????他并非不信任她,相反,方无适失踪,他也不太相信是她所为,这些年她的安分他都看在眼里,只为了澄清她才主动调查。

????今天适哥儿平安回来,也证明他是对的。

????可是,她紧张非花、非花失踪后向适哥儿求救说的那些疯话,连他也觉得反常。若没事也罢了,他也就不问了,然适哥儿为了救非花差点被砸死,他不能不给方家一个交代。

????但她宁愿被禁足五年,也不肯告诉他。

????他痛心地问:“你为什么不能跟我说?”

????谢吟月反问:“若你娶了郭清哑,你会逼问她来历吗?”

????韩希夷闭眼,深吸一口气。

????谢吟月自嘲道:“你不会。我怎么能跟她比呢。”

????话锋一转,她又道:“不过,我不怪你。今天那样情况下,你没将我推出去自保名声,还记得女儿被掳你也有责任,还肯安慰我,保全我的颜面,我已经很感激你了。谢谢你!”

????说得好像他们不是夫妻,而是合作关系。

????韩希夷看着她一阵无力,又无奈,还觉得她可怜——这一刻,她身上没了往日的威势,茕茕孑立,形影相吊。

????“你纳了陶女吧,我答应了。”

????谢吟月说完这句话,抬腿上床。

????陶女的事,她本不想沾手,可还是避不开。

????既然这样,她就亲口答应好了。

????现在,她还有什么不能做的?

????韩希夷看着放下来的绣帐,薄薄的一层纱,隔开两个人的世界。

????听见帐内一阵窸窸窣窣声,然后静止,知她躺下了,他幽幽的声音仿佛从夜的深处传来:“你总把身边人当‘水中月镜中花’,你也永远只能对着‘水中月镜中花’。”

????说完转身离开,飘忽得没有脚踏实地的感觉。

????绣帐内,谢吟月大睁着双目,望着帐顶。

????难道她对着的不是水中月镜中花?

????她还能奢望得到他的真心真情?

????看他今天在锦绣堂,自己的妻子和别人斗锦,他却巴不得对方胜,一副妻子不该欺负对方的模样,心里藏着别的女人,她还有指望吗?

????她忽然捂住胸口,仿佛不能呼吸。

????现在只有她一个人,她无需掩藏自己的情绪,袒露开来,满满都是憋屈,那种有苦说不出的憋屈,憋得她内腑受伤。

????两世为人,她第一次这样憋屈!

????前世她做了歹毒的事,所有后果:羞辱、落魄、爱和恨的折磨,都是鲜明深刻的,她有不甘,却没有憋屈,做了就敢承担。

????可是今世她做什么了?

????她什么都没做!

????她重生回来,要安分守己地当个“好人”,守住一双儿女,做好自己的事业,自在地活,怎么就这么难呢?

????********

????谢吟月:原野,我重生以来并未欺负郭清哑,你为什么还把我写这么倒霉?原野:你倒霉吗?我可一点都没虐你,我都让你连续四年夺得织锦大会魁首了,韩希夷也算顾家,到现在也没纳陶女,你还想怎样?日子过成什么样,取决于各人自己!唉,指望你求票是不可能的了,这章算了吧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