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862章 赔罪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他沉声问谢吟月:“请问韩大奶奶,昨日那些人,为什么单求适哥儿救非花?适哥儿再聪明也不过一稚子,韩大奶奶也太瞧得上他了。”

????韩希夷一听他这口气,便知他生气了。

????谢吟月回道:“我见适哥儿年纪虽幼,却在陈家来去自如,探得许多消息,还躲在陈老爷轿内跟去锦绣堂,又给韩家送信,我想他这样聪明机灵,没准知道非花藏在哪,所以求他。”

????方初道:“韩大奶奶这番思虑很是周祥。那便直接问好了。你我过去虽恩怨纠缠,我还不至于让儿子知情不说。为何出那么多花样?”

????谢吟月低声道:“我问了,你们都听见的。适哥儿说不知道。我心里一急,绝望下就慌了神,说了些什么,我自己都糊涂。”

????方初冷笑道:“慌了神?我看大奶奶胸有成竹的很!你问适哥儿‘怎么不救她’‘怎么不知道她在哪里’,说得好像适哥儿就该知道非花在哪,一定能救非花,一定要救非花,一定会救非花。这是急疯了的人能说出来的话?急疯了不是该逢人就求救吗?可那么多人你不问,你抓住适哥儿摇晃,我和希夷掰都掰不开你。”

????他昨晚仔细分析谢吟月当时说过的话,疑窦丛生。

????当着清哑和两家人面,他都不好意思提那句“方无悔不是你妹妹,韩非花才是你妹妹”,太有伤体面,会令两边都下不来。

????谢吟月心惊,回道:“因我不肯接受残酷现实,不肯相信他不知道。”

????方初道:“那你许适哥儿亲事呢?这分明是有的放矢。”

????谢吟月刚要张口,他凛然道:“你敢再说自己是急疯了!急疯了能许一个小孩子亲事?你当我儿子娶不上媳妇吗?”

????谢吟月道:“正是急疯了!俗话说‘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’,我一急就忘了他是孩子,才那么说。不然我还能许什么?方家什么没有?”

????关于这点,她也是有备而来,昨晚都想好的。

????方初一时气结,狠狠地盯着她。

????谢吟月黯然道:“我知你们不信,但当时我真急疯了。适哥儿差点遭遇大难,你们怀疑我,我无话可说;适哥儿救了非花,我感激不尽,愿向方家请罪,愿受任何处置!”

????说完郑重伏地,慷慨承当。

????清哑静静道:“请罪不必。请你别再对我儿子说‘方无悔不是你妹妹,韩非花才是你妹妹’这样的话。”

????堂上一静,方初心一跳。

????谢吟月猛抬头看着清哑,坚定的神情崩裂。

????清哑毫不相让地和她对视,瞬息间无言交流数个来回。

????“你说我勾*引方初?”

????“难道不是?”

????“我那是急疯了口不择言。”

????“你惯用这伎俩,引人误会。”

????……

????别人都关注适哥儿为救韩非花差点死于非命,都因此迁怒谢吟月,清哑感情上也很生气,理智上却不会找她算账。

????有那个精力还不如多教教自己儿子,遇事别再莽撞。

????然谢吟月当众对适哥儿说的这句话她却不能放过。

????韩非花肯定跟方初没关系,这点她完全相信。

????但别人听了也能这么想吗?

????谢吟月这么说,既败坏了方初的形象和名誉,还在他和清哑之间种下隐患,清哑要是个心胸狭隘、冲动的女子,这件事定会造成他们夫妻不睦,反过来证实谢吟月的话不是虚言。

????清哑能上当吗?

????不上当不代表她不生气。

????她很生气!

????面对清哑沉静的目光,谢吟月嘴唇不住颤抖,终究没说一个字。

????求适哥儿救非花是在她清醒情形下做出的举动,说这句话时她却完全陷入了前世的错乱中,本就用心歹毒,如何辩解?

????无论说自己疯了或者没疯,都不妥。

????疯了之下说这话,说明她一直惦记方初,以至于疯后吐真言。

????没疯……没疯还说这话,什么用心?

????纵使万般羞辱,她也无言可回,不然越描越黑。

????方初、韩希夷,还有两家长辈神色各异。

????韩太太先还不知道这句话,昨晚韩希夷没敢告诉她,现在听了,气得捂住胸口;又不能对谢吟月发怒,当着方家人发怒更丢人,只能熬着,不敢看严氏的眼睛。

????方初看着清哑,无声叫“雅儿”,可是清哑不看他。

????她一直盯着谢吟月,像要看透她。

????方初便后悔:昨晚他见清哑一句都没提这事,也没露出不快的样子,他还以为她没把这个当回事呢,他也就没多嘴解释;今日看来,她竟是很在意的。唉,是他太大意了!

????这不行,回头可要好好跟她说。

????他什么也没做,也不知该对清哑说什么,可他就觉得不能这么算了,得哄哄清哑,不然她心里有疙瘩。

????心越不安,对谢吟月越愤怒。

????韩希夷……只恨地上没有地缝。

????有地缝他也不能钻进去躲,连低头回避都不能。

????他强忍难堪对清哑道:“是拙荆急疯了,所以失言,请织女海涵!”

????清哑道:“急疯了就能乱说?居心歹毒!”

????一语中的,惊得谢吟月浑身一震。

????韩希夷轻声道:“对不起!”

????谢吟月也终开口道:“对不起!”

????看着清哑眼睛说的。

????这等于承认了,并向清哑赔罪。

????没有人知道,她是在为前世的歹毒行为赔罪,而不是昨天的。

????方初冷冷道:“韩大奶奶急疯了什么都能说,什么都敢说。我们若不海涵,是不是就不通人情了?下次还会有什么?”

????韩希夷:“……”

????方初道:“你们起来吧。我们当不起这请罪,也不敢处置她,也无权处置她,也无理由处置她。”

????他看着韩希夷,满含讥讽——

????这就是你说的给方家的交代?

????一句“急疯了”就完了。

????严氏对韩太太道:“并非我们尖刻不依不饶,实在吃了这个哑巴亏,心里还糊涂的很。韩大奶奶随便一句话就让小孩子这样,太让人心惊了。大奶奶以前也是这样,行事连官府也查不出来。”

????提起谢吟月的过往,指责谢吟月居心叵测。

????韩太太脸上笑容挂不住,还要拼命赔笑。

????韩希夷沉声道:“谢氏,禁足五年。”

????又向方瀚海和方初道:“晚辈教妻不严,特向方家请罪!”

????说完,伏地,三叩首。

????********

????二更求月票,求订阅!这样干巴巴的是不是不够诚恳?咳咳,我的心是真诚的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