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863章 血光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分别向正上方和方初清哑这边进行两次。

????谢吟月紧闭着嘴,看着他磕头。

????等他磕完,她才对清哑道:“谢氏无状,给方家和织女带来惊扰,不敢恳请织女宽宥,愿禁足五年,反省思过。然此事与希夷无关,全是我一人之过,请你们莫要怨怪他。”

????说完,也伏地重重磕了三个头。

????这是她第一次向郭清哑认错,连公堂那次都没有。

????在公堂上,她只认了罪,没认错。

????韩希夷听她为自己撇清,微愕之下,心更沉:到底是什么缘故,让她宁愿对郭清哑磕头认错和禁足五年也不愿说出来?

????清哑觉得这一刻的谢吟月,有些模糊。

????……

????起身的时候,谢吟月主动去扶韩希夷。

????她低声道:“对不起!”

????刚才,他陪她共同面对了难堪,哪怕知道他并不爱她,娶她只是为了困住她、圈禁并监视她,她也感激,总比她一个人跪着强。

????也许,没有希望也就无所谓失望。

????没有失望也就不会怨恨,不会不甘。

????今世答应和他成亲,她并没指望他能真心对她,更不指望他的爱,他们各有目的,她是为了一双儿女,为了有个栖身之地,所以看到他陪自己下跪、赔罪,才觉得分外可贵,仿佛意外收获。

????至少,他承当了一个夫君该承当的。

????韩希夷没理她,他要的不是她的道歉。

????等他夫妻重新落座,韩太太才死里逃生般透了口气。

????她看出方家人不大满意——人家只想知道谢吟月的目的和用心,并不稀罕谢吟月道歉,谢吟月禁足不禁足,人家也不感兴趣——忙赔笑说起那口头婚约,要叫方家人放心。

????才开了个头,清哑就道:“我不答应这亲事。”

????直言不讳,毫无转圜。

????公婆当前,夫君在座,没有人觉得她抢先说话失了规矩,别说适哥儿是她儿子,便不是,她在方家也有权利说这个话。

????韩太太面对清哑格外心虚气短,难以直腰。

????当年她弃清哑而选谢吟月,如今清哑是身后有两座御赐牌坊的风光无限的织女,谢吟月是遭流放获赦的品行有污的罪女;刚才一个坐在上头责问,一个跪在堂下赔罪,带累她儿子也跟着赔罪,明晃晃提醒她多么有眼无珠。

????她强笑道:“我们也知道织女不想和韩家结亲……”

????清哑认真道:“不对!韩非花要是我女儿,我也绝不会为她定这门亲。你对女儿太不负责了!”最后一句话是对谢吟月说的。

????谢吟月反问:“你说我不够格做母亲?”

????她神色凛然:先前清哑的质问她无可辩驳,所以低头认错。这并不代表她今天一直要弯着腰对清哑,她不是送上门来给清哑踩踏的。她只对自己做错的事低头。清哑指责她对女儿不负责,她不能认!

????若不是为了女儿,她能来方家吗!

????清哑道:“你的确做错了!”

????谢吟月道:“你怎知我做错了?我对女儿的爱护不比你对儿子的爱护少一分。你可以怨我骂我,不可以指责我对女儿的用心!”

????清哑道:“可是我不同意这亲事!我儿子听了我们的事,也不想娶非花了。你打算怎么办?”——这还不算害了自己女儿?

????清哑的话刺激了谢吟月,她差点又控制不住自己,拳头又攥紧,长长的指甲刺在手心,一阵疼痛,才让她头脑清醒过来。

????她垂下眼眸,掩盖了眼底的冷笑——

????郭清哑,有些事,你永远不会知道!

????你不知你儿子为了娶我女儿,曾跪下苦求我。

????如你所愿,我一切都任由你们决定。

????我倒要看看,方无适会不会爱上韩非花!

????千万千万,你们将来别转过头来求我才好!

????清哑也在想:别说两个孩子太小,将来变数太多,就冲她和谢吟月水火不容的关系、谢吟月和方初尴尬的过往、她和韩希夷尴尬的过往,也不该将他们往一起凑,不然等成亲后,小夫妻两个夹在娘婆二家之间,会很难做,那日子怎么可能过好。

????例如严氏和吴氏,出身相差极大,也曾互相不满过,但她们却为了共同关心的人言归于好,昨天她们都推心置腹了。

????谢吟月和她能做到这样吗?

????那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
????两人电光石火间,言来语去地又交锋了一阵。

????众人都来不及插话,都凝神听着。

????等交锋暂停,韩太太首先喝道:“好了!这件事本是谢氏失言在先,怎不承认?昨晚你还对我下跪认错,难道是假心?”

????尽管她不愿在外人面前落谢吟月面子,落谢吟月的面子就是折韩家面子,但清哑的话正中她下怀,她昨晚可不就这么骂谢吟月的;再者她还有事要求清哑呢,于是顾不得韩家体面,出言警告谢吟月。

????韩希夷皱眉,也觉得谢吟月这争执莫名其妙。

????他喝道:“此事本就不妥,郭织女并非辱你!”

????方初正要张嘴,见韩家母子这么说,又闭上了。

????严氏在心里对吴氏道:“亲家,你瞧,不是我不护着清哑,是根本用不着我开口。就让她年轻人多历练吧,我在旁照应着。”

????谢吟月很快稳定了情绪。

????今天,一切都要忍为上!

????她便认真对清哑道:“对不起,都是我昨天一句疯话引起的。请郭织女放心,我们今天不是来逼方家定亲的。我们也知道,你我前仇太深,不可能成为亲家……”

????清哑不等她说完就道:“你又错了!”

????谢吟月暗怒——她怎么又说错了?

????难道你不是因为这个才不同意亲事的?

????清哑道:“真正相爱的两个人,仇恨是阻不住的。”

????她想起莎翁着名的爱情悲剧《罗密欧与朱丽叶》,忽然失神,隐隐伤感,安静的目光也失了焦距。

????她不答应这门亲,是要趁两个孩子还小的时候,杜绝他们相爱的可能,不然等他们真相爱时,再强制阻挠,就太残酷了。

????谢吟月一下子涨红了脸,满眼屈辱——

????清哑和方初以结仇开端,却以成亲结局;

????谢吟月和方初定有婚约,却以退亲告终。

????这个时候,清哑这样说,是告诉众人:她和方初是真相爱的,谢吟月和方初的婚约没禁住考验,这是打谢吟月的脸。

????严氏等人也以为清哑是这个意思,韩希夷也尴尬垂眸。

????身为纠葛主角的方初却很坦然,觉得清哑不是这个意思。

????果然,就听清哑幽幽道:“有两个家族,是世仇。他们的儿女相爱了。他们拼命阻止。女孩子不想嫁人,吃药装死逃跑。男孩子见了她的尸体,痛不欲生,自杀了。女孩子醒来,看见男孩子死了,也痛不欲生,也自杀了。”

????谢吟月心头涌起惊涛骇浪,两眼发直地瞪着清哑,如见鬼怪,牙齿咯咯轻响:“你……什么意思?你怎么……知……道……”

????她恍惚觉得眼前一片红,好多的血啊!

????“非花——”

????她再次神智错乱,凄厉地叫了女儿一声,一头向前栽倒。倒地时,两手本能撑地,才避免了鼻梁被砸扁的悲剧。可是她陡然晕倒,手臂无力,根本撑不住,那额头就“咚”一声磕在地上。

????方家这会客的正堂,为了庄重,地上铺得是大块青石雕板,不像昨日那花厅,都铺的木地板,到冬天再加一层羊毛地毯。

????谢吟月额头磕在雕花纹青石上,霎时就见了血。

????众人被她惨叫激出一层冷汗。

????韩希夷首先急跳起来,“吟月!”

????严氏韩太太等人也都一拥而上。

????方初先高声命人去请刘心,因见众人围紧了谢吟月,便站到清哑旁边,怕她受惊一样,攥住她的手道:“不关你的事。”

????清哑木木点头。

????不是她的错!

????她不过就说了个故事……而已。

????她身子有点抖,反抱住方初胳膊依靠。

????好突然,好可怕……

????谢吟月这一磕太吓人了,等扶起来已经满脸是血,且顺着额头往下挂,鲜艳的数条,挂在紧闭双眼的白皙脸颊上,看去十分艳丽恐怖,像凶杀案现场的女尸。

????方初忙上前一步,遮住清哑目光。

????他蹙眉想,谢吟月为什么这么大反应呢?

????她昨天和今天的言行都太反常了。

????严氏急叫仆妇们进来——刚才为了两家颜面,都打发出去了——命抬了软椅来,将谢吟月挪到她屋里去,让刘心诊治。

????韩太太和韩希夷也将韩家仆妇指使得飞奔来往。

????看着被韩家仆妇匆匆抬出去的谢吟月,清哑缓过劲来,开始纳闷:她不就说了个爱情故事吗?这故事至于让谢吟月听后晕倒吗?

????罗密欧与朱丽叶,和谢吟月什么关系?!

????严氏陪着韩家母子去了,堂上只剩下方瀚海、方初和清哑。

????方瀚海老谋深算,也想不明白谢吟月怎么一回事,冷哼一声道:“就她爱出幺蛾子!一出一出的,净折腾咱们。”

????方初自语道:“会不会是苦肉计?”

????以谢吟月的过往心性,他有此猜想也正常。

????方瀚海想了想,摇头。

????这苦肉计也忒伤本了,他可是看的真真的,谢吟月那一下实实在在地磕在雕花纹的青石地面上,伤势绝轻不了。

????清哑也不信是苦肉计,命细妹去瞧瞧,“看伤势怎么样。”

????细妹点点头,身姿挺直地走了出去。

????********

????你们都看奥运去了么?别忘了过来溜达一圈。清哑:谢吟月那真是意外,不是我干的!你们要相信我……求月票求推荐求订阅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