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864章 巧儿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清哑目送她看不见了,才收回目光,一面心里想,谢吟月千万别摔坏了脑子,不然这事就说不清了,人家还当方家暗算的呢。

????正想着,忽察觉异样。

????一转脸,与方瀚海沉沉目光相撞——公公正看她呢。

????她主动解释道:“我也不知怎么回事。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????方瀚海道:“谁说你故意的了?”

????说完若无其事地起身,出了厅堂。

????到了廊下,那绷着的表情才裂开,泄出几声急促短笑。

????他一想到那清哑无辜和莫名其妙的表情,就忍不住同情谢吟月:在锦绣堂斗锦输了也就罢了,好歹那是靠“真才实学”;这听个故事就失态地摔倒,也太倒霉了,运气太差了!

????不管清哑是怎么撞中她痛处的,都是她倒霉。

????因为,方瀚海看得很明白,清哑确实不是有心的。

????他在廊下走了两趟,忽见细妹转来了,忙又进去。

????就听细妹对清哑和方初回禀道:“没有性命危险,但要好好调养,不然恐怕会落下头疾。会留下疤痕。”她在后一句上加重语气。

????这是破相了!

????清哑一时不知该说什么,刚才还气她气得跟什么似的,忽然她就摔了,这算不算心想事成?

????清哑有些懵。

????方初又一次道:“这不关你的事。”

????清哑点点头,是不关她的事。

????她虽然气谢吟月,也没本事使妖法。

????方初又道:“我看她遭报应了,自食恶果!”

????他想起之前的事还很生气,觉得谢吟月自作孽,他们这些人完全都不知她在想什么,她自己就作摔了。

????方瀚海顾不得幸灾乐祸了,开始发挥他深谋远虑的习惯,追问清哑:“你说这个故事什么意思?”

????也许听了清哑解释,他能想通谢吟月为什么突然摔倒。

????方初眼望着清哑道:“真正相爱的两个人,仇恨是阻不住的。”

????连死亡都阻不住!

????清哑点头,道:“我想告诉他们:适哥儿和非花还小,不应该把他们扯上关系。不然等他们真相爱了,咱们再阻挠,会很残忍。”

????方瀚海听了深深拧眉。

????他道:“你的意思,要是他们真相爱,你就不会阻止了?”

????方初断然道:“他们不会相爱!”

????家族世仇和杀母之仇能比吗?

????他昨晚已经告诉适哥儿:谢吟月差点要了清哑的命,若是这样适哥儿还能爱上韩非花,他定将这个儿子给打死!

????园子里,巧儿和表弟妹们聚集在一水亭内。

????早晨,园内花草格外精神,草尖儿绿叶上和花朵上的露水还未干,水亭以西溪水潺潺流淌,深吸一口气,觉得身心都清爽。

????可是巧儿他们不像是趁着早晨凉爽出来赏景,一个个或坐或站,都把目光瞄向主院那边,一面议论“会不会摔死了?”

????巧儿道:“胡说!哪那么容易就摔死!”

????她心中,谢吟月是千年的祸害,哪那么容易死。

????适哥儿也在场,小脸上神情很严肃。

????昨晚,他听爹把方韩——准确来说是郭方谢三家——的仇怨说了个大概,已是又气又恨;今早起来遇见巧儿表姐牵着无悔妹妹去逛园子,他和莫哥儿也跟了去,路上又问表姐细节。

????巧儿和方初叙事的风格完全不同。

????方初平日对儿子很纵容,一旦说起正事,就会摆出严父的威严。昨晚他以叙述事件为辅,分析引导儿子为主,向适哥儿描绘了一场波澜壮阔的商业战争,清哑在这场战争中受到严酷迫害……

????巧儿则完全相反,活演了一出戏剧,一人串多个角色。

????她抱着方无悔,坐在游廊的栏杆边,适哥儿和莫哥儿分坐她左右,四只眼睛从两边仰望她,摆足了架势听她演讲。

????巧儿从郭家初进城说起:被豪强谢家欺负,各种欺辱;谢家两姐妹都不是东西,妹妹谋杀亲夫,姐姐污蔑清哑杀人;原先方初和谢吟月定有婚约的,后来也不能容忍她恶毒,断手退亲;谢吟月为了报复清哑,挑唆夏流星诬陷清哑是妖孽……

????巧儿一贯口齿伶俐,况且这些事又是她亲身经历的,站在郭家立场进行描述,所有人被她简单划分两类:非黑即白,没有灰色地带,听在适哥儿兄弟耳中,除了好人就是坏人,很容易懂。

????谢吟月自然是坏人,大大的坏女人!

????巧儿说到动情的时候很自然地流泪了。

????比如当年清哑被谢吟月诬陷杀人关在牢里时。

????又比如清哑被诬陷为妖孽抓走时。

????巧儿哭不像小时候,张着嘴大哭,她现在哭得很好看——

????杏眼中汪满了泪,然后溢出来,沾在睫毛上,然后顺着腮颊滚落,她捏着水红丝帕轻轻拭去,一面说,一面轻轻抽噎。

????说到方初断手退亲时,她发挥了想象,因为她不在场啊,但她不肯简略带过这一节,务必要两个表弟加深对谢吟月的仇恨——爹娘都受其所害,能不恨吗?所以她叙述十分惨烈悲壮。

????用刀剁手当然惨烈悲壮!

????她还不懂男女之情,想象不出方初断手的撕裂心态,无法从正面描述方初的表现,便巧妙地从侧面描述——借用了严氏来渲染烘托。

????严氏昨天愤怒骂谢吟月的样子她可是见了的,顺手拈来。

????这烘托的效果很好。

????适哥儿完全被代入了,哭得满脸是泪。

????他又怒又愧又恨,跟认了贼作父似的!

????巧儿对适哥儿表现很满意,眼角往左一瞥,莫哥儿面无表情地坐着,只眼神冷了些、毒了些,不禁腹诽:这孩子怎不哭呢?

????都说的这样了还不哭,没心肠吗

????不过没关系,晓得恨就好。

????再看向靠在她怀里的方无悔,乖巧地没笑,眼神有点忧伤,完全是被巧儿营造的气氛感染的,至于巧儿说的什么,没大听懂。

????还是太小了。

????不过不要紧,先混个耳熟。

????等将来说多了,小表妹就懂了。

????巧儿觉得,自己身为织女的侄女儿,都已经这样“出色”,小表妹是织女的亲女儿,必须更上层楼,比她还要机灵能干才行。

????她十分勤恳地教无悔,各种手段都教,一点没藏私。

????巧儿正演的投入的时候,看见紫竹从那边过来。

????她急忙扬声叫:“紫竹姐姐,从哪来?”

????声音清脆悦耳,丝毫不像刚哭了一场的样子。

????适哥儿没有表姐的功力,又怕紫竹发现他哭,慌忙转脸用小手背胡乱抹一把,发现手背不吸水,又改用袖子擦,因为他没带帕子。

????擦干了,才转过来,若无其事地面向紫竹。

????至于莫哥儿,还是冷漠如常。

????********

????二更求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