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874章 激将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若是从前,严予宽只怕还犹豫,这次却有些动心了。

????他也希望儿子能结一门好亲事。

????只是严暮阳虽是他儿子,他却不敢背着严纪鹏私自帮严暮阳定亲,严暮阳的亲事,是一定要经严纪鹏同意的,因此他只说会跟父亲提。

????梅氏想,跟公公提,公公肯定不答应。

????梅氏旧年底在王府见过王瑛一面,惊为天人,便以言语试探王夫人。彼此都是有体面的人,当然不能直白求亲,只说瑛姑娘这样好女儿,谁家娶了都是莫大福气,十分的含蓄。

????王夫人见她目露热切,心下明了。

????她是见过严暮阳的,对他人品才学也很动心,再一个缘故就是因为严未央了。

????王源曾和蔡铭同在云州共事过,王夫人对严未央印象很深。严未央嫁进蔡家一连生了三个儿子,不仅将内宅打理井井有条,三个儿子教养出色,且对蔡铭上峰下属之间联络关照,都处置十分妥当,蔡铭这些年官运亨通,她功不可没。

????有蔡家这样的姻亲,王夫人又觉严家家教门风不错,经商多年也没丢了读书人的根本,世家气度不减;再者她虽不重银钱,也知过日子没银钱不成,很多官员外面看着风光,其实人情往来捉襟见肘,严家豪富,女儿若嫁给严暮阳,将来根本不用为家计操心。

????她便也含蓄地夸赞了严暮阳一番,又说她家老爷如何看好严暮阳,必定是前途无量云云,隐晦地表达了心思。

????梅氏大喜,自觉这亲事有指望了。

????她便和严予宽来霞照,要说动公婆上王家求亲。

????严予宽才对严纪鹏提了个头,就被父亲堵回去了,只说严暮阳科考要紧,不许用“闲杂”事搅扰他心思,万事等春闱过了再说。

????严暮阳科考也没让回祖籍徽州,被安排在湖州。

????梅氏越发不安,思来想去,想到一个主意:从清哑这下手!

????郭织女是出了名的心高气傲,若以言语激起她傲气,主动拒绝侄女和严家结亲,严纪鹏便无可奈何了。

????这如何激,分寸可要掌握好。

????郭家今时不同往日,不但和方家结了姻亲,清哑的名声更是如日中天,梅氏并不想得罪清哑,只求不动声色地暗示即可。

????再说清哑,听说梅氏来了心一动,也勾起一段心思。

????她自做了母亲后,想法与以前有所不同。

????当年严纪鹏向郭家提亲,她虽不赞成,那是因为严暮阳和巧儿年纪都小。这些年过去了,严暮阳的成长她都看在眼里,确是个难得的好男儿。好男儿是值得争取的,清哑便要为侄女争取了。

????再说,清哑也看出严暮阳对巧儿有情义。

????当下这社会习俗,都是父母之命、盲婚哑嫁的多,能相互看对眼再做成姻缘的,万中无一,她不想巧儿错过。

????至于梅氏的心思,清哑也知道,不过她不太在意。

????谁家没有个难缠的人呢?公婆姑嫂,总有不如人意的。

????孙悟空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,还有个唠叨的唐僧师傅呢。

????便是她当年,不也被方老太太嫌弃,方瀚海夫妇也不肯明着承认她吗,还是她自己努力,才取得了方氏一族的认可。

????她相信巧儿,绝对有能力搞掂梅氏。

????说到底,关键还在严暮阳身上,只要严暮阳有担当、有主意,对巧儿真心,这个女婿就值得郭家去争取!

????她问了严氏在小花厅见梅氏,便转了进去,只见严氏坐在北窗下的罗汉床上,梅氏坐在她右手边一张椅子上,正说笑。

????窗外流水潺潺,凉风透入窗内,丝毫不觉暑热。

????清哑招呼道:“大表嫂来了。”

????梅氏忙站起来,亲热地对她笑道:“刚来。正和姑母说呢,弟妹是个有福的,所以适哥儿才大难不死,将来更大福气在后头呢。我们在家说起这事来,谁不夸适哥儿聪慧过人,有勇有谋!”

????当娘的,永远听不厌人家夸自己孩子。

????清哑微笑道:“表嫂过奖了。”

????一面请她又坐下,叙些闲话。

????免不了大家又夸赞一番严暮阳有出息,清哑也说了几句。

????梅氏听了十分得意,看着清哑心想:“若非暮阳要入仕,其实和郭家结亲也不错。待会可要谨慎些好好说,别得罪了她。”

????想罢笑道:“话虽如此,但官场险恶,姑母最知道。咱们这几家,原本就是世宦之家,只因官商不能并重,才放弃做官,不是族中孩子没出息。现在阳哥儿要入官场,我难免思虑多了些。”

????严氏道:“这事有他祖父和父亲操心,你就别操心了。”

????梅氏笑道:“姑母说的是。侄媳也不懂这些。”

????然后便说严暮阳如何得王源夸赞,“就是太皇太后娘家的族人。”

????严氏点头道:“王家是书香世家,出了好几位宰相。”

????梅氏暗暗高兴,接道:“可不是,连皇后都出了三位呢,最清贵的。王大人有一女,今年十五岁,生的花容月貌,听说才学比她哥哥还强呢。侄媳想,若能为阳哥儿求得这门亲,可不是天作之合,且对他前程大有裨益。侄媳探了探,那边对阳哥儿也满意……”

????严氏那是什么人,立即明白了梅氏来意,心下一沉,因梅氏话题转得太急,她来不及阻止,眉头微不可察地动了动。

????不等梅氏说完,她便截断梅氏话头:“人家夸阳哥儿,是阳哥儿值得人夸。没影的事,还是不要随意猜测。”

????梅氏一愣,便醒悟过来,红了脸。

????严氏这是敲打她:若将来两家亲事成了还好;若不成,她今日说这话,岂不成了王家想求严暮阳而不得,有损王家名声。

????当着清哑,严氏总算给她留了脸面,说得比较含蓄。

????她急忙补救道:“是侄媳妄想了!不如姑母帮着去说说。”

????说不说的都不重要,让清哑听到她这个想法才重要。

????郭织女知道了她想为严暮阳求娶官家女,还能厚着脸皮让巧儿嫁入严家吗?以郭织女的心性,定是不肯的了。

????严氏是知道严纪鹏打算的,恼恨这个侄媳妇在她面前弄手段,算计她儿媳,便不咸不淡道:“虽说婚姻大事乃‘父母之命媒妁之言’,但也最讲究缘分。有缘的便千难万难也能聚在一起;无缘的再费心机都没有用。你要我帮忙,我都没见过那王家女儿,如何帮?”

????********

????世事如棋,咱们清哑也在成长,宁折不弯那是看人的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