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84章 莫测(二更求粉红)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郭守业点头道:“就照你说的。”

????仇一听了简直意外之喜,连连作揖。

????又客气半天,千恩万谢地走了。

????他走后,郭家父子互相看看,心定了许多。

????从昨天到今天,郭家进账三万五千两,银子没在手上停留超过一天,就换了两栋宅子、一个小坊子,还有一百亩田,除去送给曹主簿的打点费用,如今手上还剩下八千多两银子。

????一切忙完,那天色已经黑沉沉的了。

????只是,郭家门前的街道上却灯火隐隐,更兼从田湖上传来丝竹管乐之声。透过花柳间隙,可见水面上一艘艘宝船飘荡,玉壶光转、鱼龙飞舞,一派歌舞升平景象。

????晚上,清哑只喝了一小碗汤。

????不病不痛的,她就是半点食欲没有。

????也不对,这不就是得了相思病么!

????吴氏和阮氏守着她,却不知如何劝。

????或者说,是不敢劝,若开口提那件事,只怕更引得她伤心。

????蔡氏今天很有眼色,吃了饭主动收拾碗筷、整理新买的宅子,也不进房里,因为她知道自己是不会劝人的,骂人还差不多。

????媳妇守着闺女,郭守业是男人,没进房,又不放心离开,便坐在清哑屋子外面,呆呆地看着院子里。那架势,若没人劝他,怕是今晚又要坐一夜了。

????郭大全见这样,觉得不是办法。

????他想了想,拉郭大有走进清哑房里。

????“小妹,后天就是织锦大会了。你看,大哥从来没见识过那个,也不知怎么办呢?”

????他笑着在圆桌边坐下,向靠在床上的清哑讨主意。

????郭大有也坐下,望着清哑。

????清哑听了,半天才转过头,茫然地看着他们。

????好一会,她道:“我也没去过。”

????郭大全笑容一顿。跟着就道:“这个大哥晓得。我们就商量。”

????找些事让小妹操心,一忙起来,她就顾不上想江明辉了。

????这是他和郭大有商议的结果。

????清哑听了,微微蹙眉想了起来。

????想起下午的拍卖。脑中有个念头不成型。

????她便道:“我先想想,明天告诉哥哥。”

????郭大全笑呵呵道:“小妹聪明,就是比我们有法子。像这拍卖,要不是小妹说,我们再想不起来的。织锦大会。小妹说怎办,我们就怎办。”

????清哑点点头,就再不说话了。

????吴氏背过脸来,对两个儿子瘪嘴,无声流泪。

????郭大全和郭大有也黯然。

????若是一般人心里有了委屈,会哭、会骂,再不就喋喋不休地跟人诉说,可是清哑一声不吭,看了把人急死;又不知如何劝,劝了也不管用;又不敢走。走了不放心,真真不知如何是好。

????这些清哑都不知,她浑身无力,思绪窅然。

????昏沉间,听见外面传来隐隐的丝竹管弦声,不禁凝神细听。

????街上一定很热闹吧,她想。

????若是江明辉……他们没退亲,这样的夜晚,他们肯定会出去逛的。

????他会带她去吃霞照的小吃,看田湖的夜景。

????他们手拉手。快乐地在街上四处游玩,看见什么都要停下来问一声,听见什么都要驻足看看,闻见什么都想坐下尝尝……

????想着。她脸上漾起微笑。

????忽然又想起来:他不会带她去了,他肯定跟那个谢姑娘去逛了。

????她慢慢敛去笑容,想起谢吟月下午说的话,“若是一个誓言就能坏了人的姻缘,那这姻缘也太靠不住了,不要也罢!”是啊。若是感情没了,曾经的海誓山盟又有什么用呢?

????念头一起,她仿佛被抽去了筋骨,身子向下滑去。

????吴氏走过来轻声问闺女:“想不想吃点东西?”

????清哑转动眼珠,目光落在她脸上,感觉她的声音很飘渺,仿佛从很遥远的地方传过来,她不知什么缘故,便摇头道:“我要睡觉。”

????说完奇怪:明明像往常一样说话,怎么听起来跟蚊子一样细弱?

????吴氏倒没奇怪,扶她躺好。

????郭大全等人就悄悄走出去了,只有吴氏留了下来。

????清哑不知什么时候睡去了。

????其实不是睡,是晕过去。

????自她昨晚从谢家出来后,先是倍受打击下心力憔悴躺倒,今早起来又和家人在街上游荡、买宅子,后来临时兴起念头拍卖竹丝画稿,忙忙碌碌一直没停,待一切完了之后,便再也撑不住了。

????吴氏看惯了她安静的,竟没留心,只当她睡了。

????昏沉中,清哑仿佛在船上,在雾茫茫的江面上随波逐流。

????前方也有艘船,江明辉站在船边,忽隐忽现。

????她奋力摇浆追他,总也追不上。

????她满心焦急,想喊却喊不出来,急得流泪。

????一阵风过,传来他和一个女孩的说笑声,渐渐远去……

????“明辉,别走!别走……”

????她在心里哭喊,嘴上却一个字吐不出来。

????他怎么会丢下她呢?

????那时候,他捂着她的双手,呵护她、爱怜她,跟她娓娓讲述将来在镇上置办宅子,他们两人一个开铺子、一个织锦卖,向她勾画了一幅人生蓝图;秋夜,残荷丛中,他们静坐在船上听秋虫呢喃;雨雪天,他们窝在屋子里有说不完的话……

????直到第二天早晨,清哑还没动静。

????吴氏喊不醒她,一摸额头烫手,这才慌了,才知道闺女是病了。遂吵起一家人来,匆匆去找大夫来诊治、抓药、煎药,乱成一团。

????忙乱中,谁还管织锦大会这回事。

????他们不记得,锦商们可是抖擞精神严阵以待。

????方初等人不断会见各路商贾,有买丝的,有买茧的,有签订出海货单的,有购买织机的,成交火热。然这还只是些小交易,重头戏还要待织锦大会召开后,看结果才能定。

????正忙着,忽有管事来回禀,锦署衙门收到半匹锦缎,来头不小。

????方初沉声问:“可打听出是谁家送的?”

????那管事道:“没有。鲍长史说不清楚。”

????方初嗤笑,心道他会不清楚,分明是想借这机会敛财。

????因命管事去打点,务必要弄清楚这半匹锦的来龙去脉。

????管事应声而去。

????待他走后,方初又分别派人给谢吟月、韩希夷和严未央递了信。

????至晚间,十大锦商都收到了这个消息。

????然而,无论他们使何种手段,却无人能从鲍长史口中掏出一句准话,更别说详细情形了。莫测的前景使得大家心情都提了起来,暗骂鲍长史贪心不足。(未完待续。)

????PS:??咳咳,有点小虐女主,但这是铺垫,下面马上就开虐别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