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877章 生气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他现在正是紧张时候,本不该来的,但他振振有词地说,老是读书容易闷,出来看看锦商云集的盛况,对他领会经济史学有好处。

????其实他就是想巧儿了,想来看看她。

????他看到了,那丫头居然装扮的这样光彩夺目!

????他双目粘在巧儿身上,怎么也扯不开。

????严纪鹏趁机激他道:“如何?你觉得,这样的郭巧儿,你若是不考个状元回来,她能看上你?爷爷若是贸然上门求亲,再被拒了,还有脸去第三次吗?那件事你也不要再提,人家根本不在意。沈怀玉怎么定的亲?那是爷爷故意误导你沈爷爷,他以为我们和郭家有了口头婚约,才放弃了。但除了沈怀玉,沈家还有其他孙子。这次郭织女又立了功,郭巧儿根本不愁嫁。”

????沈亿三原也中意巧儿,但他知道当年的事,以他们的观念,严暮阳是一定要娶巧儿的,这才给沈怀玉定了别的人家。

????严纪鹏不肯告诉孙子实情,一心刺激他。

????严暮阳不由自主绷紧了身子,双拳攥紧了。

????严纪鹏暗自得意:“哼,若是先定了亲,只怕这小子就没心思读书了。借着郭巧儿激发他上进,到时候大登科连着小登科,那才风光!”

????当然,除了这个缘故,他也真怕郭家会拒亲。

????若是孙子高中后再上郭家求亲,就稳妥多了。

????……

????天字一号廊亭内,巧儿和梅如霜对坐。

????郭家产量只够签宫中和官府订单,没有余力再签别的商家,故而除了织锦大会第一天,后来都没什么事,只和行内有头脸的商贾们交结,这些由郭家父子出面,巧儿只应对姑娘和奶奶们。

????巧儿笑吟吟地对梅如霜道:“霜儿你别这样子。我完全按你说的,把值钱的都往身上挂……”

????梅如霜急道:“你还说!”

????又怏怏道:“就算你打扮再庸俗也没用了。”

????巧儿好奇地问:“怎么了?”

????梅如霜道:“姑妈帮表哥相中了王家姑娘。”

????巧儿吃一惊,忙问:“哪个王家?”

????梅如霜便如此这般,将王家和王瑛的情形说了,连王瑛淘换的貔貅和表哥现在佩戴的一样都说了。

????巧儿笑不出来了,狠狠地扭手帕子,并在心里骂严暮阳:“就知道他不是好人!原来看中人家的貔貅和他的一样,羡慕人家家世,贪恋人家才貌双全,说什么向人家父亲讨教学问,都是借口!借口!”

????她忽然委屈地想哭,“爱娶谁娶谁!与我有何干。”

????梅如霜愣了下,也抱怨道:“都怪姑妈!表哥也是,天下有才学的人多着呢,青山书院和碧水书院那么多经学大家,想请教什么不能,偏跑去徽州向王姑娘的父亲请教,招惹事端。”

????她觉得,严暮阳若不想娶她姐姐,就该娶巧儿,什么王姑娘李姑娘,再好的家世能和巧儿比吗?巧儿多能干啊。那家世好的,还能把好处都给女婿?女婿再亲也亲不过人家儿子,终究还是要妻子能干贤惠才是首要的。

????巧儿听了她的话,心里更气了。

????这时,梅如雪和严暮雨过来了。

????梅如雪先在廊亭内扫了一圈,犹豫了下,才状若不经意地问巧儿:“郭伯伯和郭大哥呢?怎么只有妹妹一个人。”

????巧儿随口道:“我哥哥去书院读书了。大伯在沈家那边。”

????梅如雪诧异地问:“你哥哥去书院了?”

????巧儿道:“嗯。”

????严暮雨问:“他不参加乡试了吗?”

????巧儿道:“等三年再考。”

????梅如雪心头隐隐明了。

????梅如霜道:“定是为了吴青梅那个……”

????她差点把“贱人”二字骂了出来,好险才忍住了,憋的脸都红了。

????巧儿和梅如霜合得来,最大原因就是梅如霜脾气直,虽爱耍小性子,却里外透亮,两人在一块吵吵闹闹的,遇见什么事却都是意见一致,见她这样,忍不住噗嗤一笑,心情好多了。

????梅如雪警告地盯了妹妹一眼。

????郭勤是什么性子,梅如雪深有体验,那年因为巧儿被哥哥梅子陵欺负了,他想着法儿地报复回去,一点亏不肯吃;这次却当众给吴青梅下跪,可想而知他心里有多难堪,去书院也是苦心励志吧。

????她不由自主地为他感到忧心。

????这几年,该多难捱!

????女孩子们在一块,话题无非议论谁家的锦缎如何如何,适合做什么衣裳配什么首饰,叽叽喳喳的笑声清脆。

????严暮阳熬了一会,忍不住拉了梅子陵也来了。

????结果到了天字一号亭,巧儿本在说笑的,见了他把笑脸一收,也不笑了,还狠狠地剜了他一眼,剜得他心头一突——

????巧儿妹妹这是怎么了?

????梅如霜跟着也白了表哥一眼。

????只有梅如雪正常地和他招呼。

????严暮阳又困惑又难受,又没法问。

????此后他想方设法找机会和巧儿说话,总不能如意,她要么爱理不理,要么忙着接待人,要么又去别家观看锦缎……

????他的目光一直追着巧儿身影转。

????哪怕她不理他,他也要关注她:看着她婴儿肥的圆脸下巴长尖了,长成杏脸桃腮;看着她圆滚滚的小身子抽长了,小蛮腰不盈一握;听她嚣张地叫他“严暮阳”,和他争吵;看她被梅子陵绊倒在地后,却坚强地忍住不哭,含着一泡眼泪楚楚动人;送她招财貔貅后,他们一笑泯恩仇,从此她叫他“暮阳哥哥”;看着她认真地读书、学琴、学画、钻研纺织、习武,又贤淑地操持家务,照顾弟妹,鼓励兄长……

????她所有的成长他都看在眼里。

????他曾怀疑:他明明很忙的,哪有那么多空闲关注她?

????后来他明白了:只要真心牵挂一个人,就会有无数个理由和机会去发现她的一举一动、爱什么、厌什么;若对那人不感兴趣,便是别人提点你留意,你也会忽视,即便留意了也记不住。

????严暮阳的神色落在梅如雪眼中,她微微叹息。

????梅子陵也注意到严暮阳的异样,以前就注意到了。

????他抿着嘴,看着严暮阳目光闪烁。

????他盼望严暮阳娶王瑛,因为他想娶巧儿。

????********

????各位早上好,周末愉快,开开心心的o(n_n)o~~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