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85章 等待(三更求粉红)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其实他们真冤枉了鲍长史,因为他也不知道。

????当时郭大全说姓郭,而他看郭大全的服饰举止,只当他是下人、管事之流,哪里想得到他就是锦缎的主人。过后他也派人去各地会馆打听,所有有头有脸的锦商中都没有这一号人物,仿佛凭空消失了。这更让他对这锦缎的主人感到神秘莫测,又疑惑不已。

????因此,各大锦商去问他,他自然答不上来。

????别说锦商们,就连夏织造问他,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????这且不说,且说谢吟月昨夜回家晚了,一夜无话。

????今日上午,谢二太太置办酒席,命人请了女儿女婿并江家亲家过门吃酒。饭后喝茶时,谢吟月便将昨日拍卖的结果告诉了江家人,又特意说了郭家逼方初发的毒誓,所以这图稿便不能给江家了。

????江家和谢家诸人都听得瞠目结舌。

????江大娘气得痛骂郭家不是东西,心狠手毒,叫人发这样的毒誓,断人根本云云;江老爹感受到郭家的恨意,满心凄恻——他们可是差点成了亲家的,如今竟闹得这样。

????谢二太太道:“想不到这家人这样。真是‘宁得罪君子,莫得罪小人’。他们根本就是市井无赖,行事手段下作!月儿,你太大意了,怎么能让方少爷签那样的文书呢?这也是能闹着玩的?他们心意歹毒,分明在咒你们。”

????谢二老爷神色变幻,不知想什么。

????谢天良则冷笑说,要找人打断他们的腿,看他们还敢张狂。

????一屋子的长辈,谢吟月坐在下首,却神色泰然。

????听了谢天良的话,她秀目一凝,道:“天良切不可胡来,坏我谢家名声。”

????虽是淡淡的一句话,警告的意味很明显。神情威严。

????谢二老爷便瞪了儿子一眼。

????谢天良悻悻低头,知昨日行为让大姐很不快。

????谢吟月扫了江家人一眼,话锋一转,说郭家这招也难不倒她。她自会看那些图稿。等琢磨出诀窍后,另行叫人帮江家绘制图稿,绝不会耽误江竹斋生意。

????江大娘听了喜出望外,对着谢吟月千恩万谢,左一个“大小姐”。右一个“大小姐”,叫得十分亲热,奉承话连篇;又奉承谢二太太,说起乡村趣事来,笑声一阵一阵的。

????谢吟风殷切地帮婆婆斟茶,又感谢大姐帮助。

????热闹闹的屋子里,唯有江明辉沉默不语。

????他甚至都不信谢吟月的话。

????到底郭家有没有逼方初发誓,谁又知道呢。

????就算去问,那些人都和谢家世交,谁不帮她掩饰?

????当谢吟月说琢磨画稿帮江家后。他娘对她感恩戴德的样子,他更是觉得荒唐:清哑不声不响帮江家画了那么多稿子,娘不感激反而记恨她;谢吟月只不过说了一句话,什么还没做呢,娘却把她当大恩人了。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!

????他却一点不觉得好笑,只心惊。

????心惊谢吟月的手段。

????她身上含而不露的气势,就连谢二老爷也比不上。

????不知怎的,他很不喜欢她。

????清哑画了许多画稿给他,他都坦然接受,并没什么心理负担。因为她的贴心和真诚他感受得到;然谢吟月那居高临下的威严,仿佛江家未来要靠着谢家吃饭一样,从此就依附于谢家了。

????他不喜欢这种感觉。

????他寻了个空子,离开了谢家。回去了江竹斋。

????谢吟风好一会才发现他走了,不知怎么回事。

????当着亲家,江大娘面上挂不住,就骂儿子不懂事。

????谢吟月那是什么人,形形色色人见得多了。

????当下她轻笑一声,道:“妹婿怕是以为我在说谎骗他呢。吟风你回去好好跟他说。究竟方少爷有没有被逼着发誓,出去一问便知。昨天去郭家参加拍卖的人多着呢。”

????谢吟风心里一沉,惴惴点头。

????江大娘见还是郭家闹的,免不了又骂了郭家一通。

????等回去江竹斋,见江明辉睡在床上,懒懒的,竟然病了的样子,不禁急得又骂。

????谢吟风熬了解暑汤给江明辉喝,又向他解释谢吟月的话。

????江明辉微微点头,只不言语。

????到晚间,他越是心神不宁,满口胡话。

????谢吟风才急了起来,衣不解带地照顾他。

????朦胧间,江明辉仿佛和清哑站在郭家的乌篷船上。乌篷船行驶在寒风凛冽的江面上,正往乌油镇去。他握着她冰凉又柔软的小手,悄悄告诉她,等她过了十五就娶她。忽又好像站在清哑闺房桌旁,聚精会神看她画画。一时又见她帮他试穿新衣裳。他贪恋她的美好,想趁郭大贵不注意的时候,悄悄摸一下她的手,或者靠近她的脸颊,闻她身上甜香。转而又是江大娘在他耳边喋喋不休,说清哑的不是。又有谢吟风的绣球砸中他,他惊慌闪避。忽而夜半惊醒,发现自己搂着谢吟风,惊恐莫名……

????念头纷杂中,忽然他听见清哑哀哀哭泣。

????奇怪,他怎么听见清哑哭了?

????清哑从来不哭的,就算大声笑也没有过。

????他慌得喊“清哑!清哑!你怎么了?……”

????谢吟风在旁照顾他,听见他梦中叫唤“清哑”,心中又酸又胀,又苦又气,不住流泪。

????放下这头,且说次日是七月一日,织锦大会的正日子。

????一大早,位于朝霞大街的锦署衙门门口便车马簇簇,各路商人蜂拥而至,皆凭官帖进入衙门左侧的锦园——乃是历年召开织锦大会的地方。

????锦园的景色极美,奇花异草、假山湖石、亭台轩阁、小桥流水,无一不是名家手笔。

????锦园内最大建筑是锦绣堂。

????锦绣堂十分宏大整齐:正北向是五开间的官厅正堂,当中三间都没有隔断,全通的,专为大会时锦署衙门官吏和朝廷派来的内监宫嬷起坐;阶下广场有三条通道,通道两旁分列六组回廊,每组回廊都分隔成许多小间,形成一个个廊亭,按“天、地、人”排号,内置桌椅几案等用具,供锦商们使用。

????离官厅越近的位置,为天字号。

????其次为地字号。

????最远的为人字号。

????十大锦商自然都安置在天字号。其中方家、谢家、韩家、严家、卫家又排在六组回廊的第一位,门脸不是朝东西向,而是正对北面的官厅正堂,乃是视线极佳的位置。

????六组回廊,位置有正有偏,这分配也是有讲究的。

????第三、第四位置最正,分别为天字一号和二号。

????今日,谢吟月占了天字二号廊亭。

????天字一号亭却空着。

????众人一看这架势,便明白是给那锦缎的主人留的了。(未完待续。)

????PS:??粉红150加更,稍后四更送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