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890章 心上人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玉瑶公主想都不想道:“不见!滚出去!”

????那太监不敢吭声,忙转身就走。

????后面,玉瑶公主却又喝道:“回来!”

????原来,她想起来这郭清哑有些本领,这时候来人求见她,会不会是郭清哑搬来的救兵?她虽不怕,但也不愿稀里糊涂就把来人赶走。

????她不肯承认心底的担忧,告诉自己要冷静,先看看是何方神圣再说,找好了借口,便接过太监递过来的画轴。

????展开一看,她蓦然瞪大眼睛。

????那是一幅简约的画,画中一片桃林,落英缤纷,一个身穿高腰襦裙的豆蔻少女站在桃树下,浅浅含笑,对面一个飘逸出尘的少年,宛如谪仙。旁题四句诗:去年今日此门中,人面桃花相映红。人面不知何处去,挑花依旧笑春风。

????她盯着画,嘴唇颤抖,“是他!是他来了!”

????她开心地笑,喜极而泣,忘了殿中还有清哑等人。

????“快请进!”她急切地冲那太监道,跟着又改口,“请他去内书房等候,本宫这就去见他。啊不,本宫要去换一身衣裳。”

????她慌慌张张地站起来,一低头看见自己的低胸服,心一紧——她这副样子,怎么能让他看到!

????她本能用手遮住胸口,要掩藏起难堪。

????这一刻,她后悔万分,她这些年的名声和作为,他知道了吗?

????她不敢想象,也来不及深想。

????当务之急,得赶快去换一身得体的衣裳。

????见她要离开,清哑急阻道:“公主,请放了方初!”

????一面看了细腰一眼,细腰微微点头。

????玉瑶公主这才发现她们主仆,不由停步,心下急速思忖:这当口,该打发了郭织女才是;可若叫那人碰见了,岂不麻烦?

????她示意赵辉上前,低声对他说了几句,说完就走。

????清哑若让她走了,方初怎么办?

????她毫不犹豫地上前阻挡玉瑶公主。

????细腰细妹一齐拉开架势,细腰一个飞步上前逼住了玉瑶公主,冷冷盯着她问:“方少爷呢?”

????玉瑶公主气白了脸,道:“你好大的胆子!”

????赵辉急叫“不可造次!”

????禁军们又围了过来,又成了僵持局面。

????玉瑶公主正急怒时,门口传来一声“郭织女!”她猛转头,看呆了,也看痴了,也忘记了细腰对她的不敬,惊慌地用双手挡住胸前那片耀眼的白,恨不能变出一套衣裳来,换了身上这套。

????韩希夷站在殿门口,月白色广袖长衫,飘然若仙。

????见到他,清哑很意外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????韩希夷没回答,目光微动,已清楚殿内情势。

????他飘然上前,郑重对玉瑶公主躬身施礼,道:“韩希夷见过玉瑶公主。公主别来无恙!”

????玉瑶公主泪光盈盈,看着他不语。

????韩希夷半天没听见声音,抬头道:“公主?”

????玉瑶公主哑声问:“你叫韩希夷?”

????韩希夷道:“是。”

????玉瑶公主问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????和清哑一样的话,含义却天差地别。

????那么多年都不见,怎么忽然出现了?

????为什么来?

????韩希夷站直了身子,道:“韩某为郭织女而来。”

????玉瑶公主猝不及防之下,尖声叫道:“你为她来?”

????韩希夷坚定道:“是。韩某和方初是至交。刚才听方家人来报,说方兄身体有恙,要请郭织女回去。韩某便进来告诉一声。”

????事实是,黑风来找清哑,被公主府的人挡住。

????韩希夷得知内情后,当机立断,进来接清哑。

????可他不想说破,想把这事糊弄过去,以免惹恼了公主。

????玉瑶公主被滔天的醋意淹没,没了刚见他的激动和手足无措,面上染一层寒霜,淡淡问:“若我不放她呢?”

????她这时才想起,他叫韩希夷。

????她既打了方初的主意,当然要弄清方初的底细:方初和谢吟月的订亲退亲,和郭清哑定亲成亲,这中间就牵扯到韩希夷。

????韩希夷,先痴恋谢吟月,后倾心郭清哑。

????他差点就娶了郭清哑,被谢吟月从中作梗,才没成。

????谢吟月!

????玉瑶公主重重咬牙。

????且说清哑,听了韩希夷的话惊喜道:“他回去了?”

????韩希夷柔声道:“对,方兄已经回家了。你快回去吧。”

????清哑忙对玉瑶公主蹲了下身,道:“公主,民妇告辞。”

????不等玉瑶公主说话,就自顾起身,抬腿就要走。

????玉瑶公主叱喝道:“站住!”

????这一声,比之前任何时候都更冰冷、更决绝。

????只因她看见韩希夷也抬脚,准备跟清哑一道走。

????清哑恼了,问:“公主想干什么?真要留下民妇?”

????方初回家了,她这会子也不急了,也不怕了。

????玉瑶公主不像之前暴跳如雷,再不说话,只冲赵辉一扬下巴,目光冰冷凌厉,气势非比寻常,决心坚如磐石。

????赵辉不敢违拗命令,立即带人上前围住清哑几人。

????韩希夷身形一闪,上前将清哑几人挡在身后。

????赵辉目光不善地盯着他,公主改主意都是因为这个该死的小白脸,他就不该来;若他没来,郭织女已经离开了。

????他却忘了,公主答应放清哑,正是因为韩希夷来了。

????韩希夷不理赵辉,剑眉微蹙,轻声谴责玉瑶公主道:“公主乃天潢贵胄,纵然对郭织女有误会,也该看在织女于社稷有功的份上,宽大为上,因何咄咄逼人?公主为难织女,不说皇上和太皇太后会如何想,便是朝中御史也会弹劾公主。那时公主该如何自处?”

????玉瑶公主听着他谴责的声音,微微失神。

????是了,他定然已经知道她为什么扣押郭清哑,却含蓄道她对郭清哑有误会,不肯将事情说破,分明给她留脸面。

????她强压住心头的纷杂,目光灼灼地看着他。

????“你留下来陪本宫,本宫就让她走。”她直言不讳道。

????“韩某正是来恭贺公主芳辰的。”韩希夷只顿了一下便回道,说完转向清哑,“织女先请回吧。听说方兄不大好。”

????清哑倒是想走,又担心地看着韩希夷。

????看这情形,他早就和玉瑶公主相识,他留下来,到底是自愿的,还是为了舍身救她?她可不想因为自己害得韩希夷受辱。当然,若韩希夷本就和玉瑶公主有情,就是另一回事了。

????********

????别弄错了,玉瑶公主引出的人不是韩希夷哟。五点月票一百加更,八点月票两百加更。抹一把汗:这可是我攒了许久才存下来的,比攒银子还难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