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893章 不舍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张恒大喜,高声道:“少奶奶回来了!大爷没事。正泡着。”

????清哑奇怪:方初泡什么?

????她也不问了,直接推门就进来了。

????张恒则暗自擦了把汗,心想少奶奶回来就好了,少爷也不用泡冷水了,直接用少奶奶解毒就完了,便急忙告罪一声出去了。

????方初见清哑回来,心一落,热切地叫“雅儿!”

????清哑也欣喜,走上前来,问:“你泡了就没事了?”

????一面朝桶内看了看,还伸手试了试水温。

????方初忽然急叫道:“雅儿你快出去!”

????清哑纳闷问:“怎么了?”

????方初艰难道:“我泡泡就没事了。你出去吧。”

????清哑却看见了他伤臂,惊道:“你受伤了?”

????一面低下头看他伤臂,又问:“他们打你了?”

????那口气隐含愤怒。

????方初往桶下缩了缩,道:“不是。你快出去!我……”

????他只觉体内欲*火沸腾,把那井水蒸成了热水,催得他热血叫嚣,要把清哑扯进桶来,不由得眼睛又红了,脑子也迷糊起来。

????这绝不是一般的催*情*药物。

????方初大叫:“快换水!”

????一面冲清哑叫:“快出去!”

????他总算体会到当初清哑生完孩子后,为什么不让他碰,坚持等身材恢复才让他碰,因为不想给他留下不好的印象。

????他眼下就是这心理。

????他和清哑在闺房中,清哑又是极安静纯真的性子,他总情不自禁地哄她,变着法儿宠她爱他,再放纵,也是道不尽的柔情蜜意。

????若他不管不顾,像条发*情的疯狗一般对她……

????想想那个情景,他便打了个寒噤。

????他中了毒,清哑当然不会怪他,可是他定会吓着她,甚至在她心上留下阴影,往后若害怕抵触他怎么办?还有,若他疯狂之下伤了她,明天她起不来了,岂不害她跟着他丢脸?

????算了,还是用冷水泡吧。

????他见清哑不肯走,先瞅瞅旁边没人,才小声对她道:“清哑,你出去,我见了你就忍不住。可我受伤了,没力气。”

????原来是没力气,可怜。

????清哑忙也小声体贴道:“你不用出力,我能行。”

????这话仿若火上浇油,方初霎时觉得血气上涌。

????他急道:“我会控制不住自己!你先出去。我叫他们再换一桶水。换冷水就好了。你放心,这样能解毒。”

????清哑见他忍着难受坚持,替他想道:“也好,若泡冷水能解毒,就省得折腾他了。不然他身上带伤,再纵*欲过渡,会伤了根本。”

????她也没深想,只想着以他的性子,若是合体更方便解毒,他肯定不会推拒她的;既推拒,说明泡冷水更好。

????她便命人进来帮方初换水。

????方初见她退到门外指挥,才松了口气,便********抗拒体内欲*火。等换了一桶新打来的井水,又泡了一会,他才重新安定些。

????清哑在窗外担忧道:“这么泡冷水,会受寒气的。”

????方初安慰道:“没事。”

????又问她到公主府的情形。

????清哑便说了个大概。

????方初听说是韩希夷救她出来的,一怔,莫名不舒服。

????恰在这时,有人来回:“大奶奶,韩大爷来了。带了解药来。”

????清哑大喜,问:“真的吗?”

????一面回头向内对方初道:“我去问问他,若解药是真的,你就不用受罪了。”说完匆匆下了台阶,往前面去了。

????韩希夷也只是来告诉清哑一声,没打算进去。

????他想着,方初一定和清哑在做那事,他怎么好意思进去呢,因此将解药交给赵管事,叫先用只猫儿试一试,回禀了方初再酌情使用。

????结果清哑却出来了。

????他眼睛一亮,脸颊有些热。

????清哑不觉,惊喜道:“你出来了!”

????仿佛玉瑶公主府是龙潭虎穴,脱离魔掌可喜可贺。

????韩希夷含笑点头道:“出来了。”

????并不详细解释。

????清哑也没追问,她有更重要的事问。

????她迫不及待问道:“那解药是真的吗?”

????韩希夷微怔。

????清哑想到方初的情形,有些尴尬地解释道:“他用冷水泡,我怕他受寒。他身上还有伤,抵抗力弱。”

????韩希夷惊问:“一初受了伤?怎么回事?”

????清哑道:“还不是玉瑶公主他们害的。”

????她到现在还不知方初手臂上的伤是怎么回事,想当然以为是玉瑶公主的人打伤了方初,眼下先不管,回头她要讨这个公道。

????韩希夷也很生气,似乎明白了方初为什么要泡冷水而不是和清哑欢好——伤势太严重不能动呗——便急忙道:“解药应该是真的。我已经叫赵管事在试。”

????玉瑶公主在那种情况下对他说的话,应该不会骗他。

????韩希夷相信玉瑶,清哑相信韩希夷,这解药便送到了方初那。

????照理说催*情*药没有解药,但方初以为他中的是非同一般的催*情*药,肯定还添加了些别的东西,有解药也合理。

????他服用一丸后,果然体内欲*火渐渐平复。

????清哑大大松了口气,忙将他从桶内挪出来,送回内院,在床上躺好,又命人请来大夫为他诊治伤势。

????忙乱中,韩希夷悄悄离去。

????回到韩家在京城的宅子,就有随从来回:定国公府暗中开的锦绣行要包揽韩家运来的新织锦,并暗示说,方家的织锦已经让给永安侯府的兴华商行了。

????听说方家让步了,韩希夷心中一动,略想一想,便命人:让给他们,价钱随他们开,不许争;又命人悄悄去查已故定国公世子。

????来人得了消息大喜,这一下可赚得盆满钵满。

????方韩两家的织锦都是今年新出的,除了贡给宫中的,这是京城独一份。他们不用千里迢迢去江南,连运费也不用出,不操一点心,不沾一点路上风险,用极低的价格弄了来,坐等赚钱。

????永安侯夫人觉得这钱来得太容易,心里有些不踏实。??⑧☆⑧☆.$.

????因对永安侯爷道:“会不会给皇后添麻烦?”

????永安侯爷嗤笑道:“什么麻烦?我们正正经经进货,谁敢说什么。你以为那些锦商世家背后没有权贵支持?没人支持他们敢如此嚣张?现在,我们也不过是和方家韩家合作罢了。往后少不了他们的好处。他们还沾了我侯府的便宜呢。”

????侯夫人听后,觉得是这么个理儿,才放心下来。

????永安侯爷又自语道:“皇上正要拿他们开刀呢。”

????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,仿佛揣着一个大秘密。

????********

????早上好!礼拜天,估计你们还没起来吧?(*^__^*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