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894章 剁了!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侯夫人见如此,也不敢问详情,只要对自家有利就行了。

????又向侯爷道:“和礼部吴尚书家二姑娘的亲事妥了。今儿皇后娘娘亲自对吴尚书夫人提的。听吴夫人那口气,应是愿意的。”

????侯夫人想为三少爷求娶吴青梅,特请皇后出面试探。

????永安侯爷觉得这是意料中的事,并不在意,只嗳了一声,一切凭夫人办理,他还想朝廷那些事。

????再说宫中,乾元殿早朝时,顺昌帝和众臣商议:将郭织女研制出来的混纺布用在军中,改制军服。为此,要在西北和北方成立军用织造局,专门生产经营混纺布,制作军服。

????顺昌帝要大臣推荐合适的人管理织造局。

????这可不仅仅是做官,还要懂得纺织经营才行。

????革新派趁机提出:从锦商世家中挑选人。

????所谓“革新派”是指怂恿皇帝革新朝政的大臣。

????“革新派”鼓吹的新政有:

????其一,提出在江南设立官营织造总局,专织宫中和官用的锦缎,收回锦商皇商的经营权,压制民间锦商。

????其二,限制海上贸易、边境通商。

????理由是:重农抑商,杜绝商贾与民争利、聚敛财富。

????这几道革新措施牵扯利益太广,有反对有赞成。

????不论结果如何,朝廷既有人提出,方家等织锦世家都不会无动于衷,所以纷纷命族中子弟参加科举,做两手准备。

????眼下,革新派提出从织锦世家中挑选人管理西北军用织造局,看似重用锦商,其实想不动声色收回锦商的经营权。

????试想,若方初在西北军用织造局当差,方家还能像以前一样经营织锦吗?为了避嫌,只能放弃。

????革新派的提议遭到了另一拨人强烈反对。

????乾元殿吵成了一锅粥。

????新任吏部侍郎崔嵋暗自打量皇上神情,心下揣测忖度。

????忽听顺昌帝道:“江南织锦收归官府经营一事,容后再议。先商量眼前这事。众卿以为,西北军用织造局若要选人,选谁为好?”

????有人便推举方瀚海,有人选严纪鹏,还有人选韩希夷,有人选方初,还有人选郭大全——他虽没什么才学,可是郭家名望高啊,有郭织女在后支持,便可服众。

????崔嵋推举了方初。

????顺昌帝见众人争持不下,便宣布退朝。

????下午,皇帝招来林世子,问他对此事看法。

????林世子眼神一闪,道:“皇上别急,这事嚷嚷两年了,也不在这一时。皇上何不去问问锦商自己意见?就先问郭织女吧。”

????顺昌帝沉吟了一会,点头道:“也好。看他们怎么说。”

????次日一早,皇帝命人拟了圣旨,亲自带着传旨太监和林世子等人来到幽篁馆,要先给方初和郭织女一个惊喜,再问其他。

????一行人到幽篁馆门前,传旨太监对赵管事说,皇上来了。

????那意思叫赵管事赶紧进去通报,要方初夫妇出来迎驾。

????赵管事呆住,不是欣喜若狂地叫人进去报信,而是惊慌的目光闪烁,结结巴巴道:“我们大爷……织女……那个……那个……”

????他紧张又害怕,一时间乱了分寸。

????见众人诧异,他才反应过来,才扑通一声跪下,道:“请皇上恕罪!小人这就去通报,请织女出来迎接皇上。”

????说完,连滚带爬起来,往后面去了。

????顺昌帝听了狐疑不已——赵管事只说织女,没提方初。

????他也不说话,紧跟着赵管事后面就往里走。

????赵管事回头看见,呆住,似没想到他跟来。

????皇帝淡淡地瞅了他一眼,也不吭声,越过他就进去了。

????赵管事急叫“皇上驾到!”

????那一嗓子,比乾元殿早朝时太监喊的还响亮。

????顺昌帝也不在意,这本是礼数,总要给人家一点时间准备不是,不然仓促见驾,失了规矩体统皇上看了也不舒服。

????一面想,一面就进了第一进内院。

????进来后,总算明白赵管事为何惊慌了。

????只见满院子堆的都是木头和连杆,还有烧的几堆布、纸灰烬;几个家仆正挥斧子对着一架大花楼织机的底座猛剁,一斧子下去,那架子“哗啦”就散了,看得顺昌帝心狠狠一抽。

????林世子急忙问:“怎么都剁了?”

????他还抱一线希望,希望人回答说这是旧的报废了,不能用了,虽然他感觉这希望不大,因为那些木头看着都很新的样子。

????因赵管事喊“皇上驾到”,那些人见真是皇上来了,慌得丢了斧头爬在地上磕头,听见林世子问,就有人回道:“是织女让剁的。”

????顺昌帝深吸一口气,问:“为什么剁了?”

????那人道:“织女说,她再也不织布了。”

????顺昌帝心一沉,没再问下去。

????要问,也该去问郭织女,不该问他们。

????忽然上房东耳房出来几个女子,打头就是清哑——她并没看见顺昌帝等人——对身边媳妇吩咐道:“把那图纸也烧了。”

????顺昌帝心中“咯噔”一下——什么图纸烧了?

????郭织女可还没将混纺布的图纸和织机图纸交上去呢!

????她只交了样布,和几套军装。

????皇帝再也顾不得矜持,就要开口。

????却见清哑对天控诉道:“欺人太甚!”

????对,就是对天控诉,神情很悲愤。

????顺昌帝一下子就张不开口了。

????细妹劝道:“大奶奶别急,大少爷一定会好起来的。”

????细腰低声道:“大奶奶,皇上来了。”

????她耳目灵敏,一出来就发现了顺昌帝等人,赶紧提醒清哑。

????清哑也发现了,看向院中,和顺昌帝目光相撞。

????昨天,方初解毒后,她才放下心,又请大夫来帮他诊治、给胳膊伤处上药。这时她才知道:方初胳膊上的伤是他自己扎的,就为了保持清醒,不被催*情*药控制,以免被玉瑶公主得逞。

????她当场掉泪。

????方初哄了好一会,才哄歇她。

????她便在床前守护着他,为他弹琴,催他安眠。

????袅袅琴音中,方初逐渐陷入沉睡。

????开始还好,他睡得很安稳,晚间却发起烧来。这是他刺伤自己后,又反复戳那伤口,导致流血过多,又经情*欲烧身、冷水浸泡,寒毒趁虚侵入,于夜间爆发,病势汹涌,压垮山峦。

????清哑连夜命人请大夫,开门喝户,鸡犬不宁;又亲自以烈酒、冷毛巾等替方初降温,幽篁馆上下忙乱一整夜。

????至清晨,方初终于烧退,睡沉了。

????********

????二更求月票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