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898章 惩罚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清哑忙起身,亲自去将圣旨捧了来。

????方初打开看着,止不住满脸笑意。

????人生在世,除了求个平安顺遂,再就是能光耀门楣、闻名于世,虽说不该执着名利,可他也是俗人,也摆不脱名利心。

????清哑和儿子得了这荣耀,他比自己得了还开心。

????尤其是适哥儿,救韩非花差点没命已经够他糟心的了,谢吟月还闹了那一出,他心里很是膈应。可是他儿子小小年纪有什么错?现在,圣旨赐建“孝义牌坊”,他说不出的高兴。

????这是他儿子应该得的荣耀!

????比起韩家的感激,他更看重这荣耀。

????清哑虽也高兴,但她对于御赐牌坊和封号的理解,显然不能和方初相比,也无法体会这个时空的人对于光宗耀祖的看重。

????她见方初盯着那圣旨只是笑,便问:“这个很了不起吗?”

????说得她好像第一次见识牌坊和封号,而不是已经获得了。

????方初道:“雅儿,这可是御制牌坊。你一向不看重这些,怕是从来没深想过,以为它平常。御制牌坊作为彰显功德、沐皇恩的建筑,可流芳百世,不是随便赐建的。譬如你那‘功德牌坊’,那些男人做一辈子官,权倾一时,也未必就能获得这荣耀。”

????他看着清哑,想她先后得了御制“功德牌坊”、御制“贞节牌坊”,现在儿子又得了御制“孝义牌坊”,怕是都习以为常了吧。

????她不知外面有多少人羡慕、眼红呢。

????清哑深想不出,但他开心,她便也开心,两人一齐开心,昨日之事造成的阴霾云开雾散,方初病体也好了许多。

????这时紫竹端着铜盆,小丫头捧着洗漱用具来了,清哑亲自帮方初刮胡须、洗脸,然后擦身体,换衣裳,又伺候他吃药。

????方初任她伺候,等忙完,身上清爽不止一分。

????他吩咐紫竹:“去叫张恒来。”

????张恒忙来了,不敢到卧室里面,只站在屏风外听吩咐。

????方初低声吩咐了一番话,张恒竖着耳朵听,不断应“是”,约莫过了一盏茶时间,才匆匆出来。

????清哑伺候方初吃了些清粥,让他睡下了。

????此后数日,她也不出门,只精心伺候方初。

????渐渐的,京城的亲友得知方初抱病,就有人上门来探望,清哑每日接待来客,安排茶饭,互送礼品,忙的很。

????再说顺昌帝,回宫后去了月华宫。

????敏妃亲自奉茶后,退到一旁站立。

????顺昌帝见她神色淡淡的,遂问:“昨天就知道了?”

????敏妃上前跪下,回道:“是。”

????顺昌帝问:“你为何不告诉朕?”

????敏妃道:“皇上亲自见了,不是更明白。”

????顺昌帝道:“朕要听你怎么说。”

????敏妃猛抬眼,道:“方初若与玉瑶长公主苟*且,郭织女身后御制贞节牌坊就坍塌了!御封织女受打击,从此心灰意冷;方家大少爷失德,革新派会趁机弹劾锦商只知敛财却没有德行;玉瑶长公主骄奢淫逸丢了皇家脸面,被皇上惩罚。这是个一箭三雕的计策。”

????顺昌帝盯着她问:“你为郭织女不平?”

????敏妃讥讽道:“臣妾替皇上忧心。郭织女的封号和牌坊都是皇家赐的,打郭织女的脸,就是打皇上的脸,说明皇上和朝廷有眼无珠。郭织女心灰意冷,是朝廷的损失,是皇上社稷的损失。”

????顺昌帝一滞,感到当年那个慧黠的女子又回来了。

????他挥手道:“起来吧。”

????敏妃起身,却不退下,又道:“皇上赐的琴,臣妾不敢受,皇上还是收回去吧。还有内府的工匠,臣妾已经让他们离开了。”

????顺昌帝问道:“这又是为何?”

????敏妃道:“臣妾刚进府时,皇上曾送了一架琴给臣妾,臣妾并非无琴可操。这一架大圣遗音,是常伴皇上身边的,臣妾不敢受。”

????顺昌帝皱眉道:“你在跟朕赌气?”

????敏妃道:“臣妾不敢。弹琴首在心灵感受,越是风清月朗的夜晚、天高地阔的旷野、人迹罕至的山水处,越容易进入佳境。臣妾靠着皇上的恩宠赐建琴阁,皇上真以为,臣妾在里面能弹出天籁之音来?臣妾若是这样告诉皇上,便是欺君邀宠!”

????顺昌帝忽然觉得寂寥无比。

????“你为何要说得这么透彻,”他喃喃道,“这宫里,朕也找不到天高地阔的旷野。还是你,后悔了?”

????他再也无心待下去,转身离开。

????敏妃恭送他离去,神色凛然。

????这不是一箭三雕,这是一箭四雕。

????最后那一雕,是她月华宫!

????※

????在方初有意“帮助”下,顺昌帝很快查明公主府那天详情,连带以往玉瑶长公主的丑事也都呈上御案;更查出此事背后和定国公府、皇后有牵连,皇帝震惊又难堪,龙颜大怒。

????方初想的一点没错,皇家断容不得玉瑶长公主!

????只是太皇太后年高体弱,顺昌帝生怕她气坏了身子,不敢把此事告诉她老人家;太后虽是玉瑶长公主亲母,顺昌帝估摸着她只会替女儿求情,指望她惩罚公主也不可能;如此一来,只好他亲自出面了。

????恰在这时,林世子祖母,靖国公太夫人,靖安大长公主来到京城。

????论辈分和威望权势,她均有资格惩处玉瑶公主。

????为了不惊动太皇太后,靖安大长公主以想念玉瑶为名,将她招进靖国公府,进门就罚跪下,让身边嬷嬷左右开弓赏了她两耳光,当场扇得她嘴角流血,腮颊发馒头一样肿了起来。

????“你就算不是生在皇家,小门小户也容不下你这样的女儿!你是长公主,别人不敢把你怎样,本宫难道也不能罚你?”

????大长公主目光凌厉,怒斥玉瑶长公主。

????玉瑶长公主抬头,定定看着上方雍容华贵的美妇,和她身边威严的帝王,也不管嘴角流下温热的液体,忽然哈哈大笑起来。

????顺昌帝眉头一皱,觉得异常。

????大长公主却不动声色,面露讥诮。

????她倒要看看,这个侄女还能兴出什么花样。

????玉瑶长公主笑罢,喘气道:“说得你们多有节操似的。这皇家有节操高尚的人吗?不,侄女比你们有节操多了。”

????大长公主道:“真不知廉耻!”

????********

????早上好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