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899章 内幕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玉瑶长公主道:“侄女确实丢了节操,那又怎样?窃铢者贼,窃国者侯。侄女没节操,你们同样没有。六皇兄——”她转向顺昌帝,咯咯笑道——“你不能杀妹妹。妹妹可是助你登基出了大力的。”

????顺昌帝道:“你出了什么力?”

????玉瑶长公主道:“当年兵部尚书和龙禁卫大将军秘密制造火器一事暴露,太子哥哥被父皇禁足,他怕被废太子之位,想获得定国公府支持,便将我卖给了定国公世子刘恒……”

????十几年前,玉瑶公主自从在定国公府花园见一少年,一直暗恋他。她不知对方身份,便问刘恒。刘恒帮她查遍当天来客,也没找到。她苦恼极了,便往天下士子中寻找。刘恒也假意帮她寻找。

????几年后,玉瑶公主长大了,要选驸马了。

????她谁也看不上,一心惦记梦中少年。

????那日,刘恒告诉玉瑶公主,说找到了她心悦的少年。

????玉瑶公主兴奋不已,瞒着众人偷偷前往定国公府。

????刘恒骗*奸了她。

????她回宫向太后哭诉,太后却将她嫁给刘恒。

????玉瑶公主成亲后,偶然得知刘恒知道桃林中少年是谁,只是不肯告诉她,却假借帮她寻找的名义,屡屡接近她;又得知她被刘恒骗*奸是事先得到太子哥哥和母后允许,顿时疯狂了。

????对皇家、对亲人,她彻底绝望了。

????她故意引*诱镇南侯之孙顾遥,引刘恒吃醋,和顾遥吃酒相斗,被顾遥打破了头,惊风而死,顾家也遭到先帝贬谪,一下子去了太子两个助力。

????她又引*诱定国公刘澈、小叔刘愉,控制他父子。

????她还引*诱原吏部尚书之子、原内阁丞相之孙……

????所有她引诱过的人,都给废太子添了麻烦。

????最终,太子被废。

????她恣意妄为,就要给皇家抹黑!

????她任性纵情,看谁不顺眼就报复!

????她放肆地笑道:“六皇兄,妹妹的节操都奉献给你的皇位了。你若杀了妹妹,你便比妹妹还无耻,还没有节操。”

????靖安大长公主和顺昌帝没想到是这样内情。

????顺昌帝神情扭曲,颤声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????他也不知道是责骂好,还是感谢好,这比打了他一巴掌还要让他难受,尤其他并不知情,但又不能不承这份情。

????大长公主痛心地问:“你为何不去找太皇太后?”

????玉瑶公主道:“母后和太子哥哥成心算计我,能让我见到太皇太后吗?我那时还不知道刘恒隐瞒了韩希夷的事,只好屈从了。”

????顺昌帝愤怒道:“你就如此惦记韩希夷?听说他把你捆起来,可见对你毫无情义。你还有什么颜面?”

????玉瑶公主正色道:“胡说!他乃文雅君子,怎会如此对待当朝公主,又怎么敢以下犯上?这又是哪个贱*婢说的?看来定国公老不死的在我身边放了不少人。”

????顺昌帝疑惑问:“韩希夷真没捆你?”

????玉瑶公主斩钉截铁道:“没有!”

????顺昌帝想想之前的侍女和侍卫,信了玉瑶的话。

????这确是一箭三雕的计策:背后谋划的人不但针对方初郭清哑,也针对玉瑶长公主。针对玉瑶的除了名声扫地的定国公府再没有别人。这些年,玉瑶可是将定国公府搅得乌烟瘴气,声名狼藉。只要她这个祸害死了,定国公府便可将所有过错都推到她头上。

????顺昌帝不再追问,只是要如何处置玉瑶公主呢?

????他真心觉得为难极了。

????玉瑶长公主见机,立即匍匐在地,求道:“请皇兄饶了妹妹。只要将妹妹嫁给韩希夷,妹妹发誓从此改过向新。”

????大长公主断然道:“不可能!”

????玉瑶长公主红着眼睛问:“皇姑母,为何不可能?”

????大长公主犀利指出:“你自己清楚!你声名狼藉,他愿意娶你吗?且他已有妻子,皇上若是下旨赐婚,如何堵天下悠悠众口?你算计织女夫君一事尚未处置,皇上若是袒护你,又如何服众?”

????出乎意料的,玉瑶公主没有哭闹哭求。

????她呆呆地跪着,失魂落魄。

????那神情,让刚才还一肚子怒火的顺昌帝也心生不忍。

????沉吟良久,他道:“你若真心改过,朕可饶你一死。不过要送你去皇家寺院修行。你放心,定国公府敢如此谋害你,朕不会饶他!”

????玉瑶公主没有反对,似乎认命了。

????大长公主又问:“这次的事,可是皇后指使你的?”

????玉瑶公主道:“这我却不知道了。皇后只在我面前称赞郭织女和方初伉俪情深,方初深爱郭织女,视天下女子为蒲柳。我一听……”

????她目光在顺昌帝脸上一溜,意味深长地笑了。

????顺昌帝脸色一沉。

????玉瑶公主又恢复了无所谓的神态,坦诚道:“不过,妹妹算计方初,可不仅仅想要收服他,还为了对付谢吟月。”

????顺昌帝一愣,问:“对付谢吟月?这怎么说?”

????玉瑶公主眼中射出刻骨仇恨,道:“妹妹恨这贱*人!”

????顺昌帝心下一转:是了,谢吟月是韩希夷的妻子,难怪她恨。

????他斥道:“是韩希夷娶的她,你何必迁怒人。”

????玉瑶公主目光一闪,道:“我就是恨她!这贱*人比我还没有节操,凭什么能嫁韩希夷?我准备几年了,就等机会将她扒皮拆骨!”

????顺昌帝觉得她很不对劲,不想再理她。

????大长公主则看着玉瑶若有所思。

????……

????顺昌帝暂时幽禁了玉瑶公主,命人继续追查此事。

????忙碌之余,他忽然想起玉瑶公主那日的话:

????“妹妹算计方初,可不仅仅想要收服他,还为了对付谢吟月。”

????“我就是恨她!这贱*人比我还没有节操,凭什么能嫁韩希夷?我准备几年了,就等机会将她扒皮拆骨!”

????不对,玉瑶是算计方初那天才知道韩希夷是自己思念多年的心上人,之前怎会恨谢吟月,还恨了数年?唯一的解释就是:玉瑶不是因为韩希夷娶了谢吟月而恨她,这中间另有缘故。

????皇帝想起原兵部尚书秘密制造火器一案,正是谢吟月暗中提点他,他才揭发出来的,难道玉瑶公主是因为这件事恨谢吟月?

????若是这样,也说得通。

????若非这件事,废太子不会被先帝厌弃,很可能顺利登基。

????废太子登基,玉瑶自然不会被卖给刘恒。

????“这贱*人比我还没有节操。”

????毫无预兆的,顺昌帝脑中跳出这句话。

????没节操,没节操……

????********

????没错,玉瑶牵扯出来的人就是谢吟月。谢吟月的劫难到了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