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87章 求救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过了一会,她坐不住,信步走了出去。

????只见郭大有坐在台阶上,呆呆地看着天边。

????天边,一抹晚霞绚烂如锦!

????看着他忧伤的身影,她不忍,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。

????坐下,却没说话,因为不知说什么。

????她不说,他却开口了,声音幽幽的,有股悲凉的味道:“那天晚上,你们走了,小妹就坐在这发呆。她跟我说,她想念江明辉。她说,她管不住自己,就是想他——”只听得这一句,严未央眼泪便夺眶而出,眼前浮现落寞的少女身影——“……他们定了亲后,江明辉常去我家看小妹,他们好的很。小妹帮江明辉画了许多画稿,叫他来霞照开铺子……”

????他轻声叙述江明辉和清哑的过往,点点滴滴,直到退亲。

????严未央听得泣不成声,泪水打湿了丝帕。

????暮色沉暗的时候,墨玉请的王大夫到了。

????众人如见救星,簇拥着他往清哑房里去。

????王大夫给清哑诊脉后,面色很凝重,因道:“病倒也不奇,只是来势凶猛,且病人郁结于心,缠绵于内——”他看看郭家诸人,想着说深了他们也不懂,索性直指病因——“心病还需心药医。若不然,恐非药石所能凑效。”最后一句话是对严未央说的。

????郭大全颤声问“大夫,说的……什么意思?”

????严未央却明白了:这是要江明辉来救她。

????王大夫便向郭家父子解释一遍,郭家父子听了都发呆。

????这要求说难不难,说不难其实很艰难。

????王大夫叹了口气,又开了个方子,说“先吃了试试看吧。若是心结解了,去永安堂找坐堂大夫来开方下药即可。”又向严未央歉意道“老朽尽力了。”说完便告辞。

????郭大全送他走后,便和郭守业郭大有凑一处商议。

????吴氏冲出来,拉着郭守业哭喊道:“他爹,你要救救清哑!你去江家!去江家求他们!你给他们磕头,求他们!一定要把明辉找来!要不然咱清哑就没命了!”

????郭守业颤声道:“我去。我这就去!”

????严未央再忍不住,冲出郭家,直奔醉仙楼。

????问出方初等人所在的雅间,赶了去。一脚踹开房门。

????“谢吟月……”

????只叫得一声,便戛然而止。

????雅间内,除了谢吟月、方初、韩希夷、卫昭,还另外有三个少年,也是锦商子弟。正说笑呢,见严未央突然闯入,且满面怒色,都莫名其妙。

????谢吟月温声问:“严姑娘,怎么了?”

????严未央看着在座诸人,神色变幻不定。

????那三个少年也是知眼色的,见状立即起身,朝方韩等人告辞道:“方兄,我等先过去了。明晚我等在湖上设酒宴请方兄、韩兄、卫兄,还有谢姑娘和严姑娘。咱们再叙。”

????方初也不挽留,客气道:“刘兄弟慢走。”

????他三人便离席而去,经过严未央身边时,好奇地看了她一眼。

????卫昭冷冷地扫了一眼严未央,也起身道:“我过去找沈老爷子说句话。”说完也跟着那三人出去了。

????方初这才沉声问严未央:“出了什么事?”

????严未央走到桌前坐下,朝他灿然一笑,道:“也没什么大事。就是那个郭清哑,她要死了!”

????说得漫不经心,好像在说一件新闻趣事。

????方初等人惊诧万分,面面相觑。

????谢吟月冷静地问:“究竟怎么回事?”

????严未央笑道:“这个么。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。说是想江明辉想的——”眼望着他们几个,果见他们变色,不禁冷笑,继续道——“你说。江明辉那个负心男子有什么好想的?真是没出息!啧啧,那样一个不爱说话的女孩,竟对她哥哥说,她想江明辉,她管不住自己,好想他!”

????最后一句话。她学着清哑静静的语气说出来的。

????方初眼前就浮现那个少女寂寞忧伤的模样,神色肃然。

????韩希夷和谢吟月脸上也没了笑容。

????“哎哟哟,实在太没出息了!”严未央说着又是摇头又是感叹,“人家这会子正搂着谢二姑娘不知去哪个温柔乡呢,‘但见新人笑,那闻旧人哭。’白死了也没人知道。唉,听说他们虽是父母之命定的亲,却郎情妾意、琴瑟相合的很呢。那江明辉在乌油镇的时候,隔三差五就去郭家看望未婚妻子。郭清哑帮他绘制了许多图稿,这才有信心来霞照发展。没想到竟是这个结果。早知如此,当初何必怂恿他来霞照呢?徒为她人做了嫁衣裳。”

????说着哈哈大笑,眼中却滚下泪来。

????方初忽然问:“可找大夫瞧了?”

????严未央道:“找了。去了好几个大夫,看了都说没救了。我叫墨玉拿我的帖子去永安堂把王大夫都请来了,一样不中用。现在就等咽气了。哦,王大夫倒是说了,心病还须心药医。这就是要江明辉亲自去了。那江明辉怎么能去呢?”

????说着凑近谢吟月,用嘲笑的语气道:“何况,就算请他去,谢二姑娘也不许呀。好容易才抢到手的夫婿,怎么能让出来呢!”

????谢吟月定定地看着她,没出声,也不见愧疚。

????严未央冷笑一声,抄起面前酒壶,目光四下乱转找寻。

????韩希夷见状,忙回身从后面几案上的托盘内拿了一个空杯给她,她接过去自斟了一杯酒,仰头一饮而尽,又搛了个醉虾剥了吃。

????吃毕,又对谢吟月笑道:“这下你可放心了?”

????又自言自语道:“如今就等她咽气了。到时候去灵堂瞧瞧,上一炷香也就尽了心意……啊呀,我想起来一件事——”急急转向方初——“她要是死了,你那十幅图稿怎办?她爹和她哥哥肯定说得没那么通透。”

????方初站起身,对外高声叫“赵管家!”

????赵管家应声而入。

????方初吩咐道:“你马上去城西,把刘心接来。直接送去田湖南街槐树巷郭家,为郭姑娘诊治。”

????赵管家忙应道“是”,匆匆走了。

????严未央嗤笑道:“我就看不惯你们这点,明明做了亏心事,还假惺惺的装模作样。你要真想帮她,就找个好大夫;找刘心?那就是个酒鬼,他要能治病,我也能当大夫了。”

????方初不理她,却看向谢吟月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