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906章 道歉(月票400+)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他和清哑对视一眼,站起身,道:“出去迎一迎。若我没猜错,他们应该是来道歉的。只不知是单纯道歉,还是别有用意。”

????他分析不出,清哑就更不知了,于是两人迎出去。

????吴尚书在幽篁馆前院下了车,并不避讳众人、隐藏来意,对迎上来的方初夫妇抱拳笑道:“老朽来给郭织女赔罪来了。”

????方初见他这样坦荡,且不以官位自居,忙和清哑恭敬拜见,又道:“老大人说笑了。快请进去喝茶说话,许翰林也在呢。”

????一面示意清哑引吴夫人的马车进内院。

????对方坦荡,他也不能小气,若当着大家面问尚书大人请的什么罪,把吴青梅和郭勤当日纠葛泄露出来,就落了下乘了。

????吴尚书见他替自己掩饰,眼中流露赞赏之意。

????当下,清哑亲自引马车入内,方初陪着吴尚书进馆。

????在抱厦静室内,当着许翰林,吴尚书诚恳致歉,道:“小女养在深闺,有些骄纵。她又不知江南织造行业,女子也能是商场英雄,别人招呼她,未必有恶意。不能入乡随俗本不是大错,错在她竟放任身边丫头咄咄逼人,逼得郭秀才狼狈没脸,实在有失教养。

????“本官接到女婿书信告诉此事,很是生气。

????“已经接回她来,让她母亲狠狠训斥教导。”

????方初忙道:“大人太过严谨自律了。这事原是拙荆那侄儿鲁莽了,所以才会尴尬。他年轻气盛,脾气又极倔强,当时也是赌气下跪。然我跟他姑姑都觉得,让他吃这个教训也好,磨磨性子。”

????一面说,一面笑着让茶,又将话题岔开,引到书画上。

????吴尚书会意,点到为止,心意到了就成,无需往深处追究孰是孰非,说开了才真尴尬呢。便不再多说,转而和徐翰林一起看这间净室墙上悬挂的竹丝画,互相点评讨论。

????巧儿端了两盘点心茶果进来,放在桌上,然后退到门口守候。

????她有练武的底子,行走步伐矫健,扮作少年,除了面容俊秀鲜艳些,很不容易让人看出来。

????她是进来探听消息的。

????听见他们很快转了话题,只顾讨论画了,才转身离开。

????到外面,她皱着小眉头想:吴尚书道歉有什么目的呢?

????她打死也不信对方只是单纯来道歉。

????她本想等晚上找姑姑问问,后来想最近姑姑事也多,不能麻烦姑姑,横竖这是勤哥哥的事,得告诉勤哥哥。

????于是,她便匆匆回到内院自己房间。

????半个时辰后,她亲手放飞了两只鸽子。

????内院上房东次间,吴夫人也正对清哑赔罪。

????她道:“青梅是我小女儿,我管教不如对她大姐严厉,把她养的脾气骄傲了些。这次事后,我深知不能由着她了,正拘在家教导呢。”

????清哑见她言语诚恳真挚,不骄傲不伪善,倒很意外,便说郭勤也有不对,有些鲁莽,夫人道歉承当不起。

????她言语少,说了这两句,便没话了。

????一是她不善巧言周旋,二是无话可说。

????当日,她可是在现场的,吴青梅的神情她看得很清楚;再者,无论如何,郭勤都已经下跪认错了,已经受了惩罚,多说无益。

????还有一点:清哑和夏流星有过节,夏流星却是吴夫人女婿,道歉的话说完了,两人都有些尴尬,不知怎么继续交谈下去。

????吴夫人便低头喝茶。

????室内安静下来,偶尔听见一声“叮”杯盖碰杯的轻响。

????吴夫人抬头,和清哑目光相撞,笑了下。

????她便道:“我们老爷也喜欢竹丝画,买了几幅了呢。”

????这个话题安全,清哑便同她交谈起来。

????原本应该尴尬的局面,却因为双方都没有虚伪应付,反而化解了,彼此印象都不错。清哑以为:吴青梅确实被骄纵了,不然以吴夫人这修养和性格,不该教她那样行事。

????吴尚书夫妇走后,方初和清哑碰头。

????两人互相猜测他们来意,有些迷惑。

????方初见清哑有些放不下,安慰她道:“吴尚书这个人,处事老练圆滑却不失风骨。他今天登门,据我看,要么是为了彰显大度。毕竟吴二姑娘逼得勤儿下跪,锦绣堂那么多人都见了,你又正得朝廷看重,他主动低头,并不失他的体面,反能证明他谦逊大度、善待有功人才。要么是为了别的——这我可不好猜了。”

????清哑道:“只要不是来找茬的就行。”

????方初笑道:“以他的秉性,怎会来找茬。你放心,就算他想和郭家结亲,也必定会冷一两年,不会现在轻举妄动。”

????他本是为了打个比方,话一出口却愣住了。

????清哑看出他心思,摇头道:“这不可能!”

????方初道:“是不可能。可是……”

????怎么就觉得不对劲呢?

????清哑丢开此事,问起另一件事:“皇上来做什么?”

????方初道:“为了革新那件事。”

????说完将当时情形复述了一遍。

????最后,又将皇上对谢家和谢吟月的处置说了。

????清哑先还平静,听见情势急转直下,谢家大祸临头,不禁愣住了,震惊地看着方初,“这是真的?”

????方初点头道:“是真的。”

????又叹道:“希夷他……”

????他也不知如何说才好。

????清哑心里很不舒服,不是因为谢吟月,而是因为这株连族人的律法。据方初说,这还是皇帝网开一面、开恩后的处置结果。若不开恩,就是株连九族,全部杀干净。

????兔死狐悲,她有些害怕。

????方初察觉她异样,忙问:“怎么了?”

????清哑道:“我怕。”

????方初一震,随即明白她的担忧。

????他看着她,有力道:“别怕。”一切有他。

????他病好了,又恢复了沉稳担当的气势,有他在身边,清哑莫名安心,点点头,又问道:“怎么忽然就倒霉了?”

????那可是几年前的事,怎么又翻出来了?

????方初道:“不是忽然。我猜应该和玉瑶长公主有关。”

????清哑更吃惊:“嫉妒?嫉妒就要灭了人家全家?”

????她该不该说谢吟月这是报应呢?当年谢吟月不正是这样针对她的么,誓要将她置于死地而后快。

????具体内情,却是连方初都不知道了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