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910章 强硬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女子成了亲,有了孩子,那话题免不了就要围着孩子打转,一点不像少女时期,听人谈论家庭儿女琐事觉得烦。

????蔡扬今年七岁,只比适哥儿大三个月,已经能文能诗,人称“神童”。蔡铭和严未央生怕他被盛名所累,等长大反而平庸,严禁他在外人面前显露聪明和才学。为此,严未央想方设法管教。

????她在清哑面前吹得不亦乐乎,等到了儿子跟前,却半句不露,摆出另一副面孔,一进去就问蔡扬:“和弟弟玩得来吗?”

????一面和清哑在罗汉床矮几两旁坐下。

????蔡扬和适哥儿一齐过来施礼。

????蔡扬回道:“玩得来。我们是好兄弟了。”

????说完,和适哥儿相视一笑。

????严未央正色道:“你这次进京,族中兄弟我就不说了;现在又认得了适哥儿,他智勇双全,被歹人掳了还能杀个回马枪揭发阴谋,连皇上都赞他,特赐建了御制‘孝义牌坊’。你可体会到‘天外有天人外有人’了?天下之大,还有许多能人,你要时时自强不息。”

????蔡扬忙道:“母亲教导的是。儿子不敢自满。”

????虽才七岁,谈吐举止很稳重有主见,神童之名不虚。

????清哑满心钦佩,觉得严未央很会教育儿女,和她相比,自己顶多算个慈母,没什么手段特色,孩子都是自由生长的。

????她便惭愧道:“严姐姐,你真厉害。我不大会教孩子。我都没怎么教他们。”连吃穿这些事都有仆妇张罗。

????适哥儿见母亲自谦自责,就心疼了,主动给母亲长脸,因对严未央笑道:“严姨,母亲也常教我们做人道理,字字千金。”

????这是听方初说的“你娘虽话少,却字字千金。”

????严未央对清哑眨眨眼,道:“这还教的不好?”

????一面冲适哥儿招招手,叫他到身边,拉了他手问话。

????听了适哥儿应答,她道:“这孩子很好啊。”

????清哑欢喜,眉眼弯弯道:“他爹教的。”

????适哥儿再次强调道:“娘也常教我们。”

????严未央听了,忍不住捧了他脸笑道:“哎哟好儿子,真招人疼。”

????因对蔡扬道:“瞧弟弟多贴心——”又转向清哑——“我儿子样样都好,就是有一点,太老成了。两个小的就淘气些。”

????蔡扬暗自翻眼,心道:“娘站着说话不腰疼。弟弟们淘气,我再不懂事老成些,家里还不闹翻天了。”

????严未央对清哑嗔道:“你总说表哥样样好,说得你自己很没用似的。你没嫁给表哥的时候,就名声远扬了。又不是靠的他!”

????清哑道:“我是没用。儿子丢了,我居然一直不知道。”

????她一想起这事就难过,觉得自己真够大意的。

????严未央忙劝她,这次没抱怨方初,赞他有担当,护着清哑平安安定,一心研究纺织,最终在织锦大会绝地反击。

????清哑点头道:“幸亏有他。”

????她并非谦虚矫情,确实方初教导孩子很用心。

????比如适哥儿被掳脱身,绝非偶然:若非方初特制木簪给儿子紧急时用来防身,加上平日各种教导锻炼,适哥儿不可能顺利逃出来。

????方初还经常耳提面命,让两个儿子要学会维护娘亲和妹妹。

????凡此种种,让两个孩子从小就有身为男儿的担当和责任。

????清哑前世的父母也是这样:因她天哑,他们教她学习各种生活技能,力求清雅能自立自强,而不是为她存钱、买房。

????严未央一家子在幽篁馆吃了晚饭才走。

????※

????次日,蔡铭进宫,被任命为西北军工织造局主官,正四品。

????蔡铭当即奏请顺昌帝:请兵部和内府派官员协同管理,三权互相监督、牵制,方才是长治久安的道理。

????顺昌帝看了奏折后,大加赞赏,立即准奏。

????接着,清哑奉召上殿。

????皇帝命她协助工部传授混纺布技术。

????他本可以派人去幽篁馆传口谕,但为了郑重,特将清哑叫到金殿上来。

????皇帝想,乾元殿庄严肃穆,当着满朝文武的面,郭织女就算心有怨气,然为了天下苍生和社稷,也就答应了;郭织女乃御封织女,享一品夫人俸,让她上金殿,给足了她脸面。

????这般恩威并施,因为皇帝有些心虚。

????他不但没处置玉瑶长公主,还害得清哑背负“骄狂嚣张、目无尊上”的骂名,连办个画展都被人上门踢馆,因此心虚。

????他心虚,是担心清哑使小性子。

????清哑如使小性子,皇帝觉得很难应付。

????摆帝王威严压制她吧,他不忍心——那样安静优雅的女子,又一心一意为国为民,他怎好狠心对她呢;哄又没资格哄,他是皇帝,不是她夫君,哄她有*份;说还不能说,玉瑶的事没法对外说。

????清哑是如何表现的呢?

????昨天,严未央告诉她“商场如战场”,对她说了一大篇“何时该进,何时该退;何时该忍,何时该发;何时该软,何时该硬”的谋略。

????严未央认为,眼下就是郭织女该进该发该硬的时候,绝不能退让,要叫满朝文武看看锦绣女少东的魄力、能力和气节。

????郭织女和蔡夫人联手,连皇帝也要头疼。

????清哑身着一品夫人的凤冠霞帔,彩绣辉煌。

????这礼服是皇帝命礼部设计、内府特制的,不同于诰命夫人的冠服,有些类似于公主郡主,却又不完全相同,大靖独一无二。

????她站在乾元殿上,耀目出尘,恍若神妃仙子。

????乾元殿庄严肃穆的气氛没有令她慌张失态,她心如皎月,宠辱不惊;文武百官也没让她局促,她坦然自若,静如处子。

????皇帝宣了口谕,她没有遵旨。

????她跪下回道,她不懂朝廷大事,然她自出道以来,从未敝帚自珍,可是先是她自己被诬陷为妖孽,死里逃生;几个月前她儿子被掳,也是死里逃生;前些天夫君被人陷害,又一次死里逃生。

????她说,她不敢再碰织机了。

????她道:“民妇对人生、对理想感到迷茫。”

????她认真问皇帝和文武百官:“你们谁能为民妇解惑?”

????众人面面相觑。

????谁也不能解。

????谁也不敢解。

????金殿上落针可闻。

????********

????有严未央的日子总是那么精彩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