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928章 心疼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严未央做了多年的女少东,又当了数年的官夫人,深谙商场和官场的学问,于时局人事上的灵敏不亚于方初韩希夷这些男人。

????她见方初要对清哑解释,忙抢道:“我来告诉她。你不如我说的明白。”那意思,就好像她对清哑的了解比方初更深。

????方初无奈地摇头失笑,闭嘴。

????严未央便对清哑分析道:“表哥虎口里拔牙,从户部讨还了五十万两,皇上肯定生气。又怪不到表哥头上,只能怪那些挑事的人。表哥杀了对方锐气,立了威,但总这样肯定是不行的。”

????说到这,她停下,看着清哑。

????清哑很配合地问:“那怎么办?”

????严未央回道:“要借势。”

????清哑等着她说,怎么借势。

????严未央道:“借两个人的势。第一个就是皇上。

????“皇上是天子,圣宠最重要。

????“虎口拔牙的事可一不可再。

????“为了赢得圣宠,表哥要为皇上分忧,解决奉州赈灾一事。”

????清哑恍然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

????又不满道:“这样事我们做了许多了。”

????她为国家和社稷做的还少吗?

????方初也帮了皇上许多,都是不拿朝廷俸禄免费干活。

????严未央道:“以前的情分皇上并没忘,不然,你以为表哥敢这么大胆?换个人敢这样,只怕就死了。”

????清哑点头,又猜道:“第二个是不是靖安大长公主?”

????严未央赞赏地看了她一眼,道:“正是。靠着皇上还不够,本来有太皇太后,可是太皇太后年纪大了,万一升仙去了,剩下太后不管用,皇后视咱们为对手,敏妃实力不够。靖安大长公主虽然不是后宫中人,却强似后宫任何人。”

????清哑眼前浮现大长公主美丽的容颜。

????不知为什么,虽只见了大长公主一面,但她觉得大长公主对她特别关心,不仅在先帝面前为她讨恩情,还答应郭俭去回雁谷林家学木工,且据郭俭在家信中说,大长公主对他格外照顾。

????清哑也很喜欢大长公主。

????这大概就是缘分吧,是善缘。

????严未央说得这么郑重,她不能不当一回事,为了方家郭家,为了方初和儿女们,她要学会拉关系;再说,她本就喜欢大长公主,郭俭又承蒙大长公主照顾,人情礼法上她也该感谢对方。

????她便道:“我过一天去给她请安去。”

????方初目光一闪,道:“我陪你去。”

????为了让清哑对大长公主和林家多些了解,方初又细细告诉她:大长公主地位超然,一是因为皇家公主的身份,二是因为夫家实力。

????大长公主夫家林家有两支显贵:

????一支继承了白虎王爵,现镇守西疆。

????另一支便是靖国公,一直掌管着大靖的火器研究制造基地。这基地在荆州大巴山内,林家祖籍和靖安大长公主的封地都在那里。

????林家在朝中、在军中实力都很雄厚。

????清哑道:“怪不得皇上总带着林世子。”

????方初道:“林世子本身也能力卓着,非庸才可比。”

????三人又低声商议一回,定了下步行动。

????因将下人都打发出去了,巧儿在旁为他们斟茶倒水,一面很认真地听着,就有不懂的也忍着不打搅,等回头再问。

????当晚,方初整整在书房待了一晚,写东西。

????清哑亲自在旁伺候,红袖添香。

????※

????御书房,顺昌帝看着跪在下面的三司主审官和冯尚书,气得脸犯黑,手覆在带盖茶盏上,紧紧扣着,几次用力想抓起来扔下去,又忍住了,因为他想自己是帝王,要含而不露,暴怒是大忌。

????他真是气着了!

????废太子挪用军饷私造火器,窟窿凭什么要他来填?

????他无法怪方初,兔子急了还咬人呢,何况涉及抄家灭族的大罪,方初要是表现懦弱一点,白瞎了这些年创下的名头。

????五十多万哪!

????顺昌帝可不是不知民生疾苦的皇帝,当年他在方初帮助下,在西北开作坊做买卖,方初特别告诫他以民心为上,千万不能奴役百姓,他便正正规规地、脚踏实地地赚钱,深知赚钱的艰难。

????越是知道,他越心痛那五十多万。

????查来查去,最后吃亏的却是他这个皇帝!

????皇帝吃亏,别人还想好过?

????良久,他平复了情绪,淡淡道:“都说父债子偿,废太子捅破的窟窿,朕这个弟弟来补,也算说得过去。”

????真要说得过去,他就不是这般语气了。

????地下四人心惊肉跳,御书房气氛仿佛凝滞。

????冯尚书前次被崔嵋陷害了一把,眼下谨慎的很,心中数落方初十几条罪状,条条都是死罪,却不敢说出一条。

????蒋志浩大人先开口,道:“请皇上放心,臣一定查明此案!”

????顺昌帝眉头一紧,问:“哦,蒋爱卿也怀疑玄武王?”

????蒋大人抬头道:“臣不会怀疑任何人,只认结果。”

????顺昌帝道:“你想确认什么结果?”

????蒋大人严正道:“皇上,大靖设青龙、白虎、朱雀、玄武四灵护国,玄武王乃国之柱石,何等重要!若玄武失德,固然该罚;但若有人为了一己私利,兴风作浪,不但害了无辜,还会动摇大靖根基,微臣以为,这种人同样罪不可赦。臣若是查明,请皇上将他活剐了!”

????顺昌帝双目大亮,喝道:“蒋爱卿之言深合朕心!”

????冯阁老不禁一抖,心提了起来。

????蒋大人又道:“况且不查也不行了。刑部那里,谢家一案有了变化。”

????顺昌帝忙问:“什么变化?”

????刑部王大人忙回道:“谢家护卫,当年曾护送谢吟月去流地,又保护谢吟月的谢侯招认,谢吟月和崔嵋私下勾结在先。”

????蔡大人道:“微臣不得不拘押崔侍郎。”

????顺昌帝断然道:“不行!崔爱卿不可能和谢吟月勾结。”

????崔嵋,很得顺昌帝圣心。

????顺昌帝不许人动他。

????皇帝明白了:这两桩案子越闹越大,牵扯朝臣越来越多,一个不好就会动摇国本。若真有其事还好说;若像蒋志浩大人说的,有人在背后兴风作浪,倒霉的可是他这个皇帝,得益的……会是废太子吗?

????蒋大人道:“所以,微臣等三人以为,一定要严查。皇上不许动崔侍郎,恐怕难以令人信服。若想查明真相,只好拘押他。”

????顺昌帝脸一沉,不开心了。

????********

????感谢所有正版订阅和投票支持的朋友们!现在有红包机制,一切支持都能量化计算了,像月票值五块钱嘞,推荐票值两毛,这文是经商文,我满脑子都算计买卖银子,忽然动念:你们投给我的月票一个月也有不少,要是能倒卖出去……(捂嘴)我被自己惊悚到了!(*^__^*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