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929章 情义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忽发现冯尚书还跪在旁边呢,顿时有了出气的地方。

????他沉声道:“冯大人,户部归还了五十多万两债务,这笔银子若是用在奉州灾民身上,纵然不能解决全部问题,也可让他们吃几顿饱饭。冯大人可想出什么好法子赈灾了?”

????冯尚书心正拎着,猛听皇上问他,急忙开口。

????他大声道:“微臣殚精竭虑,想了个法子。”

????顺昌帝追问:“什么法子?”

????冯尚书道:“召集天下富商捐钱粮赈灾。”

????顺昌帝嗤之以鼻,不就是想要锦商捐款吗!

????奉州大旱三四个月了,颗粒无收,眼看冬季来临,那么多人,仅靠朝廷拨款赈灾根本无法解决。朝廷已经拨了两百万白银赈灾了,杯水车薪。漫漫长冬如何熬过去?开春拿什么种地?

????冯阁老除了要朝廷拿银子赈灾,就没别的话。

????这会子改口了,要锦商出钱,转移国库负担。

????这法子还用想?皇帝也会。可总要有个名目,不能平白无故地让人掏银子,受灾地点又不在江南,凭什么要锦商掏钱?

????只有到这个时候,皇帝才越发觉得银子亲切。

????越觉得银子亲切,也就越发觉得钱难挣。

????越觉得钱难挣,想起那五十多万两皇帝就越生气。

????冯阁老忙道:“微臣还和方大少爷打了个赌。”

????顺昌帝立即来了精神,问:“你和方初打的什么赌?”

????冯尚书见皇上来了精神,也精神一振,叩头上奏。

????听他说完事情经过,顺昌帝面色古怪。

????蒋志浩大人微不可察地瞄了冯尚书一眼,很同情。

????顺昌帝静了半响,忽然道:“准奏!传旨方初。”

????说完嘴角微微上翘,心情似乎好多了。

????皇上笑了,冯阁老也开心地笑了。

????他发狠想:“方家讨还了五十多万两,老夫要他十倍偿还,吐出五百万两来赈灾。”

????若此事实现,朝野上下定会称赞冯阁老巧施唇舌,绝妙地摆了奸商一道,为奉州百姓谋福祉,不愧为大靖户部尚书。

????※

????方初正在靖国公府。

????林世子刚下朝,和他在书房说话。

????清哑则和靖安大长公主在素秋园游逛。

????五行中,秋属金、属白,故曰“素秋”。

????素秋园中有红枫,有秋菊,有丹桂,斑斓的落叶满地,秋阳漏下来,照在落叶上,色泽格外艳丽,有些上面还有一层未化的寒霜,潺潺的流水声从道旁传来,让人感觉置身野外树林中。

????大长公主和清哑顺着一条约三尺宽的道路缓缓漫步。

????靖国公府的仆妇和细腰等人落后两丈远跟着。

????清哑听着脚下“沙沙”轻响,好像踩在地毯上。

????大长公主问她,这些日子都在忙什么。

????清哑便告诉她,自己要办那样一个服装和画展。

????大长公主笑道:“大家都猜你做什么呢,原来做这个。”

????清哑迟疑了下,问:“大家猜我做什么?”

????大长公主笑道:“猜你又有什么惊人之举,要再立大功,化解方家的劫难。”

????清哑听后沉默了。

????她也想帮方家,可是不知怎么帮。她深信方家是无辜的,被人陷害的,可惜她没有能力左右朝政。江南商场的竞争,从来就没脱离过官场,从来都和朝中权贵息息相关。

????她敬佩靖安大长公主,不想麻烦大长公主。

????再说,非亲非故的,她凭什么让大长公主帮她?

????不求人,请教还是可以的。

????郭织女一直很聪明,只是很少将聪明用在耍心机上。

????她便诚心请问:“大长公主觉得民妇该怎么做?”

????靖安大长公主道:“你什么都不用做!”

????清哑停住脚步,黑漆漆的眼睛疑惑地看着她。

????大长公主也站住,正色道:“你不善谋划,就不要算计。这世上并不是人人都喜欢八面玲珑、算无遗策的人。有许多人,比如本宫,就喜欢你这样单纯、一心做事的人。皇上也是。太皇太后也是。

????“朝中有老奸巨猾的官员,也有蒋大人那样刚正不阿的铁面御史,还没到奸臣当道、一手遮天的地步。

????“所以,你根本不用担心自己的处境。

????“无论方家有多大的劫难,都不可能牵连到你身上。

????“你无事,郭家和你的孩子便也无事。

????“你若学会左右逢迎、八面周旋,那才真危险。”

????清哑道:“民妇是想为夫家……”

????大长公主道:“你夫家无需你操心。”

????清哑道:“民妇是方家媳妇。”怎么能不操心呢?

????大长公主道:“你只要做好自己的本分就够了。以方家父子的智谋,根本不需要你为这些事操心。方初若没有手段,那五十多万两是怎么讨回去的?你别给他添乱才好。”

????清哑愕然看着她,“添乱?”

????大长公主点头道:“若本宫没猜错,他现在应该在前面拜托本宫孙儿,求本宫在关键时刻照拂你,在皇上面前为你说几句好话。”

????清哑懵懂道:“大长公主不是说,民妇没事吗?”

????大长公主道:“可他还是不放心你。”

????清哑怏怏道:“是我没用。”

????她虽然被封为“织女”,却不好自称“臣妾”,所以还是自称“民妇”,一不留神就忘了,称起我来。

????大长公主叹道:“你错怪他了。你可知道……”

????她说着,继续往前走。

????清哑忙跟上去,等她说下文。

????大长公主道:“当年你被诬陷为妖孽,听我那孙儿说,方初为了救你,求到他面前,请他去找还是六皇子的当今皇上,在关键时候在先皇面前为你说话。为此,他一纸契书将自己卖给了六皇子,承诺终身为六皇子做买卖赚钱……”

????清哑脑中如同打了个炸雷,被炸晕了。

????她茫然想:她被诬陷为妖孽,生死未卜,怎值得他用一生自由来相救?况且,韩希夷那时正和沈家全力奔走营救她,人人都以为她若脱身也会嫁给韩希夷。方初,这样做图的是什么?

????就为了偿还他当初坏了她的姻缘?

????方初他,现在是皇帝的奴才吗?

????清哑感到一阵虚弱,大长公主的话如同天边云彩,悠悠飘入耳鼓:“……你获救后,皇上因为钦佩他重情义,又将卖身契还给了他。”

????清哑泪水夺眶而出,无声滚落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