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934章 就不说(月票200+)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蔡铃忽叫道:“瑛姑娘来了。”

????她见巧儿如此坦然,严暮阳又这样说,也不怕了,觉得还是找王瑛对质,才能将事情说清楚。

????果然那边王瑛和吴青荷并肩走来。

????石寒玉急忙迎上前,将事情经过对王瑛说了一遍,然后问:“瑛姐姐,你快看看,你的貔貅是不是不见了?”

????王瑛怔住,看向巧儿手中的貔貅。

????慧怡郡主也道:“这位是严少爷。他已经认出来了,这貔貅就是他从小带在身上的那只。妹妹的丢了吧?”虽是问,却是肯定的语气。

????王瑛又把目光投向严暮阳。

????严暮阳正看向她,四目相碰,王瑛一震,急忙垂眸。

????就听严暮阳问:“请问王姑娘,这貔貅是你的吗?”

????是你的吗?

????清朗的声音在她心间回荡。

????王瑛抬眼,发现少年紧紧盯着她,意味莫名。

????她丝毫没有犹豫,轻声道:“不是。我的在这里。”

????说着,伸手从怀里将一只貔貅掏了出来。

????慧怡郡主和石寒玉都呆住,众女也都糊涂了。

????蔡家兄妹齐齐露出笑容。

????巧儿见王瑛如此,反倒心一紧,不由自主去看严暮阳。

????严暮阳松了口气,躬身向王瑛道:“多谢王姑娘作证。”

????又转向石寒玉,严正道:“这位姑娘不问青红皂白就认定人是贼,太过分了。你该向郭姑娘赔罪道歉!”

????石寒玉脸红得能滴出血来,气急败坏地质问巧儿:“那你这个是从哪来的?你说!”——莫不是偷了严少爷的?

????严暮阳大怒,正要开口,巧儿抢先道:“这个么……”

????她停下不说,只是笑,得意地笑!

????少年和少女们都急巴巴地望着她,等她说。

????严暮阳也满心期待地等着,等她说出来。

????巧儿吊足了他们胃口,才眨眨眼道:“这是个秘密!”

????众人傻眼!

????既然是秘密,当然就不能说了。

????看她那样子,是不打算说的了。

????这不急死人吗!

????石寒玉觉得被耍了,尖声嚷道:“秘密?哼,还不知道怎么耍手段弄来的,在这故弄玄虚。郭家人惯会这手段。哥哥送扇子给吴姑娘,害得她退了亲;妹妹又拿人家的貔貅……不愧是兄妹。”

????打从净房看见巧儿拿出貔貅的第一眼起,她就觉得其中肯定有猫腻,从未想过这貔貅会是严暮阳亲手送给巧儿的。

????这便是身份地位差别带来的先入为主的观念。

????巧儿若是高门贵女,石寒玉还会猜想是不是严暮阳青睐巧儿,但巧儿不是,这儿任何一个女子的身份地位和容貌才情都比巧儿强万倍,严暮阳大世家的少爷,怎么会看上一个农家女呢?

????就算这个农家女有个织女姑姑,那也不够。

????清哑当年的遭遇、初入商场受到的排斥也是这个缘故。

????石寒玉见严暮阳只说貔貅是他的,再没别话,结合那貔貅数年前就丢了的传闻,认定巧儿暗恋严暮阳,想弄手段嫁给他,不然他们同在一地,巧儿若是捡了严暮阳的貔貅,为什么不还给他呢?

????严暮阳定是看在和郭家交情的份上,不好当众说破。

????石寒玉很不耻郭巧儿这种行为,一定要揭开她心思。

????她委屈又幽怨地看向严暮阳,似乎说“我明明是在帮你。你看不出来吗,郭巧儿想借此机会缠上你。”

????她觉得,严暮阳是正人君子,不以君子之腹去揣测郭巧儿的鄙薄心思,她拼着受些委屈,也要让他看清楚郭巧儿的真面目,那时,他定会感激她,觉得她品性如冰壶秋月,定会高看她一层。

????谁知她这话换来更大反应。

????“住口!”

????严暮阳和巧儿异口同声怒喝。

????“石姑娘,你太过分了!”

????吴青荷也俏脸含霜地斥责石寒玉。

????吴青梅的事,吴家人压制还来不及呢,被石寒玉这么当众喊出来,固然打了郭家脸面,吴青梅一样没脸;再说吴尚书和夫人已亲去向郭织女赔罪了,被石寒玉这一嚷,又麻烦了。

????石寒玉同时被三人呵斥,当着一干少年更觉丢脸,拖着哭腔对巧儿道:“那你说,你这貔貅从哪来的?你敢说出来吗?”

????严暮阳张口,巧儿再次抢在他前面,凛然道:“无可奉告!”

????轻蔑挑衅的神情,向石寒玉宣示:急死你!气死你!

????石寒玉确实心都怄肿了,失了主张。

????巧儿不让说,严暮阳也不好说了,便逼石寒玉:“石姑娘,不管这貔貅郭姑娘从哪来的,都不关你的事。你认定郭姑娘拿了王姑娘的东西,现在真相大白,你该向郭姑娘道歉!”

????蔡钊也道:“石姑娘确实欠郭姑娘一个说法。”

????蔡铃姐妹也点头,也看向石寒玉。

????今天蔡家请客,这件事做主人的不能含糊;若是含糊了事,人家定会以为蔡家处事不公,偏向石寒玉欺负郭巧儿,也就是偏向石家踩踏方家和郭织女。

????石寒玉不肯低头,看向慧怡郡主。

????慧怡郡主淡声问:“郭姑娘有什么隐情,不好说吗?”

????严暮阳寒声问:“这貔貅是姑娘的吗?”

????慧怡郡主愣了下,摇头道:“不是。”

????严暮阳道:“如此,郭姑娘为何要告诉你?干卿何事!”

????又转向石寒玉,同样质问:“干卿何事?”语气愤怒。

????他看出来了,这几个女孩子合伙欺负巧儿,比当年梅子陵他们还可恶。当年梅子陵梅如霜他们年纪小,还只是恶作剧,这些女孩子居然想坏巧儿的闺誉,他当然不能容忍了。

????石寒玉真哭了,眼泪直滚。

????慧怡郡主脸迅速涨红。

????从来没有一个男子这样对她无礼过。

????她俏脸绷紧了,冷冷地盯着严暮阳。

????严暮阳也毫不相让地盯着她。

????王瑛急忙扯堂姐衣袖,示意她退让。

????蔡钊见不对,忙上前道:“郡主,既然郭姑娘不想说,我等不便强求,然石姑娘冤枉郭姑娘拿了王姑娘的东西,这事不能不赔罪。”

????众少年七嘴八舌地帮腔“错了就该赔罪。”

????众女见闹起来了,严暮阳动了怒,众少年也出头抱不平,忙都劝说“郭姑娘不愿说,便不说吧,横竖这不关她人的事。”

????她们觉得严暮阳不问,那是他有君子风度,慧怡郡主和石寒玉这样不依不饶、咄咄逼人,实在有失大家闺秀风范。

????慧怡郡主的脾气众人都知道,不便触她霉头,都去劝石寒玉向郭巧儿“解释误会”,她们不好说赔罪,便换了个说法。

????吴青荷冷笑道:“人家可是侯爷女儿,连我们也惹不起,何况郭姑娘呢,只好把委屈吞了。”

????石寒玉气得发昏,又躲不过去,只得过去对巧儿蹲了蹲身子,福了福,一个字没说,就用双手捂住脸,“哇”一声哭着跑开了。

????********

????加更来了,有点晚,姑娘们看完洗洗睡吧,熬夜很伤你们的花容月票![未完待续。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