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948章 有胆子你们审问皇上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林亦真霍然转头,冰雪般的面颊上双目幽深不见底,一下子罩住了杨御史,将他拖了进去,湮灭无形。

????蒋大人喝道:“杨御史,你身为朝廷命官,没有证据却一再胡乱攀诬,咆哮公堂。来人,掌嘴十下!”

????杨御史不顾一切叫道:“她若不是做了大逆不道的事,怎会一夜白头?她私慕表哥,与方初苟且,为了维护方家,丧心病狂弑父。逆女,你还不知道吧,你母亲是被方家杀死的!你居然为了私情弑父。你便是死了也要下十八层地狱……”

????林亦真听见“你母亲是被方家杀死的”,遏制不住的身子轻颤,唯一的黑眼珠也转红了,死死盯着杨御史,如同九幽魔女。

????一阵噼啪声,打断了杨御史的疯狂叫喊。

????掌嘴完毕,蒋大人严厉警告道:“本官和二位大人审案,由不得你来指点,再敢胡乱咆哮,大刑伺候!”

????又转向林亦真问道:“崔夫人,你父亲死时,何人在身边?”

????林亦真木然道:“没有别人,只我父女在室内。”

????蒋大人又问:“你父突然离去,没有一点先兆?”

????林亦真含泪道:“他只胸闷、喘不过气,我急忙叫人,等人来,父亲已经撒手去了……”

????这确是猝死。

????蒋大人正要再问,忽有人报,郭织女来了,带来了重要证人。

????蒋大人怔了下,忙叫请织女上堂。

????清哑便是在这种情形下带着适哥儿走上公堂,将谢吟风往前一送,清声朗朗宣告:她要状告镇南侯和永安伯,与死囚谢吟风、朝廷要犯卫昭勾结,陷害方家和玄武王,要谋反!

????她也给对方扣一顶大帽子,礼尚往来。

????公堂又一阵混乱,人人震惊。

????混乱中,清哑走近方初,听方初简要说了审案经过。

????清哑听后便自理清了头绪:杨御史指控方家,三司审问方家,传林姑父作证;不料林姑父昨晚猝死,林亦真上堂,现正在审问林姑父死因,反正一直在审问方家就是了,她便火气上来了。

????正赶上蒋大人命人传谢吟月等人前来对质,然后审问谢吟风,谢吟风和杨御史一口咬定:林姑父亲口证实,方家和玄武王府来往密切,多年来一直勾结……

????清哑不等他们说完,就逼近杨御史。

????她指着杨御史鼻子清声喝斥道:“闭嘴!”

????杨御史愣住,被个女人指着鼻子,他今生绝对是第一次!

????不等他反击,清哑已经转身,两步跨到紫黑色的公案前,对着蒋大人道:“大人,民妇有话说!”

????蒋大人沉声道:“织女请讲!”

????清哑身份还真特殊,眼下就不用对他下跪。

????清哑道:“皇上还是六皇子的时候,方初就和皇上来往密切。六皇子在西北开作坊,是方初帮忙出谋划策的。废太子他们在西北仗势欺压百姓,方初对六皇子说:经商最重信誉口碑,叫他不要压榨百姓,这样才能做的长,才能赚到钱。这算不算和六皇子勾结?”

????蒋大人张口结舌,皇上就在屏风那边坐着呢!

????他想说这与本案无关,但看清哑的模样,定能扯上关系。

????再者清哑话已出口,阁老们都面色诡异,他若不说出个判决,回头议论方家和皇上的谣言传开,他就吃不了兜着走。

????他面色严峻地端坐着,眼角余光却关注屏风那边,感觉屏风后人影站了起来,额头冷汗不由就下来了。

????他略一思索,严正道:“不算!方初告诫六皇子的言行,可对任何一个皇亲权贵说,正是逆耳忠言。只怕废太子听不进去。”

????废太子听不进,皇上听进去了,皇上圣明!

????清哑道:“大人知道方初为何要帮六皇子吗?”

????蒋大人只得顺着她问:“为何?”

????清哑道:“因为我那一年被诬陷为妖孽时,六皇子为我说了一句公道话。方初一直感激皇上,才帮他。这算不算官商勾结?”

????蒋大人铿然道:“不算!这正是吾皇圣明之处,见不得织女含冤。任何一位官员,都该像吾皇一般持公正之心,才是百姓之福!”

????清哑又逼问道:“前两天皇上和林世子还去我家吃饭了呢。说是方初收回欠款,他心里不得劲,要吃我们一顿才甘心。这是勾结吗?”

????屏风后,顺昌帝闻言差点没栽倒。

????堂前,方初也急叫“清哑!”

????自清哑开口,他就管不住她了,叫了也没用。

????蒋大人也心抽抽,却昂然答道:“不是。吾皇襟怀宽广,由此可见一斑。吾皇替废太子填补了窟窿,且不追究方初罪责,只上方家吃一顿,一笑了之,真正是明主大度量,是国家之福,社稷之福!”

????他双手抱拳,向屏风那边遥拜。

????人都说蒋志浩大人刚正不阿,直言敢谏,却少有人知道他其实很会做官,若真是一味横冲直撞,怎能做到阁老位置呢?

????他和清哑这一番问答,不留痕迹地奉承了皇上。

????清哑又道:“方家还和靖国公府来往密切呢。我侄儿就在回雁谷林家学木匠,每年我都往林家送一批锦缎毛巾的谢礼。这算不算方家和白虎王勾结?要是趁早说,别等几年后再被人翻出来。”

????蒋大人瞧着稚子赤心的郭织女,无语了。

????她问了这么一堆话,无非是讥讽众人“欲加之罪何患无辞”:方家在玄武王府尚未发达时就相交了,现在扯出一堆的事诬陷,那方家还和当今皇上来往密切呢,也和靖国公府来往密切,有胆子你们去审问皇上,把靖国公、白虎王也都拉来审问呐!

????方初最了解清哑,知道她是很生气了。

????他也顾不得跪了,起身上前,劝清哑道:“别生气了!被污蔑陷害也不是第一次了,你都一忍再忍。何不再忍一次呢?”

????堂伤衙役们一齐在心里鄙夷:郭织女的夫婿也太懦弱了!

????蒋大人等人则一齐暗骂方初:太狡猾了!听听这话:已经被污蔑陷害不止一次了,何不再忍一次,这不寒碜他们吗?有了这话,他们谁敢让郭织女再受委屈!这话还表达了另一层意思“是可忍孰不可忍”和“忍无可忍无需再忍”。

????********

????晚上加更哟……票票鼓励吧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