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964章 下药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他命人都出去,抓住清哑双肩郑重叮嘱:“清哑,不管太皇太后问你什么,你只管……实话实说。你一向事无不可对人言,不必遮遮掩掩。记住了吗?”

????清哑点头道:“记住了。你别担心。”

????她觉得,太皇太后应该是问她服装展的事。

????方初微笑道:“我没担心。就是嘱咐你一句。”

????可是清哑分明感觉他很担心,他眼中的忧虑骗不了她。

????他亲自送她到皇城南门外。

????清哑下了马车,方初道:“我就在这等你。”

????清哑想说不用,可是见他的目光像粘在她身上,又把话咽了回去,便道:“你去如意楼等。晚上我们在如意楼吃饭。”

????这是安慰他,她很快就会回来。

????方初心一暖,笑道:“好。”

????他看着她走进皇城,才敛去笑容。

????慈宁宫,顺昌帝正和太皇太后坐在寝宫外间大炕上说话。

????一宫女来回,郭织女到了。

????顺昌帝道:“有劳皇祖母。若是……先别发落,等朕来处置。”

????太皇太后点头,道:“哀家明白。不管怎么说,郭织女肯定是无辜的。哀家怎么也不会迁怒她。”

????顺昌帝轻轻松了口气。

????他也是这样想的,若真有万一,他一定会护住她。

????他便起身避到寝宫里间去了。

????清哑进来,恭恭敬敬地给太皇太后磕头。

????太皇太后忙叫起,命她过来,在炕下椅子上坐了,亲切道:“哀家才听说,为了革新的事闹出了大案子,你还受了委屈,正好哀家要叫你来问那画展和服装展的事,就命人传你了。”

????清哑谢座,道:“皇上圣明,已经查清了。”

????太皇太后颔首道:“好在查清了。”

????这时,杨嬷嬷用个托盘端了两盏茶来,一盏放在太皇太后身边炕几上,一盏送到清哑面前,清哑急忙站起身,双手接了,道:“谢嬷嬷。”

????太皇太后道:“这是靖安敬献给哀家的极品凤尾茶。你尝尝。”

????杨嬷嬷对清哑道:“靖安大长公主的封地回雁谷,谷里气候与山外不同,一年四季都温暖如春。周围山上气温却四季分明。这极品凤尾茶是长在山顶的,头道茶比山外要晚大半个月呢。还有这水,也不是山外的,取的回雁谷山上泉水,味道极为独特。若用山外的泉水,泡出来的茶味就要失真了,哪怕用枫林镇的泉水——枫林镇郭织女知道吧?也比不上这个口味,没有那股子竹叶清香。”

????清哑忙点头,枫林镇平安客栈的泉水她吃过。

????那可是一般水比不了的,清园的水也没有那个味道好。

????眼下这茶这水都是从回雁谷运来的,珍贵更不用说了。

????她掀开茶盏盖,先吸了一口香气,茶香沁入心脾,然后又啜了一小口,咽下,再回味,果然茶香中夹着一股嫩竹的清香,甘爽清甜。

????以方家的富贵,凤尾茶每年都会买,她也喝过。

????不过,那个味道就比不上这个味道了。

????她便又趁热喝了一口,仔细品味。

????见她连喝了几口,太皇太后和杨嬷嬷交换了个眼色,杨嬷嬷便无声退出,留下清哑陪太皇太后闲话。

????太皇太后便问清哑服装展和画展的情况。

????清哑逐一回答。

????太皇太后点头赞赏,目光在她脸上流连打量。

????清哑说这都是方初帮她安排的,她不善于安排人事。

????太皇太后道:“哀家也听说了,你夫君为奉州赈灾很费了一番心思,皇上赞他是布衣尚书呢,可惜没在朝做官。”

????清哑听了这话自然喜悦。

????太皇太后话锋一转,问起方家和玄武王府勾结的案子。

????她问:“那个崔夫人,真的头发全白了?”

????清哑点头道:“全白了。”

????太皇太后叹道:“怎会如此严重呢?”

????说完,紧紧盯着清哑。

????清哑不语,她也想不通呢。

????太皇太后见她怔怔的不出声,试探着问道:“织女以为,她为什么会一夜白头?难道有什么事令她不堪承受?”

????清哑抬眼,见老太后神色好奇,目光却隐隐有些锐利,心中一惊,便想起方初的话“不管太皇太后问什么,你都实话实说”。

????她不由忖度:“当年林姑妈的事闹得有些大,凭皇家的手段,想要查清楚不难。方初叫我实话实说,我便说,反正我们没有做亏心事,方家处置也算公道。要是不说,还以为心虚呢。”

????她便道:“林表妹恐怕知道她母亲死的真相了。”

????太皇太后手一紧,忙问:“她母亲怎么死的?”

????这事有些复杂,清哑一时间不知从哪说起。

????她轻叹了口气,陷入回忆,目光有些迷茫。

????太皇太后轻声催道:“郭织女,她母亲怎么死的?”

????清哑慢慢道:“民妇生适哥儿时,方初出门了……”

????她努力回想,边想边说,声音极安静。

????寝宫内静悄悄的,这轻声仿佛呓语,却听得清晰。

????说是实话实说,她还是本能隐去了一些事。

????比如方瀚海用**诱使林姑妈说出罪行,清哑只用“查清了”三个字一带而过。再有郭勤通过方利给林姑妈下**,让她当众承认自己的罪行,清哑也没说,只说是巧儿听见方瀚海审问林姑妈,然后郭勤当众揭发出来。

????其一,清哑根本不知道方瀚海用药诱使林姑妈招供,当时事情闹大了,方老太太和林姑妈都去了,她哪有心思问这个。

????其二,清哑不说郭勤用了**,是不想牵扯出明阳子。

????这一来,方家和郭家有**的事就被隐藏了下来。

????太皇太后也没怀疑,像方瀚海这样的家主,真要下决心查一件内宅**,自然能查清,所以她没有细追问。

????听完整件事,她惊怒林姑妈的无情和歹毒,又想:林姑妈做出这等事,又被亲娘亲兄长处置,林景逸遮掩还来不及,怎会报复方家?他就不怕方家公开此事,他两个女儿受连累?看来他确实是被镇南侯府要挟,证词也应该是假的。

????她叹道:“方老太太治家还算严谨。只是这……唉,一边是孙子孙媳,一边是女儿,又事关方家声誉……”

????清哑黯然不语。

????停了会,太皇太后又问:“崔夫人就是因为这个白头的吗?会不会是林景逸要报复方家,她拦阻不住,所以杀了父亲……”

????清哑道:“不可能!”

????太皇太后问:“怎么不可能?”

????清哑道:“方家并没有和玄武王府勾结,林姑父要怎么报复?没有证据,光说有什么用。”

????寝宫里外忽然静止,听不到一丝声音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