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965章 奇怪反应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良久,太皇太后道:“你说的也有理。可是一夜白头,是不是太过了些?就算悲伤,也不至于如此。”

????清哑道:“她应该是自责,觉得是她连累了父母。”

????她忽然体会到林亦真的心情:林亦真知道真相后,一定痛悔自责,想着要不是自己暗恋表哥,母亲也不会动邪念毒害表嫂,也就不会被方老太太赐鹤顶红,方老太太也不会在大寿这天气死。

????这种心思又不能向外人说,都郁结在心里。

????这次又牵连方氏一族被诬陷,她当然又惊又惧。

????清哑拜了明阳子为师,虽没学医术,基本医理还知道一些。

????七情太过则伤身,其中:恐则气下,伤肾而肾气不固;惊则气乱,伤肾而志不能藏,气血运行失常,而神无所依;思则气结,伤脾,使得脾胃升降之机失常,气机郁结不行。

????惊恐忧思的折磨和煎熬,足以让一个人白头。

????清哑理顺后,也这么解释了。

????太皇太后看着清哑的眼睛,有些疑惑:清哑被她说的林亦真弑父这话给惊到了,褪去了迷茫,此刻眼神清明、澄澈。

????太皇太后忍不住问:“你一点都不怀疑崔夫人?”

????清哑摇头道:“我后来才知道,林表妹并不知道林姑妈做的事。姑妈逼我答应让她给方初做二房,她也不知情。”

????太皇太后道:“可人都说她做了大逆不道的事。”

????清哑道:“那是他们小人之心。”

????太皇太后一滞,因为她和皇上就是小人之一。

????她还不能责怪清哑,清哑可不是说她。

????正郁闷时,就听清哑又道:“那天皇上赐谢吟风剐刑后,她大骂我,说做鬼也不饶我。”

????太皇太后有些懵,不知她为何忽然提起谢吟风。

????清哑低头喝了一口茶,轻声道:“太皇太后总说民妇单纯,谢吟风不这么想,她觉得我阴险狡诈。”

????太皇太后这才明白,她是说谢吟风小人之心。

????一时间,倒不知如何接话茬了。

????清哑又道:“谢吟月也这么想,觉得是我抢了方初。”

????太皇太后更不知说什么了。

????清哑又喝了一口茶,道:“江大娘也觉得我不是好人。”

????喝完低头看看茶杯,已经喝干了。

????她便将目光投向月洞门外,怎么杨嬷嬷不来添水呢?

????太皇太后看出她心思,心想:这还喝出味儿来了?

????可是,不能再为她添了。

????清哑放下茶盏,深深叹了口气,落寞道:“我一直想不通,为什么我帮江家那么多,江大娘却不喜欢我。退亲前怪我,退亲后怪我;是谢吟风杀了她儿子,她也怪我。她不是坏人,对大儿媳和二儿媳就很好。她就是讨厌我,特别讨厌我。”

????太皇太后什么人没见过?立即明白了关窍。

????她一针见血指出:“因为你太能干了。那两个儿媳没能耐,她能掌控;可她掌控不了你。她要你向她低头,偏偏你品性高洁,不会逢迎她,她就看不惯你了。她身为婆婆,权威不容侵犯挑衅。你做的越多,她越要压制你,绝不愿承认江家是靠了你……”

????说到这,她忽然停住,心一动。

????寝宫里间,顺昌帝也若有所悟。

????静了会,太皇太后又问:“这么说,方家确实被冤枉的。”

????那口气,似肯定,又似询问,还带点疑惑。

????清哑道:“是冤枉的。方家怎么会做大逆不道的事呢。”

????说完,见太皇太后看着自己,眼神很深邃,仿佛在探究她说的真假,她忍不住问:“太皇太后也怀疑方家吗?”

????她又不傻,刚才太皇太后问那么明显。

????太皇太后肃然道:“不是怀疑。朝中既然有人指控方家和玄武王府,皇上就要查清楚。这同方家一样,你向你公公指控林姑妈,方瀚海就要查清楚。他要是不查,怎么能随便处置林姑妈呢?”

????清哑认同地点头,道:“说的是。”

????又道:“可这是诬陷。别说老太太和公公不许,我也不许。我现在有权利监管方家。老太太临终时遗言交代:方氏族中若有奸邪作乱者,方初和郭织女皆有权惩治,形同家主。”

????太皇太后急忙问:“果真如此?!”

????清哑道:“是真的。当着众族人说的。”

????太皇太后颔首道:“老人家很信任你。”

????清哑道:“是。民妇答应了祖母,就会监督方家。要是方家有人乱来,民妇一定不许!”

????太皇太后道:“这个哀家相信。郭织女有大仁之心!”

????这消息让她很喜悦,飞快朝里间扫了一眼。

????里间,顺昌帝也面露微笑,莫名心安。

????清哑道:“我们老太太也很有见识和魄力,也不会允许家族做这种事的。公公也有远见,一点不糊涂。原来我还生他气,后来才知道错怪了他。方初最正直,又重情义。我们昨天商议赈灾,他对兄弟说:一个有能力的商人,不但自己会赚钱,还要让对方赚钱,还要让当地百姓富足。”

????她夸了太婆婆,又夸公婆,再夸夫君。

????太皇太后失笑道:“看来,你对夫家公婆很满意。”

????这句话,仿佛打破了坚冰,静穆的气氛忽然就变轻松了。

????杨嬷嬷也走了进来,目光落在清哑面前茶盏上。

????清哑主动赞道:“这个茶真好喝。”

????太皇太后忙道:“再帮织女泡一杯。”

????清哑道:“这才泡了一次呢。还能冲一次。”

????太皇太后道:“隔久了,泡不出味了。”

????于是,杨嬷嬷另外又冲了两盏来,将原来那两盏撤了下去。

????清哑端着新泡的茶,喝了一口,觉得比刚才更清冽、甘爽,也不知哪里不对,反正就是比刚才的还好。

????于是她又赞道:“真清雅!”

????可是她忽然有些困,手掩着嘴打了个哈欠,眼中水光水润,眼皮也有些睁不开了,她觉得茶能提神,忙把这一盏又喝了。

????她手捏着腕上的佛珠,不住摩挲转动。

????转一会,越觉得眼皮沉重,脑袋都点上了。

????这太失礼了,因杨嬷嬷过来帮她续滚水,她觉得尴尬,便掩饰地笑道:“这样好茶,民妇是第一次喝。”

????杨嬷嬷神色微妙地朝太皇太后看了一眼。

????太皇太后笑道:“给郭织女拿一斤,再把那水也赐一罐给她。”

????清哑听了尴尬,这不成了讨要了?又吃又拿。

????********

????早上好,感谢所有订阅、打赏和投票的朋友们! △≧△≧

????推荐总小悟的《雁南归》:曾有世外高人说,大楚其实有两大祸害。

????萧将军手握重兵,表面忠义,实为奸臣。

????白家人为商不仁,是个大大的奸商。

????萧子鱼听闻这种说法后,颇有些无奈。

????她作为奸臣女儿,奸商未过门的妻子——

????用世人的话总结便是,萧家七小姐,此生当真是‘双奸合璧’。

????还好,在最坏的一世里,有个最好的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