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977章 我不纳妾的哦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方初道:“刚才收到沈三哥传来的信,沈家已经在云州收了一批粮食,正由沈三哥押送往奉州来。适哥儿姨妈和婉儿他们也要过来,说跟咱们一起在京城过年。”

????适哥儿姨妈就是郭盼弟,适哥儿叫她“二姨”。

????清哑本来歪着,听了这话高兴地坐起来,“盼弟要来京城?”

????方初笑道:“是。”跟着又严肃道:“奉州不少灾民逃到北方去了,北边赈灾不力,灾民汇集成乱民,甚至有的地方暴动抢劫。我因为这件事去找林世子,请他上奏皇帝调兵保护。不然,沈家就算派再多人押送,也不能将粮食顺利送到奉州,只怕还会有性命危险。”

????清哑听得忧心忡忡,乱世什么的最可怕。

????宁为太平犬,不做乱世人。

????清哑问:“江南那边呢?”

????方初道:“从江南到京城这一路倒平安的很。不过也要当心。我这次让黑风送贡品回去,交代他沿途探查,看可有潜伏的强盗,及早做准备,免得各家送粮食过来的时候遭到伏击。”

????这次赈灾,比他想象中要艰难的多。

????“最主要是水上,就怕水匪。”

????严未央一掀帘子,从里面出来,巧儿和墨玉跟在后面。

????方初道:“这个我也想到了。”

????严未央问:“你要怎么做?”

????方初道:“夏流星!”

????严未央脸一沉,明白了他言外之意。

????鲍二少爷和夏流萤在水上运输买卖做得越来越大,俨然是景江和泰江上的霸主,要从水上运粮过来,少不得跟他们打交道。

????这就要夏流星出面了,夏流萤再怎么说也是他妹妹。

????严未央从他们兄妹想到欧阳明玉,又想到父亲,就很不舒服。这不舒服不是来自欧阳明玉,而是来自夏织造。一想到父亲心爱的女子被夏织造霸占那么多年,还生了夏流星兄妹,她都代父亲难受。

????清哑见她脸色不好,岔开话题问:“晚上在这吃吧?”

????严未央道:“不了。我答应他要回去吃的。”

????他,是指蔡铭。

????说罢,她透过窗户向后院张望。

????今天她带儿子蔡扬来了,将他丢给适哥儿,让他们两人在方初书房待着,学习也好嬉戏也好,都随他们。

????清哑见状起身,对方初道:“我们也走吧。”

????大家便起身,细妹指挥水竹等人在后收拾桌面。

????紫竹打起帘子,方初和清哑刚走出,正好对面谢吟月姐妹也出来,正好撞上,虽然几人涵养功夫都很深,彼此还是感到很微妙。

????方初就和谢吟月目光碰了那么一下。

????方初神色丝毫不变,谢吟月本能垂眸,然后又想不该露怯,忙转向清哑,轻轻一点头,道:“郭织女,我先告辞了。”

????清哑也点头道:“我们也走了。”

????清哑就怕方初撞见谢吟月不自在,才决定早些收工的。

????谁知谢吟月也是这样想,她听见对面方初说话声,满心不自在,想今日做的差不多了,剩下一点不妨带回家去做,先一步离开,也免了出门撞上方初尴尬。结果怕什么就来什么,明明听见他们还在隔壁说话呢,她起身过来的工夫,对方也到门口了。

????双方擦肩而过,各自离开。

????谢吟月就听身后方初对清哑道:“我看你还是去书房做事,这里太冷了。从书房到这边也近,有什么要商议的,来往也方便。”

????清哑道:“我也想过,可书房铺展不开。”

????方初道:“你一个人够用了。做好的图让丫头送前面来。”

????清哑道:“把严姐姐丢在前面不好。”

????严未央:“……”

????谢吟月转入大厅,后面声音便模糊了。

????她忽想起皇帝那天说的方初为救清哑卖身的话,便很不自在。她努力压制这感觉,命锦绣去找韩希夷,问他什么时候走。

????韩希夷本不欲现在离开,因谢吟月离开了,只得陪她回去。

????这晚二更后,幽篁馆抱厦右耳房内还亮着灯。

????细腰如同狸猫般溜进去,只见大书架前的书桌上点着两盏倒扣荷花玻璃罩的瑰丽花灯,将屋里照的亮晃晃,方制站在桌边写字。

????他因嫌弃伺候茶水的丫头扰了清静,打发她睡了,屋里只剩他一人。又解了腰带,浅粉色夹袍松松垂坠,外面套一件绛红色对襟雪狐大褂。他垂着眼眸,桃花眼专注地盯着手下笔尖,扇形睫毛遮住眸光,也敛去他的风情,凝练出特别的优雅和美丽。

????细腰觉得自己看花了眼,使劲又盯了一眼。

????方制被惊动,抬眼看见不知从哪冒出来的细腰,若不是认得,还以为狐仙鬼怪找上他了呢;便是认得,也吃惊不小。

????“你,你怎么进来的?”他惊吓之余又疑惑不已。

????“这你别管。我来是告诉你:收起你那龌龊的心思。否则,让我抓到一点苗头,管叫你生不如死!”细腰冷冷道。

????方制确有一段心思,听细腰说“龌龊”心思,不由恼羞成怒,俊脸通红,用笔指着细腰道:“你才龌龊!深更半夜你到爷房里来做什么?别指望被人发现我就会收了你。我跟你说,我不纳妾的哦!”

????细腰气得倒仰,仓促间无话可回,便欺身而上。

????方制以为她要用强,吓得直往后退。

????细腰确想教训这家伙,然到桌前,一眼看见桌上的画,不由注目,只见画中一娇娆女子,衣袂飘飘,令她不由自主想起《洛神赋》中形容的词句,“翩若惊鸿,婉若游龙”,“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,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”。目光下移,发现右下部题了一半文字,正是《洛神赋》。她还发现,这女子尽管体态摇曳飘忽,但双目却无比澄澈,极传神,堪称画龙点睛之笔,给她无比熟悉的感觉。

????她很快想起来:像清哑!

????若是别人看了这画,定不会把画中女子和清哑联系起来,因为郭织女一向给人的感觉是极安静的,不会作此妖娆之态。

????但细腰贴身保护清哑,不仅见过她偶露娇憨之态,更见过她每天或早或晚跳舞,舞姿优美之极;还见过她在夏流星面前唱摇滚,那个姿势……总之细腰认为方制画的就是清哑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