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979章 情到浓时情转薄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方初道:“还早呢。我给适哥儿讲会儿书。”

????说着揉揉眼睛,端起新沏的茶喝了两口,才觉得精神了些。

????他便坐到炕几对面,适哥儿还坐在清哑这边,听父亲讲授文章;清哑在最里边,斜倚大迎枕看书。

????适哥儿平日学习是按部就班来的,所学知识循序渐进。

????晚上,方初给他讲学则不强求,有空就讲,没空就由他自己安排。讲的内容也不确定,小时候讲成语故事;现在大些了,有时讲一首诗,有时是一句圣人之言,用生动的实例引导他领悟人生。

????比如他讲《论语?泰伯》中的“不在其位不谋其政”,为免适哥儿听不懂,他举出适哥儿最熟悉的方家家务:从大管家圆儿,到下面各买办、护院、车马进出、库房、厨房、庄头等等,一整套的日常运作,每个人都各司其职,若有违背,便会乱了章法。

????适哥儿较一般孩子明理懂事,这番教育功不可没。

????今晚,方初给适哥儿讲的却是两篇文章:

????一是西汉贾谊的《过秦论》。

????二是唐代杜牧的《阿房宫赋》。

????这两篇文前几****就让适哥儿背诵烂熟,并讲解文意给他听了,今晚他要做的是运用身边的人事实例,加深适哥儿对这两篇文的理解。

????这个实例便是谢家的败落!

????这两篇文核心都是分析六国和秦国覆灭的历史原因。

????杜牧在《阿房宫赋》中提出“灭六国者六国也,非秦也;族秦者秦也,非天下也”的观点,即灭六国的是六国自己,不是秦国;灭秦国的是秦王朝自己,不是天下人。

????方初以历史事实影射现实,教导适哥儿。

????他说:“导致谢氏败落的是谢氏自己,不是郭家!”

????他从道义、人性、利益和决策各方面分析阐述谢家一步步瓦解,先是口碑声望坍塌,然后是内部腐蚀,再是外部攻击,然后内部倾轧……各种原因交错,最终分崩离析。

????清哑被惊动了,不知不觉放下手中书听他讲。

????她从不知道,商场上一个家族的兴衰可以这样和历史联系起来。

????方家的经商之道是以儒学和道学为基础的,极有内涵和深度。

????方初低沉的声音在静夜中显得格外浑厚,言语简单生动,毫无说教的乏味,不但适哥儿听懂,她也被完全吸引。

????她眼中便流露出钦佩和爱慕之色。

????他偶然抬头碰到她的目光,心一动。

????他便冲她微微一笑,意味深长。

????适哥儿正关注父亲讲话,见他笑,顺着他目光发现母亲,也跟着一笑,叫一声“娘”,又说“爹说累了,喝口茶。”

????说着就要爬起来去倒茶。

????清哑忙道:“我来。”

????方初就继续给儿子讲解。

????听到最后,清哑忍不住插嘴问:“你是说,这次谢吟月又做错了?”

????方初道:“对错我不能断言。她这次处罚族人非常果断坚决,可我总觉得手段太过狠辣,与当初对郭家一样。会不会有什么不妥,我也说不准,但我绝不会这样做。”

????适哥儿忙问:“爹爹会怎么做?”

????方初认真道:“具体怎么做,爹爹也不知道。没有身临其境,是不能体会到那种被亲人背叛的感受的,现在说了也是句空话。”

????适哥儿犹豫道:“那儿子该怎么做?”

????每次方初教他后,总要告诉他一番道理。

????今晚方初说得很模糊,不明确。

????若方家遇见此类事,他该怎么做呢?

????方初道:“这要你自己慢慢去想。等你长大,有了自己的行事方式,明白自己身上的责任,再来想这个问题,那时你就知道了。现在即便爹爹告诉你,将来你不认同、不能以身作则,还是空话。”

????他又拿谢天护举例:以谢天护的性子,原不该同意谢吟月捐了祖产后再釜底抽薪,让谢氏族人一无所有的,可他被族人背叛伤害太深,愤怒之下居然同意了,这是方初没料到的。

????清哑怔怔出神,想到了卫昭。

????卫昭就是被族人害死父母,然后走上了另一条路。

????又说了一会,适哥儿便带着问题去睡了。

????方初挪开炕几,凑到清哑耳边笑问:“睡觉去?”

????热气吹得清哑耳根痒痒的,她缩了下,道:“你先睡。我晚上吃多了点,又没怎么动,还不想睡。”其实她吃的和平常一样多,不过今晚没运动,自然感觉不一样;再者月事来了肚子本就不舒服。

????方初便下地,对她伸手道:“来,我背你走。”

????清哑瞅着他——是她吃多了,又不是他吃多了。

????方初是因为清哑月事来了肚子不舒服,才要背她。他坐在炕沿上,示意她上来。清哑见他如此兴致,兴趣也来了,便趴到他背上,搂着他脖颈,道:“一会儿你又饿了。”

????方初托着她起身,呵呵笑道:“饿了再吃。”

????他背着她左右晃动,在屋里来回绕圈子、说闲话。

????他说:“想女儿,见不着,只好背她娘亲。”

????清哑无声笑,用手挠他下巴。

????他又问:“你先那么瞧我做什么?是我说得不好?”

????他想听清哑夸他,故意这么问。

????果然清哑道:“好。比我们那的教授还厉害。”

????方初停步,疑惑道:“叫……兽,是什么?”

????清哑道:“教授。教书育人,传道授业解惑。”

????方初这才明白,忍不住笑起来。

????他道:“我还以为什么野兽呢。”

????清哑轻笑,一面问:“以前公公也是这样教你吗?”

????方初回道:“不是。小时候祖父住我们家,我是由祖父祖母教的。祖父去世了,才由父亲教。母亲也常教我。”

????清哑道:“公公很有学问?”

????她记得方瀚海在她面前吹嘘过,说他年轻时文采好。

????方初道:“父亲很严厉。小时候,我很崇拜他;等大些了,便学着像他一样行事;待我接管了方氏,便渐渐有了自己的想法,常不与他苟同。所以我对适哥儿,从不以自己的想法束缚他。”

????清哑夸道:“你是个好父亲。”

????想想又道:“也是个好夫君。”

????说完抱紧他脖子,亲了他耳朵一下,算是奖励。

????方初笑着转头,用唇蹭她光滑的脸颊。

????做了这些年的夫妻,他们不再像新婚时激情,恨不得时时刻刻腻在一起,现在他们之间更多的是温馨。情到浓处情转薄,这种温馨并非情感淡了,而是已经血脉相连。

????********

????双倍月票来了,月票竞争好激烈!谢谢有这么多朋友惦记原野和水乡,给水乡投票。所以说嘛,并不是主角才得宠的。我们不妨把排名第一的书当成女猪脚(主角),第二是男猪脚,随着排名依次往下递减:男配一,女配一……然后就是小角色。依照水乡的排名,我估算了下,和大头菜这个角色差不多(捂嘴偷笑)。那个,加更放在下月初,因为我没有存稿了,让我攒一阵子先(*^__^*)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