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981章 蠢姑娘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谢吟月被她戳中旧疮疤,又因为忙了一上午未吃饭,前段日子做牢身体受了亏损,几下里集合,顿时脸色如金纸。

????见她被击中软肋,谢吟诗放缓了神情。

????她伤感道:“那天我就曾阻拦过太爷爷,我有什么错?景泰府还有许多谢氏族人,他们也并不知情,又有什么错?京城消息传回去,妹妹立即被退亲,母亲病倒。你又出头当好人,让谢天护挑牲口一样从族里挑好拿捏的使唤。你们配做谢家的继承人吗?”

????韩希夷严正道:“不管因为什么缘故,你也不该在幽篁馆下毒!你在幽篁馆下毒,是想栽赃郭织女吗?你安的什么心?”

????这话让谢吟月再次受到重创,心痛如绞。

????她听出他的谴责,谴责谢吟诗不该在幽篁馆下毒,以至于连累郭织女,这是谢家姐妹内斗,要斗也该回自己家斗。

????这个时候,他将郭清哑放在第一位!

????方初对谢吟诗道:“你根本就是想一箭双雕吧?”

????毕竟谢家走到这一步,和清哑有莫大的关联。

????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的人,什么事做不出来!

????谢吟诗摇头道:“不,我没想栽赃郭织女。”

????又向谢吟月道:“我也没有想害大姐。”

????众人被她说糊涂了。

????清哑却立即明白了她的意思,问:“你是故意让我看见的?”

????谢吟诗顿时泪如泉涌,对清哑笑了,点头道:“是。郭织女果然眼明心亮。织女是我最敬佩的女子,我不会连累你的。”又转向谢吟月,“大姐,我也一直钦佩你。在我心里,你不比郭织女差。”

????谢吟月怔住了,看不透眼前这个族妹。

????谢吟诗咽了下泪,道:“你什么都好,就是太要强了,不知‘退一步海阔天空’。过刚易折,你一再受挫是难免的。”

????“……你把谢氏族人都踢开,除了恨他们无情,展现你雷霆手段和不容侵犯的威严,还怕天护哥哥将来驾驭不住各房长辈,对不对?可是你忘了:你绝了别人的活路,别人也不会给你活路。得饶人处且饶人……你不要再走当年的路……”

????谢吟月如雷轰电掣,这话听过几次了?

????她不禁看向方初,他是第一个对她说这话的人。

????方初却霍然站起,对韩希夷道:“快,她要自尽。”

????韩希夷也觉得不对了,谢吟诗的口角流下黑色血迹。

????原来,那药她自己吃了。

????他一把抓住谢吟诗的手,问道:“解药呢?”

????谢吟月不顾一切拨开锦绣,大喊道:“你吃了什么?”又冲韩希夷叫“快叫大夫!”然后上前抱住她喊“诗妹妹!”

????方初早命人去叫大夫了。

????情势陡然变化,清哑、严未央、巧儿等人都傻眼,一腔怨气消散无形,甚至有些莫名其妙的难受和心堵。

????韩希夷一再追问谢吟诗可有解药。

????谢吟诗倚靠在谢吟月身上,无力摇头。

????清哑忍不住责道:“你刚说她,你自己还这么想不开?”

????严未央也道:“你傻呀!白白陪一条命?”

????谢吟诗虚弱地对她们笑笑,然后转向谢吟月,抓着她的手道:“大姐,不要……拿出来……不要拿……你纵然留用……一部分族人,他们心里……也像我……不好过……觉得……像奴才……”

????谢吟月颤声道:“我不拿出来,不拿出来!”

????谢吟诗道:“……他们不好了……不能纵容……该罚……就要罚……而不是……这样……这样……抛弃……所有人……”

????两人说着别人听不懂的话,韩希夷却知道她们说的是谢吟月和谢天护签的合作契书,一旦拿出来,渝州和临湖州的作坊就要被谢吟月收回去,成为她嫁妆产业。

????如果谢家祖产没捐,谢吟诗也许不会提这个要求。

????可是现在,谢家祖产被捐已成事实,这两处作坊再被谢吟月收回,谢氏一族无所依,全要仰仗谢吟月鼻息生活。

????谢吟诗用自己的行动告诉谢吟月:她有能力害死谢吟月,可是她没有;她还可以指证是谢吟月唆使自己陷害郭织女,令谢吟月再陷牢狱,可是她也没有;她甚至有机会一箭双雕,将谢吟月和郭清哑都牵连进去,可是她依然没有;她很蠢地自己吃了那药,希望以生命为代价打动谢吟月,高抬贵手放谢氏族人一马。

????她之前不露一点迹象,是存了必死之心的。

????她是想,她若不死,谢吟月未必会听她的话。

????只有她死了,才能震撼和警醒谢吟月。

????不等大夫来,谢吟诗就闭上了眼睛。

????谢吟月轻声唤道:“诗妹妹!诗妹妹?”

????屋里那么多人,却鸦雀无声,她的声音就像夜半时的轻声呓语,又像怕惊动谢吟诗,小声舍不得唤她。

????她眼中不断滚下泪,却没有哭声。

????清哑眼眶一热,这无关事情始末缘由、无关对错,眼睁睁地看着生命流逝,她无法不触动心肠,只觉人生无常。

????她看不下去了,便转身走出来。

????方初也跟着她走出来,忽听她惊叫“师傅!”

????清哑很少这样大惊小怪的,这一声叫得响亮无比,暗含喜悦和急切,方初抬眼一看,一白发白须老头正从前面大展厅走来。

????正是明阳子,背着他那标识性的药箱。

????方初心里也一喜,跟着又心一沉:谢吟诗已经闭目,明阳子来也没用了,但既来了,少不得要请他瞧瞧,死马当活马医。

????清哑也是这样想,和他一左一右拉了老道就往里拽。

????明阳子道:“别拉我,我自己会走。又出什么事了?我老人家风尘仆仆赶来,饭还没吃,水也没喝一口,就……”

????说着话已进去了,便看见了谢吟月怀里的谢吟诗。

????谢吟诗脸色发青,嘴唇发紫,紧闭双眼。

????明阳子立即停止唠叨,问:“怎么回事?”

????韩希夷和谢吟月同时抬头,看见是明阳子,均大喜,眼中迸出明亮光彩,一齐急切地叫出来。

????韩希夷道:“先生,快救救她!”

????谢吟月道:“求先生救我妹妹!”

????明阳子命令她:“将她扶到椅子上。”

????********

????感谢朋友们订阅、打赏和投票支持水乡!本月最后一天了,我们又携手共同度过了一个月!月票竞争太激烈了,看看前面的票数,我眼晕,各种羡慕嫉妒恨啊有木有,差别咋这么大哩?实在太打击人了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