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983章 织女别生气!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明阳子道:“这不是奉州受灾了吗。”

????凡灾害地区,疫病必定流行。

????清哑和方初对视一眼,都由衷佩服他,虽满嘴牢骚,其实医者仁心。瞧他一把年纪头发胡子都白了,还背着药箱到处跑,若非亲眼看见,不会相信有人对医道如此痴狂,活脱脱另一个孙思邈。

????清哑便道:“我也要去奉州。咱们一块走。”

????她心疼师傅常年在外奔波,茶饭不均,想和他同行,方便尽孝。

????明阳子疑惑地问:“你去做什么?”

????方初便将赈灾一事说了。

????明阳子皱眉,道:“朝廷……”

????说到两个字就没了。

????停了一会才道:“我跟你们一块走。”

????清哑十分欢喜,忽又想起一事,凑近明阳子耳边,低声说了一番话,明阳子点头道:“师傅知道。”

????方初坐得近,听见清哑请师傅代为隐瞒替郭勤制秘药一事,因为她上次进宫没说出这一节,唯恐泄露了,太皇太后不高兴。

????一时明阳子告辞,方初送他出去。

????路上,他低声对明阳子道:“那次雅儿进宫,若晚辈没估计错,太皇太后好像给她下药了。不过很奇怪,清哑一直清醒的很。”

????明阳子沉默一会,道:“应该是老和尚那佛珠的功效。”

????方初惊讶道:“佛珠!”

????明阳子道:“那佛珠有震慑驱邪醒神的功用。”

????方初恍然大悟。

????明阳子瞅他一眼,警告道:“朝廷的事,往后尽量少搀和,别连累清丫头。她经不起这样一而再、再而三的折腾。”

????方初凛然,道:“晚辈明白。”

????明阳子大步去了,方初又站了半天才进去。

????这件事后,谢吟月没再来幽篁馆,而是在家做,一面照顾谢吟诗,做出来的图、衣服都让韩希夷送来幽篁馆,需要改动再拿回去。

????如此又过了几日,就到了林姑父的三七。

????这天,清哑也随着方初兄弟去崔府祭拜。

????初冬的天空呈现铅灰色,好像要下雪,朔风凛寒。在繁华的京城,人们并不感到萧索,有钱人穿上各色靓丽的皮毛衣裳,渲染着这富贵温柔乡的冬景。各家店铺都挂上了厚厚的门帘,酒楼茶馆更热闹,人们躲在里面,暖一壶酒,或者泡一壶茶,暖烘烘的,消磨冬闲时光。

????繁华的京都,一年四季都是好风景。

????崔府,崔嵋的母亲崔老夫人来了,见林亦真哀伤神衰,便接管了内宅。崔老夫人身子也不大好,所以让娘家侄女韩青协助她。韩青聪明伶俐,将一应家务和丧事打理得井然有序。

????清哑随着方初到灵前祭拜后,便去内院拜见崔老夫人。

????方初则要帮助迎客,分开时低声叮嘱她:“去到那尽到礼数即可,无需多周旋。早些告辞出来,我叫人送你回家。”

????清哑点头道:“知道了。”

????方初又对细妹细腰道:“今天人多,你们跟紧了织女。”

????细妹道:“是。”

????细腰眼睛闪了闪。

????执事管家娘子叫“含香,带郭织女去老夫人那。”

????一个十六七岁的丫头便走来,殷切道:“郭织女请跟奴婢这边走。”

????清哑看了她一眼,点点头,跟着她。

????那丫头见她不言语,主动道:“奴婢是老夫人身边的含香,老夫人担心表姑娘年轻脸嫩,让奴婢给跑跑腿……”

????清哑又点点头,只听着,并不搭腔。

????那丫头暗暗纳罕,不好再啰嗦,领着她从东边一角门进了内院,刚转过影壁,就听那边廊下有人说话:

????“好好的,怎么突然就去了呢?”

????“这我们都不清楚。那时候大爷还关在牢里,家里是大奶奶主持。亲家老爷来了,和大奶奶在屋里说体己话,身边没人。”

????问的是个小姑娘的声音,回的则年纪大些,应该是个妇人。

????清哑本能停下脚步朝那边看去。

????含香有些不安,赔笑道:“郭织女……”

????清哑就听那边两人又道:

????“这么说,亲家老爷死没人看见?”

????“大奶奶惊慌出来叫人,等人进去,亲家老爷已经没气了。”

????“那不是早死了?”

????“别瞎说!小声点。”

????“后来呢,大奶**发就白了?”

????“是,一晚上就白了。”

????“真怪,从没听说爹娘死了一夜白头的。难不成传言是真的?”

????“大家都怀疑,说大奶奶和娘家表兄有私情,害死了亲爹……”

????说到最后两人声音明显低了下来,但清哑等人还是听清楚了,清哑抬脚就往回廊那边走去。

????含香惊慌道:“郭织女别生气!这些奴才们嚼舌根,织女千万别当了真。奴婢这就去回老夫人,让老夫人教训她们。”

????一面说,一面就去拉清哑,却被细妹挡住。

????清哑深深地看着含香,仿佛刚刚留意她。

????含香有些承受不住她清澈的目光,嗫嚅道:“郭织女消消火……”

????清哑问:“你哪只眼睛看见我生气了?”

????含香瞪圆了眼睛,愕然地看着清哑,仿佛问“听见人这么说自己夫君和表妹,还不气急败坏?”

????细腰讥诮道:“你很希望织女生气?”

????含香惊恐道:“不,不是。织女别生气……”

????清哑道:“我上次来过这里,去内院上房不走这个门。你带我们拐弯了。”静静地盯着含香,问:“你为什么走这边?”

????含香脸色一变,道:“这边安静……那边人多,奴婢怕人冲撞了织女,才想着走这边,谁想到……”

????清哑懒得听她辩解,转身又走。

????因为那边吵起来了,听声音像林亦明。

????过去一看,果然是林亦明,正喝令丫头敏儿和妈妈打一个婆子和小丫头,“贱婢,叫你胡说!给我狠狠地打,撕烂了那嘴!”

????林亦明是从正门进来更衣的,更衣毕,随意走走,碰上这两人背后恣意脏污她姐姐,如何能忍,气得发抖,当即就发作了。

????敏儿和妈妈也气愤,便上前打人。

????那两人不服反抗,辩解说她们也是听人说的。

????这表示,传这话的不止一人。

????还表示,她们不惧林亦明,林亦明只是大奶奶娘家妹妹,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指手画脚、惩治崔家的下人?

????林亦明又气又悲,气的是这些人口舌杀人;悲的是自己姐妹势单力孤,父母俱丧,娘家无所依,所以才任人欺凌。

????********

????国庆愉快,朋友们!感谢大家九月全力支持,原野再拜求十月保底月票!现在是双倍,双倍!月初一定要求月票,不然水乡排名会很惨,连大头菜都不如,要成为没名字的角色了。今天我会加更滴,鞭策原野吧o(n_n)o~~(未完待续。)